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江苏省 南京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近期心愿搞了半辈子“认真贯彻”、“严格执行”、“切实加强”这类文章,如同踢正步,娴静下来,回归“自由式漫步”,还真不习惯,漫着漫着,不由就踢起了正步。看着自己的走姿,哭笑不得……
专长技能一事无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此生是怎么混过来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精彩摄影作品

 
 
相片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置顶] 开“博”弁言 (2009年4月28日)

2009-4-28 19:19:41 阅读10787 评论830 282009/04 Apr28

开“博”弁言

2008年三四月间,全省业内局域网开通。偶尔随笔几言,眨眼,水贴码了几层楼,“创作”兴趣陡然撩起——现时的、过去的、耳闻眼见的那些事,幻灯一样变为一个个视觉形象和触觉意象在脑海翻滚——“非虚构”创意萌发。

同事说,博客可代替草稿存储,可随时修改,容量海大,永不丢失。便为我开辟了这爿园地。业余时间,搞点“回忆”,打发寂寥。

程序性的公文占据我大半个人生,回忆录的“创作”陌如路人,敲了几行,便有了公文味道。长期踢正步,竟忘记了漫步走姿,又静下心来翻阅以前的书本,温故而知新。

“刻意的回忆,其实就是一种有意而为之的创作形式。”(托妮·莫里森)

说起“创作”,无外乎“虚构文学”和“非虚构文学”两种类型。无论“虚构”还是“非虚构”,都得讲究“情景”、“情节”等细节设置,以烘托、深化主题。或一个场景片段的回忆,或一个物体、一个人物的描写……再在这些互不关联的事物间寻找、建立某种联系,以文学形式展现出来……我矫正着“走姿”——做自己生活的记录者,自己故事的讲述者……

回味往事、记录心情,枯燥乏味。但尽量注意内容的表达方式——或许,表达形式就是内容的延伸。

文稿多系初稿,匆草而作,尚待修改。海明威说过:第一稿分文不值。

2008·4·28·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 2009-4-28 19:19:41 | 阅读(10787) |评论(830)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体 检

2017-11-15 8:01:13 阅读179 评论37 152017/11 Nov15

体 检

深秋。晨风嗖嗖,落叶飘零。树跟人一样,也有老的时候,可来春嫩又生。季节是循环的,人生再难循环了。

一年一度体检开始了。十一月中旬,不冷不热,脱衣解扣不会着凉。

我一早赶到医院,停好车,一扭头,一个老头蹒跚走来。这早来医院,一定是本单位人。我看他,他也看我。晨雾里看不清他面目,快到跟前——“童老头!”我兴奋地叫起来。跟老干部们相遇,也就每年体检之际。我说,“咋一个人来了?”“85了,”他嘿嘿笑道。孩子不在身边,以前都是老伴陪他。他面容憔悴,语言不清,踽踽独行,颤颤巍巍,怪可怜的,但脸上有笑容,还能认得我。我说,“您住哪?”“85了——”两道长眉一挑,道:“你听不懂我话?85了!”说着就提高了声量:“你还是半成数?”我突然笑起来:“您只有两成数了……”他看着我嘴,伸出几根指头在我面前比划着“八”和“五”。我点点头,他会心地笑了。他听不见,以为我也听不见。我只好跟他肢体交流。我伸手划了几下,自己都不得要领,他得“要领”了——扶他进电梯时,他胳膊一摆说,“我行!”

童老头是原经济审判庭庭长。他喜欢给部下打分,形式很另类——将人的水平、能力、智力以至酒量等,分成几成数,按“成数”评价人。

走进体检大厅,老干部们比我还早,原立案庭刘庭长捋着袖子正抽血,我走到跟前,他老伴朝我笑笑。我心想,都不太老,还能认得人。刘庭长还是“黑哥”的样子,只是瘦了些,个头也矮了些。我跟他邻居一年(隔壁办公室)。因为他皮肤黑,全院人都叫他“黑哥”。立案庭前身是“告申庭”,就三人,立案、申请再审和诉前调解、来访接待都归他们,工作量可想而知

作者  | 2017-11-15 8:01:13 | 阅读(179) |评论(37)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老脸

2017-11-11 8:12:20 阅读151 评论44 112017/11 Nov11

老 脸

天刚麻丝亮,水哥赶忙起床打开手机……

周五晚,接到主办方信息:“11月4日零点/10日23时59分,首届优秀网络文化作品征集评比展示候选开始,请积极参与并为自己拉票。”他一眼瞅到自己那篇文章,场面惨不忍睹——他前面那些票数都升至三位数,眼皮动一下就连蹦了几个数字,吓的眼都不敢眨了。纵容拉票合理么?他心凉了。转瞬,又涌入一丝温暖:不知哪位热心人深夜点他一票。他揉揉眼,伸出指头,小心翼翼地在自己文章下方投一票。每天只能给自己投一票,但还能给别人投四票,他缩回手指。看着人家不断变化的票数,才知道有人不睡觉,除夕守岁地等着零点后帮人投票。天没大亮,“喔喔”鸡叫声里,仿佛也听到了参选文章快速飙升的“嗖嗖”声,他不由自主摸摸脸。

夏初,朋友鼓动他参与了当地文学赛事,投了几篇稿。而全民投票,他心里没底,忐忑,惶恐。

这天是周六,我一早接到水哥电话。门开着,我走到跟前他都没发现。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摸脸,一副苦相。“瞻仰祖宗牌啊……”我说:“睹物思亲?”“丢不起老脸啊!”水哥说,“当初就不该掺和,评不上事小,票数拉大让人笑话。”我猜到水哥心思:这几年他有多篇文章在全国获奖,从未搞过拉票,在当地参评若拉不到票面子难堪。“怎么拉票?”他问我。愣愣的眼神里漾着焦急与渴望,更透出可怜。我说,“像国外总统竞选那样号召鼓动。”水哥事就是我事。我当即给朋友圈、同学群、战友群和家族群发出号召。他老伴、孩子下楼来,也摩拳擦掌。水哥勉为其难,慢吞吞地点着。“有什么难为情的!又不是贿选——”我急了:“拉人头火爆了平台,人家也获益。”他老伴和孩子也积极鼓励他

作者  | 2017-11-11 8:12:20 | 阅读(151) |评论(44)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 又到“三秋”醉人时

2017-11-3 10:04:59 阅读103 评论54 32017/11 Nov3

又到“三秋”醉人时

桂花散香,沁心提神。这才发现,路两边一丛丛桂树上挂满一穗穗沉甸甸、金灿灿的桂花。路人皱着鼻子说,这条路应更名为“桂花路”。这些树是当年移栽当年挂枝。

我深吸一口,缓缓吐出,兴叹道:“三秋”时节又到了!

种地人称仲秋时节为“三秋”(秋收、秋耕、秋种)。这季节,硕果累累,景色迷人,更能一饱口福。听我说要下乡,一邻居说,“你敢大吃大喝?”他一脸艳羡地看着我:“没‘三高’?”我说,有“高”就不吃了?“能吃死人。”他说,他经不住乡劝,一劝就忘了“高”。他“三高”,荤腥不沾。人命关天,我不便劝他随我下乡。

农村人热情好客,客人来家,杀鸡宰鸭,锅热脸更热,总是哄人吃劝人喝。无论家主还是陪客,不停地划着筷子说,“吃吃吃,拣好的吃。”甚至筷子掉过一头往客人碗里夹菜,夹来的都是他们爱吃的大鱼大肉——自己爱吃以为客人也爱吃。如果“三高”朋友在场,满桌“吃吃吃”,岂不成了“死死死——想死就挑好的吃!”一次,三个陪客往我碗里夹来三个肫,胖乎乎的咸鹅肫、喷香的卤鸭肫和清炖鸡肫架在我碗里,看着眼馋却心颤。肫是乡下人尤其孩子最爱吃的,我儿时也爱吃。工作后,我一下买了好多咸鹅肫和咸鸭肫,一鼓作气吃腻了,现在见着肫就联想到“禽粪”味;就将肫分给孩子,他们也无兴趣。

以前,“吃与活”相随——没吃就活不了;现在,“吃与死”结伴——多吃等于作死。乡下人原先讨厌的“问客杀鸡”的虚假客套,却成了真诚待客之道。客人想吃什么就准备什么,热情又实在。中秋节前我去了乡下,待客方式明显变化。

“三秋”是醉人的季节。儿时在老家,走出

作者  | 2017-11-3 10:04:59 | 阅读(103) |评论(54)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为了这份牵挂

2017-11-2 19:23:07 阅读142 评论53 22017/11 Nov2

为了这份牵挂

微风习习,秋色荡漾,纵横交错的河道一如块块不同形状的大镜子,镶嵌在金色平原上,镜中蓝天滚动、白云飘飞,波光灿烂;镜边稻浪起伏,稻谷飘香……踏上苏北大地才知道恰逢金秋重阳。

现代化通讯手段,将相隔千里、杳无音信的同学、战友一个个“开发”出来,积淀心底的情谊瞬间迸发:自己日子好了,他们过的咋样?吃苦受累了么?……同学情、战友爱成了厚重的牵挂和急切寻到的答案。

应部队老领导李朝清相约,去看望联系上的几位战友,我欣然应允。老领导曾任普陀守备区61分队长;在该分队服役的战友遍布华东地区。

第一站是盐城。我本打算从南京南乘大巴直达盐城,四小时左右。老领导要我去他家,午饭后乘车直达那里。其实,根本不直达,中途把我们又转到另一辆车,到盐城已六点。站前人声熙攘,车水马龙,立交桥上喇叭声声,流光溢彩。我们在车站出口处等了好一会,老领导打了几次电话,都说来了。又过了一会,还不见来人又不见手机响——老领导手机捏在手上,不时看着。我们看望的战友叫刘扣华,是私人造船厂老板。我想,此时他工作脱不开一定很急。晚上到站的大巴很多,匆匆出站的旅客在阵阵拉客声里笑嘻嘻地钻进了出租车,老领导身背挎包,两手抱胸,眼睛炯炯有神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人群和来往车辆。乘这个机会我过了把烟瘾。站前凉风嗖嗖,苏北的夜晚有点儿冷。

与老领导同年入伍的战友都退休了,但老领导的“部下”大多在岗。我又懊悔了:战友这么忙,我们来不是打搅么!也就走马观花看一眼,却帮不了什么忙,可也不能给人家增加负担。

七点多,老领导手机响了,他一边通话一边朝立交桥下

作者  | 2017-11-2 19:23:07 | 阅读(142) |评论(53)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家有“古玩”

2017-9-24 17:57:09 阅读209 评论98 242017/09 Sept24

家有“古玩”

家藏几件“古玩”,闲暇时,揭开盖布摸摸,擦擦,围着它们巡一遭或捧在手中赏一番,似阅读一本散着芬芳,百读不厌的经典。读着读着,眼前云升雾腾,使用“古玩”年代那些模糊碎片化零为整,若一帧帧布满划痕的黑白画面依次展开,仿佛走进一条长满苔藓的古宅深巷,昔日生活影子林林总总,雪花般飘落……

跟那些玩家不同,我收藏古玩并非体现什么身份或品味,也非为了升值、保值,而是满足心理需要。它承载着我们这代人一路走来的经历,是寄予那个时代一份厚重情感。说值钱,送人可能都不要;说不值钱,对我却是无价——能复制过去了的时光,再现昔日情景。

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却变为活生生的现实。在物质生活几乎可以按着自己的想象去实现的今天,似乎没必要再回头看过去。而昨天的路就是今天的起点。忆过去更懂得珍惜今天,去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人们的穿着刚走出青蓝世界,其见识也随之跳出青蓝:农村娶亲必备三间瓦房,外加36条腿(家具)和“三转一响”(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城里人由单位分房,但“转”与“响”和那些“腿”必须有。即使女方不提这些,男方撑着面子也得筹备。我结婚的时候,包括四只凳子一个方桌,距离36条腿还差四条。总不能再添一只凳子硬凑腿数吧!除了我和太太手上各有“一转”,另有“一响”,别无长物。原本紧俏商品虽然不再凭票,但得凭关系。我一月工资半月干,不紧俏也没钱买。每挽起袖子露出闪闪发亮的手表,不觉摸摸脸,是不是在充胖子?最怕的是月末,可月末偏偏来人。亲戚朋友上门,我囊中羞涩难待客,只好去隔壁借钱,五块钱能买一瓶酒、三个卤菜。酒杯不像现在酒桌上

作者  | 2017-9-24 17:57:09 | 阅读(209) |评论(98)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夜 路

2017-9-20 11:20:28 阅读111 评论73 202017/09 Sept20

夜 路

海滨小城举办“春之声”群众文化活动,战友夫妇邀我前往。

晨雾散去,旭阳嫣红;南黄海温润的海风挟着滔滔黄河注入的浓郁芬芳,满城弥散。春分当日,苏北小城沉浸在色彩斑斓的春的海洋。金光粲然的舞台上,欢快的乐声漫天飘荡;广场上统一摆放的塑料凳五颜六色,跟观众花花绿绿的穿着构成一幅流淌着绚烂多姿的图画。

九时许,身着艳装,略施粉黛,手持花扇、彩绸的靓女们陆续进场。早在广场等候的观众纷纷举起手机,对准各个入口拍下那靓丽瞬间。一曲“中国梦”拉开了序幕。这是一场舞蹈表演,十多个代表队来自城乡,不同年龄段的选手们也来自各行各业。台上轻歌曼舞,各色舞装艳丽夺目;优美的旋律中,婀娜多姿,尽显风采,美轮美奂。台下人坐不住了,老人解开衣扣,孩子们脱去外套,跟着音乐互动起来。歌乐如潮,灿烂的笑脸,舒爽的笑声溢满广场。战友夫人在台上尽情地舞着,明亮的眸子不时瞥向我们,我俩情不自禁鼓掌喝彩起来。激荡的心情似春潮涌动,我深深陶醉在美的意境中。优美的舞乐让人生情,甚至能忘记忧愁烦恼,乐而忘返……突觉口袋有动静,掏出手机背着光亮,竟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老家打来的。满心激情刹那湮灭:老家乡下还有一位九十高龄养父,老人家的日子是屈指论天论时数了。我知道事情不好,抽身跑到宾馆收拾东西,提前回返。

去年冬至回去,一桌人喝着说着笑着,老人家面无表情,旁若无人,颤抖的手捏着鸡爪,抿一口酒舔一下鸡爪,似油将耗尽的灯火,随时就熄灭。

四个多小时路程,四年般漫长。我不时看着捏出汗的手机,生怕它再次震响,还是震响了……

到家已是晚上六点多,我马不停蹄赶往乡下。

作者  | 2017-9-20 11:20:28 | 阅读(111) |评论(73)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 冬 修

2017-9-17 19:21:42 阅读142 评论47 172017/09 Sept17

冬 修

搜狗输入法里,“冬修”未连贯成词,也许我不常用;可“有道词典”亦未收录。不同年代创造不同词汇。“冬修”是那个年代产物。于是,就给“词汇库”补充了这个词条。

“冬修”,是有组织的一种大型水利兴修活动,起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约持续到七十年代末。冬闲季节,民工自备粮草、工具,远赴外乡无偿兴修水利。场面火热而壮观,胜过当年开凿大运河。

我有幸赶上一次。

离开学校后,我选择了与工农相结合道路。因独生子不符合下放条件,可我又想继续读书,唯有下去镀个金,兴许会被推荐上学,义无反顾去了县“五七办公室”。我挤进了“末代知青”行列,高中同班同学“曹书生”也在其中,他落户在我相邻公社。

不来农村不知道苦。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一年四季,风霜雨雪都在地里。天一亮出工哨子就响了,太阳一竿子高收工吃早饭;人家吃上了,我灶膛才生着火,早饭还在锅里哨子又响了。烈日当空的时候,我拖着疲惫身子走进那间孤影小草屋。午饭时间我吃着早上没来及吃的冷饭。全村人进了梦乡,我还在吃晚饭。农忙季节晚饭也吃不安。为及时赶上出工,一日三餐不是面疙瘩就是面糊糊。面食制作简单,只能软饱,也比饿肚子强。才体会到,一线城市下放的知青为什么哭爹喊娘。他们大多初中生,甚至童音未改。我是本地人,比他们优越多了。有了读书的妄想,就希望满满,信心十足,田间劳作我格外卖力。

春去秋来,秋又去。田间收割刚结束,“冬修”任务例行下达。那年给长江干流河道人工疏浚,我们生产队负责一段几米长工程。小村拢共13户,勉强凑齐16个壮劳力。一个公社上万民工,扛着扁担箩筐,吱吱

作者  | 2017-9-17 19:21:42 | 阅读(142) |评论(47)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五老板

2017-9-15 9:54:22 阅读134 评论69 152017/09 Sept15

五老板

过去孩子多的人家习惯按顺序叫名,从老大一直往下叫。后来,“老板”称呼遍地开花,街头修鞋、炕山芋的也称“老板”了。于是,孩子名都纷纷响亮起来:老大称“大老板”,老二称“二老板”……一地一风俗。

我有个朋友叫“五老板”,至于他姓什么,叫什么大名,我倒不在意。五老板是水具专营店安装维修工,那年给我安装水龙头相识。他话不多,慢声慢气,常因答非所问闹笑话。这也是他可爱之处。一次我问他,你在家都老五了,下面还有人吗?他说他老婆在家是老大,叫“许家大丫头”。问他下面的人,竟跟老婆扯到一起。我一想,更乐了……不是耳背,就这性格,不影响我们正常交流和朋友关系。五老板上门服务认真负责,有板有眼,不打一点马虎眼。

上周,外地同学来看我,还带来一个朋友。我担心陪不好酒,就叫五老板到场。当着生人面,我不好介绍他是水具安装工,说他是水具店五老板。这么介绍也真实,并无歧义。这回五老板没打岔,狠狠夸赞他们善管理,生意红火的经营之道,俨然一副老板(法人)口吻。同学哈哈笑起来,说,你叫五老板,我朋友是四(司)老板,一四一五很顺溜。更巧的是,这朋友还是专营水具的老板。酒桌上虽然没说多少话,但两个同行间似乎有种亲情或神韵,一个叫着“四老板”,一个唤对方“五老板”,一四一五,互陪互敬,亲亲热热,若故友重逢。饭后我去结账,司老板说他已经结了,我不好意思了。司老板说,一回生二回熟,吃喝不分家。五老板接上说,到哪吃喝都不要他买单。我说,你吃百家饭,没有结账习惯,有时还怕请不上你呢!“那是,那是……”司老板恭维道:“生意兴旺,饭局就多。”

跟他性格一样,五老板长着

作者  | 2017-9-15 9:54:22 | 阅读(134) |评论(6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