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江苏省 南京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近期心愿搞了半辈子“认真贯彻”、“严格执行”、“切实加强”这类文章,如同踢正步,娴静下来,回归“自由式漫步”,还真不习惯,漫着漫着,不由就踢起了正步。看着自己的走姿,哭笑不得……
专长技能一事无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此生是怎么混过来的。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模块内容加载中...
 
 
 
 
 

精彩摄影作品

 
 
相片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置顶] 开“博”弁言 (2009年4月28日)

2009-4-28 19:19:41 阅读10687 评论812 282009/04 Apr28

开“博”弁言

2008年三四月间,全省业内局域网开通。偶尔随笔几言,眨眼,水贴码了几层楼,“创作”兴趣陡然撩起——现时的、过去的、耳闻眼见的那些事,幻灯一样变为一个个视觉形象和触觉意象在脑海翻滚——“非虚构”创意萌发。

同事说,博客可代替草稿存储,可随时修改,容量海大,永不丢失。便为我开辟了这爿园地。业余时间,搞点“回忆”,打发寂寥。

程序性的公文占据我大半个人生,回忆录的“创作”陌如路人,敲了几行,便有了公文味道。长期踢正步,竟忘记了漫步走姿,又静下心来翻阅以前的书本,温故而知新。

“刻意的回忆,其实就是一种有意而为之的创作形式。”(托妮·莫里森)

说起“创作”,无外乎“虚构文学”和“非虚构文学”两种类型。无论“虚构”还是“非虚构”,都得讲究“情景”、“情节”等细节设置,以烘托、深化主题。或一个场景片段的回忆,或一个物体、一个人物的描写……再在这些互不关联的事物间寻找、建立某种联系,以文学形式展现出来……我矫正着“走姿”——做自己生活的记录者,自己故事的讲述者……

回味往事、记录心情,枯燥乏味。但尽量注意内容的表达方式——或许,表达形式就是内容的延伸。

文稿多系初稿,匆草而作,尚待修改。海明威说过:第一稿分文不值。

2008·4·28·

(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  | 2009-4-28 19:19:41 | 阅读(10687) |评论(812)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家有“古玩”

2017-9-24 17:57:09 阅读109 评论46 242017/09 Sept24

家有“古玩”

家藏几件“古玩”,闲暇时,揭开盖布摸摸,擦擦,围着它们巡一遭或捧在手中赏一番,似阅读一本散着芬芳,百读不厌的经典。读着读着,眼前云升雾腾,使用“古玩”年代那些模糊碎片化零为整,若一帧帧布满划痕的黑白画面依次展开,仿佛走进一条长满苔藓的古宅深巷,昔日生活影子林林总总,雪花般飘落……

跟那些玩家不同,我收藏古玩并非体现什么身份或品味,也非为了升值、保值,而是满足心理需要。它承载着我们这代人一路走来的经历,是寄予那个时代一份厚重情感。说值钱,送人可能都不要;说不值钱,对我却是无价——能复制过去了的时光,再现昔日情景。

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却变为活生生的现实。在物质生活几乎可以按着自己的想象去实现的今天,似乎没必要再回头看过去。而昨天的路就是今天的起点。忆过去更懂得珍惜今天,去创造更美好的明天。

人们的穿着刚走出青蓝世界,其见识也随之跳出青蓝:农村娶亲必备三间瓦房,外加36条腿(家具)和“三转一响”(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城里人由单位分房,但“转”与“响”和那些“腿”必须有。即使女方不提这些,男方撑着面子也得筹备。我结婚的时候,包括四只凳子一个方桌,距离36条腿还差四条。总不能再添一只凳子硬凑腿数吧!除了我和太太手上各有“一转”,另有“一响”,别无长物。原本紧俏商品虽然不再凭票,但得凭关系。我一月工资半月干,不紧俏也没钱买。每挽起袖子露出闪闪发亮的手表,不觉摸摸脸,是不是在充胖子?最怕的是月末,可月末偏偏来人。亲戚朋友上门,我囊中羞涩难待客,只好去隔壁借钱,五块钱能买一瓶酒、三个卤菜。酒杯不像现在酒桌上

作者  | 2017-9-24 17:57:09 | 阅读(109) |评论(46)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夜 路

2017-9-20 11:20:28 阅读66 评论52 202017/09 Sept20

夜 路

海滨小城举办“春之声”群众文化活动,战友夫妇邀我前往。

晨雾散去,旭阳嫣红;南黄海温润的海风挟着滔滔黄河注入的浓郁芬芳,满城弥散。春分当日,苏北小城沉浸在色彩斑斓的春的海洋。金光粲然的舞台上,欢快的乐声漫天飘荡;广场上统一摆放的塑料凳五颜六色,跟观众花花绿绿的穿着构成一幅流淌着绚烂多姿的图画。

九时许,身着艳装,略施粉黛,手持花扇、彩绸的靓女们陆续进场。早在广场等候的观众纷纷举起手机,对准各个入口拍下那靓丽瞬间。一曲“中国梦”拉开了序幕。这是一场舞蹈表演,十多个代表队来自城乡,不同年龄段的选手们也来自各行各业。台上轻歌曼舞,各色舞装艳丽夺目;优美的旋律中,婀娜多姿,尽显风采,美轮美奂。台下人坐不住了,老人解开衣扣,孩子们脱去外套,跟着音乐互动起来。歌乐如潮,灿烂的笑脸,舒爽的笑声溢满广场。战友夫人在台上尽情地舞着,明亮的眸子不时瞥向我们,我俩情不自禁鼓掌喝彩起来。激荡的心情似春潮涌动,我深深陶醉在美的意境中。优美的舞乐让人生情,甚至能忘记忧愁烦恼,乐而忘返……突觉口袋有动静,掏出手机背着光亮,竟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老家打来的。满心激情刹那湮灭:老家乡下还有一位九十高龄养父,老人家的日子是屈指论天论时数了。我知道事情不好,抽身跑到宾馆收拾东西,提前回返。

去年冬至回去,一桌人喝着说着笑着,老人家面无表情,旁若无人,颤抖的手捏着鸡爪,抿一口酒舔一下鸡爪,似油将耗尽的灯火,随时就熄灭。

四个多小时路程,四年般漫长。我不时看着捏出汗的手机,生怕它再次震响,还是震响了……

到家已是晚上六点多,我马不停蹄赶往乡下。

作者  | 2017-9-20 11:20:28 | 阅读(66) |评论(52)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散文】 冬 修

2017-9-17 19:21:42 阅读109 评论43 172017/09 Sept17

冬 修

搜狗输入法里,“冬修”未连贯成词,也许我不常用;可“有道词典”亦未收录。不同年代创造不同词汇。“冬修”是那个年代产物。于是,就给“词汇库”补充了这个词条。

“冬修”,是有组织的一种大型水利兴修活动,起源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大约持续到七十年代末。冬闲季节,民工自备粮草、工具,远赴外乡无偿兴修水利。场面火热而壮观,胜过当年开凿大运河。

我有幸赶上一次。

离开学校后,我选择了与工农相结合道路。因独生子不符合下放条件,可我又想继续读书,唯有下去镀个金,兴许会被推荐上学,义无反顾去了县“五七办公室”。我挤进了“末代知青”行列,高中同班同学“曹书生”也在其中,他落户在我相邻公社。

不来农村不知道苦。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一年四季,风霜雨雪都在地里。天一亮出工哨子就响了,太阳一竿子高收工吃早饭;人家吃上了,我灶膛才生着火,早饭还在锅里哨子又响了。烈日当空的时候,我拖着疲惫身子走进那间孤影小草屋。午饭时间我吃着早上没来及吃的冷饭。全村人进了梦乡,我还在吃晚饭。农忙季节晚饭也吃不安。为及时赶上出工,一日三餐不是面疙瘩就是面糊糊。面食制作简单,只能软饱,也比饿肚子强。才体会到,一线城市下放的知青为什么哭爹喊娘。他们大多初中生,甚至童音未改。我是本地人,比他们优越多了。有了读书的妄想,就希望满满,信心十足,田间劳作我格外卖力。

春去秋来,秋又去。田间收割刚结束,“冬修”任务例行下达。那年给长江干流河道人工疏浚,我们生产队负责一段几米长工程。小村拢共13户,勉强凑齐16个壮劳力。一个公社上万民工,扛着扁担箩筐,吱吱

作者  | 2017-9-17 19:21:42 | 阅读(109) |评论(43) | 阅读全文>>

[置顶] 【原创·小品文】五老板

2017-9-15 9:54:22 阅读104 评论42 152017/09 Sept15

五老板

过去孩子多的人家习惯按顺序叫孩子名,从老大一直往下叫。后来,“老板”称呼遍地开花,街头修鞋、炕山芋的也称“老板”了。于是,各家孩子纷纷响亮起来:老大称“大老板”,老二称“二老板”……一地一风俗。

我有个朋友叫“五老板”,至于他姓什么,叫什么大名,我倒不在意。五老板是水具专营店安装维修工,那年给我安装水龙头相识。他话不多,慢声慢气,常因答非所问而闹出笑话。这也是他可爱之处。一次我问他,你在家都老五了,下面还有人吗?他说他老婆在家是老大,叫“许家大丫头”。问他下面的人,他竟跟老婆扯到一起。我一想,更乐了……不是耳背,就这性格,不影响我们正常交流和朋友关系。五老板上门服务认真负责,有板有眼,不打一点马虎眼。

那天,外地同学来看我,还带来一个朋友。我担心陪不好酒,就叫五老板到场。当着生人面,不好介绍他是水具安装工,说他是水具店的五老板。这么介绍也真实,并无歧义。这回他没打岔,还狠狠夸赞一番他们专营店善经营会管理,生意红火的感受,俨然一副老板(法人)口吻。同学哈哈笑起来,说,你叫五老板,我朋友是四(司)老板,一四一五很顺溜。更巧的是,这朋友还是专营水具的老板。酒桌上虽然没说多少话,但两个同行间似乎有种亲情或神韵,一个叫着“四老板”,一个唤对方“五老板”,一四一五,互陪互敬,亲亲热热,若故友重逢。饭后我去结账,司老板说他已经结了,我不好意思了。司老板说,一回生二回熟,吃喝不分家。五老板接上说,到哪吃喝都不要他买单。我说,你吃百家饭,没有结账习惯,有时还怕请不上你呢!“那是,那是……”司老板恭维道:“生意兴旺,饭局就多。”

跟他

作者  | 2017-9-15 9:54:22 | 阅读(104) |评论(42)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稻草人

2017-9-14 13:46:38 阅读68 评论34 142017/09 Sept14

稻草人

门前是一片菜地。我没搬来前,邻居们就开出这块地;搬来后,一邻居将在我门前开的那块地赐予我,我坐享其成就有了菜地。门前这块地原本是城内干道连接内环的一条辅路,不知什么原因,迟迟未开工。邻居们说,萝卜头大的小干部小区倒不少,政坛大事都插不上嘴。搞菜地有利也有弊,弊在蚊虫多,不卫生;而长期不修路,地闲着也可惜。

每家菜地都有三两个品种,门前四季常青。自家没有的菜可去邻居地里采,相互调剂。张大嫂想吃豇豆,背着丈夫从我家摘点回去现腌现炒,稀饭就着咸豇豆很下饭,只是丈夫不在家时偷着吃。

小区女人很能干,既管家务又理菜地。早早晚晚,菜地全是女人身影:翻地整墒,栽菜撒种,除草浇水……各家男人或捧茶杯或叼着烟卷,或蹲或站在菜地边笑嘻嘻地看着,有时还指点一二。男人当甩手看客,女人并不当回事,反倒有了情致,弯腰撅屁股忙得更欢,像未出嫁的姑娘深居闺房绣着并蒂莲,心上人拥在身边不时赞赏她几句而表现出那般欣喜。菜地里欢声笑语,喋喋不休;鸟儿在头顶低旋,清亮的叫声似歌唱,更像饿的孩子吵闹着。菜地给小区也带来了欢乐——绿色了盘子,锻炼了身体,拉近了邻里关系。快到上班时间,菜地安静下来,早在半空扇着翅膀的鸟儿若一片沉重的云团呼啦压下来,在刚撒上种子的地块吃起来,尽情尽兴,旁若无人。干巴巴的种子噎人,又跳到鲜嫩的菜叶里埋头啄着。

似受宠的孩子,鸟儿受到人类保护,胆子壮起来,烟火冲天、如雷贯耳的窜天炮也不在乎了,甚至聚在一旁唧唧喳喳,与人同乐。放鞭炮的还捂着耳朵迅疾躲开呢!

菜地不喷农药,只施农家肥,蔬菜鲜嫩可口,鸟吃了不恶心,更不会中毒

作者  | 2017-9-14 13:46:38 | 阅读(68) |评论(34)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 老家的“专利”

2017-8-14 16:55:07 阅读116 评论53 142017/08 Aug14

老家的“专利”

战友相约,难得小醉一回,但脑子清醒。进入房间,插上门卡,打开空调就仰倒床上。因担心打呼影响我睡眠,他们特意给我安排了单间。单间成了我的“专利”,每次去外地跟同学、战友相聚,我都享受这一优待。睡下后觉着脑袋一侧嘟嘟囔囔的,顺手拿起另两只枕头放在床头柜上。宾馆枕头轻柔绵软,脑袋怎么动怎么舒服,易助眠。看着闲置的两只枕头又引人遐想:标准间每床摆放两只枕头,单间摆放四只,是为夫妻入住提供便利。于是,我又将那两只枕头放回原处,醉意里,越看越觉着这床这枕头有老家的影子,或是老家“专利”吧!

老家人很守旧,守旧的画蛇添足,掩耳盗铃了。明明夫妻俩每晚同床共枕,两只枕头亲密相依,可第二天叠被整铺时,另一只枕头却棒打鸳鸯似的飞到了另一头。无论男人铺床或女人叠被,都会将两只枕头分开来。因为,床笫私密张扬不得,枕头并排摆放就是张扬。尽管,家家子孙满堂,人丁兴旺。

老家大多是木制架子床,一张木床曾睡过几代人。年轻人结婚,经济条件好的就打制新床,条件不好,便将祖传的架子床重新刷漆。架子床四周是木板和花型木格装饰,正面木板浮雕,雕龙刻凤,色彩斑斓,栩栩如生。架子床置于洞房,如同一座精雕细刻,富丽堂皇的神龛,更像一座色彩绚丽的房中房。无论老夫老妻还是新婚夫妇卧榻其间,却是另一片天地:白天一起劳动,一锅吃饭,耳鬓厮磨,抑或闹了纠纷,双方白眼相对;晚上静卧房中房,疲惫顿消,享受着劳累后的安闲,倍感温馨;或一阵激情,一番悄悄话,白天的积怨云散烟消。同床共枕是夫妻恩爱的象征。早晨起来整理床铺,自然就将另一只枕头放到床那头,一块长方形布巾铺在床沿,像没人睡过一样

作者  | 2017-8-14 16:55:07 | 阅读(116) |评论(53)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越剧伴我……

2017-7-15 11:36:25 阅读202 评论82 152017/07 July15

越剧伴我……

我有个别人可能没有的习惯:看书、写作时喜欢音乐伴奏,像喝酒必须有菜才能喝下去。我喜欢越剧,“网易云音乐”里收藏了百余首名家唱段。静心阅读或写作时,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耳边流淌的清婉柔美的越剧唱段和眼前字字珠玑的好文章,还有脑海里翻腾不息——用来作素材的故事情节。

在部队时,每到元旦春节,浙江省越剧团都来慰问驻岛官兵,才发现国粹里还有这一瑰丽奇葩,从此爱上了越剧。六十多元买了一台便携式收音机,读书、写稿时打开,在浙江和舟山人民广播电台寻找正在播放的越剧,渐渐养成了习惯。

越剧唱腔俏丽,跌宕婉转,长于抒情,感人以形、动之以情,魅力无穷。书中情节跟自动播放的“云音乐”竟如此冥合,读到高潮,乐曲也随之欢快起来:一行行文字似乎也富有江南灵秀,清悠婉丽,若汩汩清泉在小桥石涧间潺潺流淌——“黛玉进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采茶舞曲”,给书中情节融入了欢快情调;读到忧伤处,那低回哀婉唱腔顺势而起——“哭灵”、“琴心”、小提琴独奏“梁祝”,轻柔忧郁,如诉如泣……离开部队多年,这习惯一直延续着。

原先,我看书写作是“嚓嚓”的手表声相伴。还得上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二新学期来了个新老师。一进课堂就介绍他姓王。王老师二十多岁,身材高挑,头毛自然卷曲,穿着时尚,普通话里操着北方口音,抬手间,领口下的拉链头欢快地跳动着,腕上银光闪闪,时尚而潇洒。镇上没人穿夹克衫,有手表的也不到一划数(五个指头),我们学校就占了两个指头:校长的表更值钱,黑色表堂上荧光点点,夜晚星光灿烂。据说,那只表抵得上三间瓦房。瓦房是草房人家几代人的梦想。校长

作者  | 2017-7-15 11:36:25 | 阅读(202) |评论(82) | 阅读全文>>

【原创·散文】同学相会

2017-7-9 21:35:13 阅读268 评论68 92017/07 July9

同学相会

七月第一个周末,南京许同学一下车就通知我,他携女友过江了,正在老家县城。地铁跨江而过,江北小城眨眼即到。他很少回来,我也很少去他那。我要他去带有乡下记忆的土菜馆,我随后即到。杜绝了公款消费,大酒店生意萧条,适合大众的土菜馆雨后春笋,遍布街巷;带“土”的店名很多,“稻草铺”土菜馆算“土”到家了。

我联系了两个同学,一个在医院输液,一个不得空。我喜欢跟同学小聚,能静心谈话无嘈杂,局面也好控制,不会因为激动而喝多。大规模的同学会,乱哄哄的场面难控制。所以,我谢绝了一同学要我负责筹备“同学会”委托。市教育局的同学很赞同,说“同学会”搞不得。他们近期组织监考,人手不够,就请来退休老师。老同事们相遇,万语千言情难尽,有人从家拿来酒,就着工作餐那几道菜,几度叙旧一番畅饮,生情助兴,欲罢不能。第二天,好多人还沉浸在昨晚缱绻缠绵的情景中,噩耗传来。参与叙旧的——哪怕以水代酒,每人赔偿六万三。赔钱事小,活蹦乱跳的老同事一夜间撒手人寰。生命很脆弱,经不起久别重逢那番“激情”。

许同学的爱人薛女士是南京市人。谈吐间略显拘谨而又不失大端,浅笑靥生,红唇皓齿。他俩相处好几年,我还是第一次见着。她穿着随意,黑色短衫、牛仔短裤,举止轻盈而伶俐,透出江南姑娘的俊俏与灵气,若一只翩翩飞落的黑蜻蜓。她不喝酒,只是频频斟酒,不时给我递餐巾,不时在丈夫桌前擦拭。他不时看她一眼,她投去一抹温馨恬静的目光;两人眼神相碰那刻,似乎都心领神会了什么,抿嘴一笑。她两手伸向他,我一惊:搂头抱颈了?我眼睛赶快移到别处,余光却舍不得离开那场景——心想,看你俩到底咋整!她一手拿餐纸一手

作者  | 2017-7-9 21:35:13 | 阅读(268) |评论(6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