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冬 至”  

2009-12-22 22:04:15|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进入冬至节庚,数九降临,江淮之间不知不觉就踏进了隆冬时节。不分性别和年龄档次的人们都穿上了厚厚的御寒服,四肢收缩,肢体活动也显得僵硬不自如,脑袋似乎也变得小了一圈。

  冬至这天,皖东部分地区有着上坟祭祖,合并坟冢,或修葺坟茔的习俗。有的人家嫌弃自家祖坟风水不好——或者两代没有出人头地了,或者家中灾难频发;为了扭转败局,也都赶在这天邀请风水先生上山看地,探寻新址,迁徙坟地。

  清晨六点,天还未完全放亮。远处的公鸡倒是性急,一个劲地高叫起来,像是催促着尽快天明,也像在敦促着家主人打开鸡舍,到门外伸展翅膀,活动四肢,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邱副院长比往日起得早,今天他要上坟祭祖。拾掇完烧纸、祭祀的用品,便冲上一壶前几天人家刚刚送来的听装冻顶铁观音,嘴对着弯曲的壶嘴子,“渍溜,渍溜”地吸吮起来。顿觉满嘴喷香,浑身轻松,每个毛孔都扩张开来,像是渍出了汗珠子。他知道,汗就是身上的毒素,吸纳新鲜,排出废料,就是吐故纳新。日复一日,良性循环,才能维系身体的正常运转,才能保持强劲的体魄,清醒的大脑和昂扬的斗志。

  他家的祖坟无需迁徙更址,正热气腾腾地冒着缕缕青烟呢!这些年,他的进步与升迁,一半靠他的聪颖,与领导,与组织巧妙周旋;另一半,则仰仗着他家安葬在北边山头,那块风水宝地上的,座北朝南的历代坟冢的捧场架势。他深信不疑。

  前天,院党组会上,一把手竟然小题大做,将公车私用的老套路话题再次摆上议事日程。提议要转发县纪委《关于严禁公车私用的通知》,另外再加上院里制定的几条措辞激烈的强硬规定。大家异口同声,都表示赞同;也不可能提出异议。与上级保持一个腔调,也是组织原则,但说归说,做归做。政策与对策本身就是相辅相成,毫不犯冲的统一体,有人还给它起了一个既滑稽,又好听的名称——踩着红线走。

  想到这,老邱有种忿忿不平的感觉。公车私用年年抓,见效了么!从县里的几个班子,到各个科局办,只要手中有权,能调得动车辆,管得住人头的,谁不跑私车?探亲访友的,游山玩水的,清明上坟的,冬至祭祖的,还有送葬的,有谁租用过计程车!靠山吃山,傍水吃水,身在法院,人都是公家的,上坟祭祖不用警车,总不能雇用出租车吧!花钱事小,丢失身份是大事,不知行情的乡亲们还以为他犯了错误,或者在单位混得不咋地呢!

  方圆也好,规矩也罢,章程还是要立的,上级的指令还是要贯彻应付的。现在院里的车辆逐渐增多,相关业务庭都配备了公务车,庭室负责人都能指挥动车辆。也真不像话,有的将公车当成了私家车,当成了自行车,想去哪就去哪,云里来,雾里去的,潇洒自在;有的不会开,还学着开,警车成了他们学手艺,练技术的工具;撞墙、翻侧的事件常有发生。转发文件,制定章程就是针对他们的;当然,这也算对上级的指示有了一个交代。

  今天,他是向一把手谎称下基层庭检查工作,布置任务的。其他副职今天也会下乡祭祖,院部的车不够用,肯定要动用庭里的车。过去没有车,“人节”也好,“鬼节”也罢,都风平浪静,和谐安宁;现在车多了,反而不够用了,矛盾也突出起来。他用上了车,其他人打破头,削破脑,都与他毫不相干的。

  嘟……,一声清脆的喇叭声,打破了邱副院长的沉思与遐想。他放下茶壶,换上了刚沏好绿茶的保温杯,跨出家门,驾驶员将那嘟嘟囔囔几大口袋的祭祀用品放进后备箱里。警车一路呼啸,离弦之箭一般,狂奔在通往农村的柏油路面上。

  警车祭祖就是与众不同,是身价的象征,脸面的体现。他相信,他死后,他的后裔们绝对没有这个机会开着警车上坟的。要不是“凡进必考”政策的控制,凭借着他的道行,孩子一定能走进法院,当上法官的。

  老邱有点胆怯。冬至是鬼节,像清明,是个非常的日子。城里干部下乡祭祖的多,纪委、监察部门要是带着摄像机在路边设卡盘查,保证一逮一个准,那倒是麻烦的事。转念一想,这些年来,经过无数次的岗位培训,或职业技能的训练,谁不会编造出一些理由,谁不掌握一套撒谎骗人的鬼伎俩!即使盘查到,他完全有这个能力和水准撒谎搪塞过去。参加革命这些年,每前进一步,每朝一个称心如意的新岗位摞动一次,不都是靠着他糊弄加欺骗闯荡过来的么!

  他坦下心来,熟练地拧开收音机,调到了交通电台的频率上,闭目养神地欣赏起来。

 邱副院长总习惯坐在属于随从、保镖或秘书的副驾驶位子上。两腿能伸开,视野开阔,抽烟方便,最关键的还是露脸。车外的人,尤其是家乡人一眼就能看清他——老邱还在位。

 “嘎吱”一声,车子突然停下了。冷不防的急刹车,老邱吓了一跳,“咚”的一声,一头撞到了挡风玻璃上。

 “哎哟!咋的啦?出啥事故了?撞到人了么?”邱副院长猛地睁开眼睛,忐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急切地问道。

  车头前站着一个人,那人笑容满面,正扬起手臂向邱副院长打着招呼呢!

  他定睛一瞅,是纪委的范科长。怕鬼有鬼——鬼真的来了!他心中一阵紧张,脸型似乎都走了样。赶紧摁下车窗玻璃,探出脑袋。

  职业的素质,养成了他处事不惊,遇事沉着冷静,不骄不躁,善于应变的灵性和良好心态:“范科长辛苦了!你们今天上路检查啊?”

 “啥检查呀!是下乡。”未等老邱开口应允,老范一把拉开车门,钻进车内,就像是他自己的私车一样:“老远我就看到你邱大人一路呼啸窜过来了,捎个脚,搭乘顺路车。”

  范科长的另一只手上拎着两只塞满了鞭炮、草纸和大面额冥币的塑料袋。

  邱副院长揉着脑门,鼓着腮,一言不发。他的前额上彷佛隆起了一个包……

 

                         作于2009·12·22·冬至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