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郎 医 生  

2009-06-10 00:49:21|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郎 医 生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郎 医 生

 

 

郎大忠走出考场,屈指一算,就估出分数。他不抱怨,压根就没打算来。未婚妻再三鼓动,才勉强来小试一下。读书,一半靠天赋,一半在努力。他有天赋,但没努力乡下女人真笨,竟想不到后事,若考上大学,就不怕他变卦?陈世美秦香莲故事到处传唱,她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想到这,他噗嗤一笑:老天助她速成郎家女人。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凡事都得想到“后事”。走出考场第二天,他就完成了读书时的那桩“后事”——结婚了。老婆是换来的。当地有“换亲”风俗。他的妹妹嫁给了他老婆的弟弟。

分田单干,还真苦了农民,都不分昼夜地忙资本主义了。大集体那会,磨洋工都能挣到工分。学生时代,他也磨了洋工。

高考来得太突然,就没人长前后眼,能掐算到后事——恢复高考。他也没想到。高中毕业,还满怀信心,推荐读大学呢!

分数下来,跟他预估分大差不差——三门累计93。要不是语文拿了高分,得了53,那两门不堪入目。村上人问他考的咋样?他回答很干脆:“贵在参与。”就哈哈一笑:“语文还不错——”说到这,他顿了顿,突然加重语气:“就93分!”这一“就”,就显得含混。

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表哥看他文不能测字,武不能种地,便收他为徒。一年后他成了兽医在表哥划定的辖区内行医。

兽医跟人医最大不同是:畜牲有嘴,但说不出哪疼哪痒;医院有探查设备,能望、闻、问、切,兽医只能凭直观“望”,然后跟着感觉走。出师前,表哥告诉他,兽医重在防疫不在治病。

有嘴说不出更好,打错针吃错药,谁都说不出谁的错。郎兽医“望”而下药。精神萎靡,不吃食或拉稀,一律注射抗生素。病理上,人与畜大差不差。他头疼脑热,就服用抗生素。“人畜相通”嘛。几针下去若无效果,就敦促家主趁早卖掉。看他热心,能为家主着想,生意渐好,表哥的领地也偷着涉足了。

郎兽医的日子很悠闲。平日在家候诊,捧着茶杯在门前晃悠,脚上皮鞋和大背头,都映出光来。

春暖花开,是最忙季节,也是他精神状态最佳时期。捧杯眺望,清风悠悠,波浪阵阵,黄蓉蓉的油菜花,绿油油的麦苗儿,随风起伏,馨香拂面滋心润腑,撩人心动。

这季节是畜牲跑栏(交配)和防疫期,也是他创收的黄金期。阉割公畜,削割母畜,打针送药……越忙越兴致,每个细胞都充满活力。人畜相通,难怪畜牲在这个季节交配。

养殖业发展了,兽医行当自然兴旺。表哥年年收徒,十多个庄子的行政村一下冒出好几个兽医。他忧心忡忡。“这个老东西,只顾收徒挣外快!”他心里骂道。

他讨厌“郎兽医”称谓,每每更正道:“叫郎先生吧!”可乡下人不习惯叫“先生”。

世道变了,他感觉自己也变了:一心发家致富,满脑子都是“资本主义”。

想到表哥收徒就危机,他不得不谋划“后事”

山里人爱端碗串门。村口“歪把子”家是聚集地。家事国事村上事,无不涉及。歪把子家成了村里新闻中心。所论话题,即刻传遍四乡八村。

别人东扯葫芦西扯瓢,郎兽医煞有介事,大谈医道。“人畜得病,病理上大差不差,医治方法也没甚区别。兽医能治畜牲病,就能看人病,人畜相通嘛。”他自圆其说着自悟的那套理论。看大家停下筷子,看着他,便来了精神:“我家人生病从不去医院。不负责的医生太多,误诊不说,剪刀镊子纱布能丢在病人肚里,故意杀人那!”有人开始骂不负责的医生。

“畜牲比君子,”他声情并茂,抑扬顿挫,扯开嗓门,要压住那些闹哄哄的岔话、瞎起哄的笑声。“我们医生——”嘴里像蹦出一块钢锭,掷地有声。“我们医生贵在医德……”有意无意间,他把自己也扯进“医生”行列,而且强调了“责任心”。

农家人无不知晓这个理:你对禽畜尽心,就能带来回报。养好禽畜,有责任心的兽医是关键。郎兽医的话,大家点头称是。

在辖区,郎兽医威望很高。家长教育孩子都拿他作例:“看看郎兽医,一百分卷子就拿下97分,谁能做到?”

老郎不经心地说着,不经意地瞄着,一屋子目光齐投向他。他抖起精神,趁热打铁:“欠医德的医生很多,看猪猪死,治人人死……”郎兽医身上倒没发生禽畜死亡事故。没死前,他就催促家主卖了。说着,眼睛一斜,瞟向歪把子——

“那年一群孩子在大坝洗澡,我一眼发现“歪把子”小鸡鸡不对称,催他去医院,果然查出毛病。若不及时医治,能传宗接代养儿子?”歪把子红着脸,眼窝喷光——不知感激,还是怨恨。说:“疝气也影响生育?”“生殖器大有讲究……”老郎说,“小洞不补大洞一尺五。”他本想拿畜牲交配作比较,又恐言多必失,自语道:“你懂什么?”

“歪把子”绰号是老郎第一个喊出,很快传开。都知道这孩子裤裆“把子”长歪了,割了疝气,他还是“歪把子”,20年过去,甚至都叫不出他大号。

舆论威力很强大。乡下人认死理,耳闻目睹的就是死理。郎兽医在“新闻中心”发布的“畜牲比君子”、“人畜相通”论,得到认同。老郎能治人病,而且很负责任。

老郎开始巡诊了。

背起药箱,穿上那件不知从哪弄来,胸前印着xx医院字样的白大褂,脖子上多了一只听诊器,走村串户了。看完畜牲,就去有病号的人家转转,听听胸口,瞅瞅药瓶,问问感觉,扯上几句人家听不懂的——不知是人医还是兽医术语,叮嘱病人多喝水,按时服药等等。老郎能看人病,热情负责的医德,受到尊重。真有人上门询问病因和诊疗方法,有人开始唤他“郎医生”。他喜欢这个——有别于同行的称呼

郎医生哼着小曲,蹬着自行车,游走在乡间。开饭时间,哪家喊的嗓门大,就在哪家吃饭。也不白吃,饭后总去牛棚猪舍绕一圈,指点个一二。现在谁还在乎一顿饭。就这一顿饭,饭后绕一遭,打动了人心,扩展了生意。

人没有安神的时候。种田不用牛,对兽医行当是个冲击。他又想到了“后事”。逢人便说,机械种地有啥好,烧油费钱,还出车祸。牛吃草,粪肥田,死了肉卖钱。这笔账他要带到歪把子家去算。

此时,他妹妹买回一台手拖,耕田带运输。看着手扶上兴高采烈的妹妹,老郎火了,拦住车头,两手叉腰,两只眼珠都要蹦出来:“诚心砸我饭碗那!”

不两天,妹妹退了手拖,赎回牛。

牛牵回那天,老郎在妹妹门前燃起鞭炮,激情吆喝着,吓得牛挣脱缰绳,撒腿就跑。

第二天,郎医生在“新闻中心”,发布了妹妹买牛新闻。

兽医毕竟是个体行当,老来咋办?又一桩“后事”缠绕着郎医生。他不得不为养老保险谋划着……

 

            

                                作于2008·6· ( 修改中 )     

          【原创·小说】郎 医 生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小说】郎 医 生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73)| 评论(1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