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银杏树下·(家事纪实)  

2009-07-26 20:56:50|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银杏树下·(家事纪实)

  

                                                                    (一)

六姑家门前的庭院内有一棵百年银杏树,荫翳蔽日,每年都要采摘好几百斤银杏。从没有卖过,都是无偿分送给了乡邻。六姑说,再穷靠着一棵树也发不了财,翻不了身的。

自小我就喜欢与六姑家的三个老表在那参天树下玩耍,或爬到树上捣鸟窝,抓鸟蛋。饿了就在六姑家吃,困了便和老表们和衣而卧,同床共眠;尽管我的家仅十米之遥。

我们爬树,常常遭到六姑父的呵斥,他怕我们玩折了树枝,影响到树的生长。姑父惜树如命,隔三差五就要给树培土、修枝、浇水,隔上几年还要在树根的四周追上一次农家肥,就像对待年迈的老人,也像对待自己的孩子那般,精心呵护,关爱备至。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六姑父和六姑抬着一个体积不大的瓦坛子,神情紧张,像做贼一般,悄悄地敲开了我家的后门。父亲令我去了堂屋,他们在里屋交谈着。我隐约听到,那瓦坛子是六姑父从自家银杏树下挖得的。父亲说,这是他家祖上的遗留,放在我家不合适,也不安全,拿回自家收藏为宜,以备孩子们日后成家立业之需。好大一会功夫,六姑和六姑父小心翼翼地用草席紧紧包裹好坛子,开门张望一番,确定没有行人后,神情略显紧张且夹带着些许的喜悦,又将原先抬来的那个沉甸甸的瓦坛子原路抬回了家。

第二年,我的表妹问世了,取名“银杏”。那一年满街的标语都是继续“批林批孔”和“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字样。

六姑家已有三个男孩,六姑和姑父早就发誓不能再要孩子,难以养活,可表妹仍然不期降临人间,给他们一家带来了无比的欢快。原本就为拮据、难熬的日子而整日发愁的姑母和姑父,如今脸上都绽开了笑容,整日合不拢嘴。街坊四邻们每每看到一天天长大的银杏无不夸夸赞她聪明伶俐,画一样的美丽可人。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家家都贫穷,即使有少数富裕的人家也是竭力深藏着富有,佯作贫困。父亲说,六姑父家原本都是历代富豪,整个小镇上三分之二的田地都姓章,南京也有他家的置业。日本鬼子投降前夕,六姑父的父亲因善良被一个亲日汉奸设套所骗,弄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仅留得现今居住的四间瓦房。

解放后评成分,姑父家歪打正着,赶上了形势,竟被评为下中农出身。我的父亲在家是老大,长子如父,说话算数。姑父老实本分,为人忠善,办事公道,家庭成分又好,在我出生不久的三年自然灾害那年,父亲便将六姑许配给了章家。

“文革”期间,我家和许多“黑五类”的家庭一样都未能幸免,可姑父家安然无恙,成了我的避风港,玩耍的天然乐园。当时的成分决定着每一个家庭命运的舛与吉,也决定着每一个人生前途的明与暗。

六姑父也是识文断字的人,他评价他的大舅哥(我的父亲)高瞻远瞩,深谋远虑,话语中深藏着卓识,蕴涵着哲理,谈吐间透出一股刚毅,也夹着一种柔性。他对我父亲钦佩有加,言听计从。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初小一年级的我,无忧无虑,整天和三个老表在银杏树下狂疯。霎时间,红色的疾风暴雨排山倒海般地席卷大地,来势凶猛,势不可挡。

一天,十多个带着红袖章的革命小将,在造反司令的率领下,凶神恶煞般地闯进我家,他们翻箱倒柜搜走了父亲好多心爱的珍藏。他们训斥父亲当年是南京国民政府的参事,是蒋介石的“高参”陈布雷的部下,是坏分子加右派,属于打击和被革命的对象。那些古玩字画属封资修的东西,帝王将相府中的陈设,理当付之一炬。父亲几次到镇上造反派司令部去论理,讨要被搜刮去的珍藏,无人采信。父亲说,南京解放后,他对我党肃清国民党潜伏的残部还作过微薄的贡献。那些珍藏都是他在伪政府任职期间,节衣缩食从全国各地的小市场上用薪水或衣物饰配换取来的;大多是唐宋时期的古玩和字画,其中有几幅还是唐代画家吴道子的真迹。

“吴带当风啊!”父亲不无伤感地自语道:“这些字画古玩能买下大半个镇上的房地产呵!”父亲摸着我的头,第一次落下了滚热的泪水。

父亲的工资停发了,母亲每月三十多元的收入难以为继,我家一贫如洗。是姑父和姑母在困境中竭尽其能,倾其所有,无私地接济着我们。

 

                                               (二)

   银杏树下,又多了一个玩耍的小伙伴——我的表妹。自幼就能看得出,她调皮中显露出与众不同的聪颖;玩耍时带有刚柔相济,智慧过人的个性特征。

一次,他的大哥爬树折断了树枝,在场的我们无不惊慌失措,唯恐遭到姑父的责骂,大毛竟然吓得嚎啕大哭起来。我和二毛、三毛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幼小的银杏在一旁低头不语,不停地抠着指甲。姑父、姑母收工回来,我和三个表弟躲在屋角,一声不吭。此时的银杏一溜烟似的跑到姑父面前主动替人受过,包揽责任,检讨错误,说是她玩折了树枝。姑父看她没有受伤,转怒为笑,一场虚惊总算化险为夷。

尽管当时家庭贫困和红色风暴带来的不幸,但那都是大人们的事。像高山一样的父亲顶天立地,能为我挡住风,遮住雨。我还是依旧围着大树转,毫无忧虑地在树荫下玩。每年的春夏秋,一日三餐我们都端着饭碗在古树下边吃边聊边嬉闹,无所不谈,轻松愉快之中,不知不觉丢下了碗筷,填饱了肚子。

俗话说,外甥像舅,这话一点不假。我们表兄妹四人成天一道出入,一起玩耍,形影不离,就连相貌和性格也都十分的相似,街坊四邻有时都难以辩清谁是谁家的孩子。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银杏树下,我们很快就走完了自己虽算不上幸福,但也能称得上是一个美好的童年时光。

一场庄重的闹剧——“文革”终于迟迟收场了。三个老表也都先后完成了高中的学业,各自学起了手艺或做起了生意。我的表妹17岁那年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东南大学,一读就是七年。以文学硕士的学历,被江南某省的一家大机关录取。表妹的命运比天掐的都准,比神算的都精。就在她分配后,大专院校毕业的学生不再由国家统包分配,一律自由择业,同时实行了公务员公开招考制度。

早就完成学业,走进了小机关的我,故土难离,亲情难舍。不时牵挂着小镇上的父母,惦记着慈祥的六姑及善良厚道的姑父。他们逐渐衰老,家中缺人照料。然而,庭院中的那棵参天蔽日的银杏树,却时刻萦绕在我的心头,那是我童年的记忆。每到节假日,我都准时和表妹联系,一同回家与家人团聚。老表四人继续在银杏树下玩,谈论着各自的经历,感悟着人生的体会,追思着儿时既甜蜜又苦涩并渐渐被淡化了的那道踪影。

银杏树下,偶尔回家的我们畅所欲言,海阔天空。姑父和往常一样,依旧拿着铁锹等工具来到树下,培土、修枝、浇水,精心料理。从他的侧面我发现,姑父老了,笔直的腰板也渐渐弯弓下来。我赶紧接过老人手中的工具干起活来,银杏帮忙提来了水,浇洒在树根下。

历经百年的古参仍旧枝叶茂盛,苍翠欲滴。随着树叶的沙沙作响,姑父那满头的银发在风中飘动,有点风烛残年的意味。不到20年的光景,姑父昔日那健壮的体魄,英俊潇洒的容貌逐渐消失。此时此刻,一种无名状的感觉顿时袭上心头,我的眼圈湿润了。

改革开放政策的逐步宽松,老表仨的经营思想也随之活跃起来。他们决定与南方的一家大公司联手,在临近的外县城合伙开办一家知名品牌的家电连锁店。办实业,搞经营,姑父当然是鼎立支持。

八十年代初,老表们先后都有了各自的家庭,他们都是20岁结的婚,都是姑父亲手为他们买的房安的家。我暗自赞佩着父亲的伟大,更赞赏着姑父一生的积蓄是如此的丰厚,治家是如此的严谨而有道,对儿女是那么的慷慨与无私。

老表仨的生意越做越大,资产就像一只快速滚动着的雪球,不断发展,迅速壮大,成为当地县城的巨头和名人。老表们说,他们的收益分配不搞均摊,谁需要钱谁就拿,需要多少拿多少,不分彼此,不按股份,不刮共产风。三个表弟媳也是和睦相处,亲如姐妹。我想这也许就是一种家风,是良好祖训的传承,是民族传统美德在他们一家的具体印证。现在我们的身边,为了财产兄弟阋于墙,闹出人命的案例俯拾皆是。如今是商品经济,我们的民族正需要这种文明与和谐,正需要这种传统美德的不断光大,并良性地传承下去。

 

                                                (三)

表妹银杏在小镇上的同龄女孩中,相貌出众。1·69米的高挑身材,齐耳的短发,红润白嫩的肌肤,加上她与生俱来的高雅气质,端庄的举止,文静中透出一种灵气。配上那合体的一步裙的职业装,显得格外的稳重、大方和俊秀,引来了机关大院内同龄未婚异性们的高度关注与极大兴趣。在机关食堂有的主动为她打来了饭菜;有私家车的同僚们还自告奋勇,两肋插刀,乐意每天为其来回接送;更有心计者乘人不备,悄悄进入停车棚,拔下了她自行车前后胎的气门芯,下班后又主动上前搭讪,热心帮助修复,尽力奉献着殷勤,所有这些都被她婉言而巧妙,不动声色的退避了“三舍”。她感觉相同的专业,共同的爱好能产生心灵上的共鸣,能带来情感上的谐音。最终,她选择了一所高校的老师,研究生时的同学为伴侣。

银杏经常回家,每次她反倒相邀与我同行。她与我及三个老表整整厮守了一个童年。银杏钦佩我,夸我具有大舅的睿智和幽默,更具有大舅为人处世的气质与风范,她还常常模仿着我的一举和一动。我看过的书总是不翼而飞,每次都是姑妈从她的枕头边拾掇出来后交还于我。我的爱与憎对她影响极深,以至她后来选择的文学专业也竟然和我完全相同。

银杏是研究欧美文学的,她说文学不分国界,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文学作为一种观念形态,是一定社会生活的反映,能生动地展示出当时的社会各种状况,从中可以了解到各阶级之间的关系,人们进行斗争的实情,以及各国的风土人情、民族特性、心理状况和审美情趣等等。

我们经常一起交流探讨,看法也基本相同。都感觉读一部文学经典,不能只当作消遣,漫无目的,看后就忘,毫无收获,那是浪费;不能说在无情地打发自己的生命,起码是在消耗人生极其有限的时光。文学作品是用来指导或校正人生,引领人生航标的,对于启迪理性,开拓智慧具有莫大的指导和启发价值。优秀的文学作品是传世的经典,永远不朽的精神财富。

机关多年,我每天都面对着纷繁的公文拟草与公文往来,搞得筋疲力尽,头昏脑胀。若再找回过去,潜心研究文学,像是不务正业,类似于一种渎职,银杏校正了我的谬论。工作之余钻研文学对增强自身修养,提高工作能力,锻炼思维大有裨益,相得益彰。她批评我机关生活养成了我的惰性和机械性。

银杏的话让我汗颜,也令我振奋,纠正了我的颓废思想和心灰意懒的习性。我不忍心让她失望,总是主动挑头谈论起欧美文学。我们从欧洲古希腊的上古文学,谈到中世纪的骑士文学、英雄史诗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塞万提斯、莎士比亚;论及了十八、十九世纪欧美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和无产阶级文学;评论了雨果、拜伦、巴尔扎克,赞扬了马克·吐温、普希金、果戈里,最后赞颂了伟大的俄国作家高尔基。看到表妹如此健谈,知识面那么的宽泛,她竟能结合经典名著评论着人生,评价着现时,是那么的恰如其分,一针见血,是那么的精辟与独到,形象生动,入木三分,我自惭形愧,无地自容。要不是一家人,是自己的血亲表妹,我会立马寻找一道地缝一头钻进去的;我荒废了自己的专业,好多学过的知识,好多经典中的情节我竟然忘得一干二净。

三个表弟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不停地点头称道。她向三位哥哥讲述了普劳图斯的作品《一坛黄金》和《孪生兄弟》。提示他们搞经营也要抽空多读书,以书育人,以书作警示、做规范、当标杆。

银杏满腹经纶,滔滔不绝。她以英国启蒙文学大师笛福的经典名著《鲁宾逊漂流记》中所描写的主人公为典型,启发和激励他的三位哥哥。讲述了鲁滨逊不愿坐享其成,子承父业,曾三次悄悄离家远行外出冒险。后来漂流到荒无人烟的孤岛上,备受煎熬28年,吃尽了人间痛苦,最后成为英国巨富的故事。仨弟兄听后激情荡漾,兴奋不已,竟然情不自禁地紧紧拥抱在一起,决心以鲁滨逊为榜样,团结奋斗,发奋图强,好好经营,争取成为当地的巨富。

如此火热的场面,我也激动不已,这就是亲情,就是力量,无与伦比,不可替代的骨肉血缘。我情不能控地举起酒杯,与银杏和三位老表一饮而尽。一旁的姑母、姑父热泪盈眶,含笑默默。

                                                    (四)

香港回归那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是民族传统的中秋节,也是我父亲离世十五周年的祭日,母亲故去也快三年。我偕同全家三口来到小镇与六姑一家团聚,共度中秋。

仨表弟和银杏也都携家带口驱车赶回,如期赴约。阖家老幼三代17口人,济济一堂,喜庆之中透出祥和,显露出水乳交融般的血肉亲情。岁月的风霜无情地镌刻在两位老人那张历经沧桑的面颊上,姑母和姑父满脸挂笑,乐得说不出话来。

一轮浩大的明月,冉冉升腾,万里无云,庭院的四周如同白昼。银杏树下,两张硕大的圆桌上菜肴丰盛,香味四溢,各种名酒、名烟和饮料按人所需,自由选择。随着圆月的缓缓升空,中秋团圆的宴席开始了。

那晚,我没有和老表们尽情地海吃猛灌,也没有与银杏谈论文学,姑父姑母将我拉到一旁,与我絮叨起了家常。

姑父一家对我恩重如山,视若己生,我一家,我这一生都无以回报。母亲在世时曾说过,我结婚前夕,姑父来了。他劝告母亲,为了孩子的婚事,祖上的房产动不得。说完便从蛇皮袋里掏出了崭新的十元面额的票子整整十捆,是姑父用三根金条和五十块“袁大头”银元从银行兑换变现的。八十年代初中期,这一万块相当于我20年工资的总和啊!用这笔钱我买了房,成了家。

三个表弟成家比我早,姑父在他们成家时,每人仅给了五千元,不足部分都是由三个老表自行解决的。银杏成家前,姑父也曾问她是否缺钱,银杏没有要,姑父也没有给。只是按着农村的旧俗,买了一些床上用品作陪嫁,就这样,银杏还嗔怪父母过于铺张了。

说话间,姑父回到家里,一会又走了回来,他手里拿着一个小木匣,放到我面前,要我打开看看。

这是一块变了色的长方形丝绸巾,粗黑而工整的毛笔字清晰地呈现在我的眼前:

“吾儿暨吾孙台鉴:穷不过三代,富不越百世。若不肖之子,纨绔之辈,纵良田千垧,家业万贯,顷刻乌有。惟读书求知,学会经营,诚实守信,以俭助勤,勤可补拙,乃创业守业之根本。此坛金条、银元,系我辈终生之积攒,留作后辈一时之急,以备不虞。倘子孙众多,也不可由侪辈均摊等分之。应彰显孔融让梨之亮节,急者急用,大急多取,不急不取,切戒均衡等分。后辈切记!你们的先辈:章甫远字, 民国三年冬月”。

看完了这份珍贵的家书,我对姑父家历代严谨的治家之道,辈辈恪守祖训与家规的遗风深感钦佩,肃然起敬。姑父多年来所做的一切,老表们如今的举止言行都是在尊崇着一种伦理,规范着一种行为,膜拜着一种高尚而纯洁的孝道和遗训。这,就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是我们华夏儿女应该具有的品格与风范。

父亲在世时曾说过,六姑父的父亲临终前告诫姑父,前院的那棵银杏树30年后要在其根部深挖一次,施足养分。姑父的父亲南京被骗后尚未来得及深翻、施肥,就匆匆离开了人世。这也是姑父的爷爷在断气前嘱咐下来的话。原来,这棵苍劲参天的古银杏树下还暗藏着玄机,深埋着历史,蕴含着血亲间的关爱。

祖上节衣缩食留得一份财产是担心子孙们日后受困,以济燃眉之需。“穷不过三代,富不越百世,”这是一句哲理,是深奥的辩证法在人们口头上的朴素运用,也是一种勉励与告诫。这个瓦坛子里的金条和银元是上辈留给下代应急的救命钱,可姑父没有把它全部用在自己孩子们的身上,其中一部分就无私援助了我。

我捧着那块珍贵的方巾,双手颤抖,心在滴血,嗓子哽咽着,无言以表。

我小心翼翼地折叠好方巾,将它放回匣子,这才发现,那匣子的底部还存有厚厚一沓票据。打开细瞅,都是各级政府和相关单位历年收到慈善捐款开出的纸张大小不一和面额多少不等的各类收据,粗略码算足有五万块,我震撼不已。姑父投入到慈善事业上的捐款要比花费在自己的儿女,当然也包括我这个内侄成家大事上支出的总和还高出一倍。

透过浓密的树荫,一缕月光映泻在姑父的脸上。姑父慈祥的面庞荡漾着笑,那笑发自于内心,出自于真诚,更是出自于原本的憨敦与质朴。

如今,我们个个都成家立业,尽管行业不同,职业有别,可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职尽责,努力奉献着;谁都没让祖上丢脸,这就给先辈们最大的安慰,也是为祖上争得的最大、最珍贵的荣耀。

净洁的月光无私地洒落在了庭院,映现在每个人不时转动的面庞上,映照在孩子们那一张张稚嫩天真的脸蛋上,银杏树下欢声笑语,充满了生机与和谐。

我触景生情,立刻悟出,姑父家的良好传承不就如同这普照大地,净洁无瑕的月光!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不也正像这轮美丽的圆月一样,她照亮了华夏,照亮了她羽翼呵护下的每一个家庭么!但愿,我们的华夏子孙都能像明月一般,净洁、无私,恬静如水,和谐永驻,将自己的光和热奉献于社会,尽献给人类,让人间充满了情,填满了爱……

1997年中秋的夜晚,我发现,姑父家庭院上空的月亮比往常更圆,也更亮……

 

      作于2009·7·26 ·《中国法院网》·精华贴 电子杂志2009·13期

 

 

 

 

                                                             

  评论这张
 
阅读(369)|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