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冬 痴”  

2010-01-14 17:38:18|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冬 痴”

 

  思维跟着感觉走,感觉又随心情来。心情好,思维就活跃;反之亦然。

  我被这该死的感觉困扰了小半生,就像一根致命的绊马索,羁绊我飞黄腾达,一片光明的前景被夭折。

  我怕冷,每到冬令时节,心情全无,兴味索然。思维就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凝固了——反应迟钝,脑子木然一片,啥事不想做,啥事也做不成。更令人费解的是,走进菜场就连简单的加减,我都稀里糊涂,每次都是多付给小贩们一小笔冤枉钱。他们见到了我,老远的便嚷开了,就像他乡遇故知,也如同“国统区”受压榨的民众见到了亲人解放军那般的亲切——争先恐后,拽着我的衣袖买他们的菜。太太发现了我这毛病,笑话我提前介入了“老年痴呆”的行列,我不便多解释。很多爬行的物种不也有着“冬眠”的习惯么?我给自己这一生就的奇特现象起了个“病理”称谓——“冬痴”病。

  我真佩服那些谈情说爱的年轻人,寒冬腊月的,哪来这么多的甜言蜜语,推心置腹,滔滔不绝,恩恩爱爱;又哪来如此澎湃的热血,如此丰富的情感、满腔的激情!地冻天寒也封不住他们的那张嘴,凝固不了他们的那颗心!

 曾记得,过去每到下学期会试,我两眼无神,没精打采,思维枯竭,不能发挥。逻辑学中再简单不过的推理,我推不出,也理不来;命题作文《我的老师》,我竟能不远万里,扯到了《我的偶像孙思邈》。出题的老师实指望让我好好夸赞、美化他一番,我却将溢美之词、绚丽耀眼的光环一股脑儿地投放到了古代“药王”、“医圣”们的身上。老师大败胃口,斥之为荒唐,朽木不可雕,劝我改换专业修中医。

  那个年代,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蒙混过来的。“冬痴”的现象宛若瘸腿残疾,在我身上永远不得矫正,无法康复。

  踏上工作岗位后,我就怕过冬天——那是软肋,是我的致命伤。

  每到冬季,我写不出好文章,只能作裁缝,勉强修剪别人的来料,为人作嫁衣。领导要我外出采写,我总能找到借口搪塞过去——不是肚子疼,就是头晕、胸口闷。领导也纳闷,但他绝不怀疑我无病呻吟,假装病;他宽宥我“体虚”,一到冬天就犯病。可坐到酒桌前,我浑身来劲,满脸灿烂,眼珠子乱转,神采奕奕,不醉不归——不喝下半斤酒是绝对不会丢下杯盏,善罢甘休的。

  到了新岗位,“冬痴”的毛病不见好转,反倒与日俱增。年终总结、教育整顿专项材料、反腐倡廉的各类汇报,还有每年一度的“两会”例行一次工作报告,这可是在冬天里构思动笔的,我傻了眼;这绝不能再无病装病,乱呻吟了。

  我有我的妙招。中医学中不是有“冬病夏治”的土疗法吗!

  冬天过去就是春。春暖花开时节是我激情荡漾的最佳时机,也是一年中,我精力最旺盛,想象力最丰富,最出成果的季节。难怪动物们都赶在这个黄金季节,你见我慌,我见你忙,抢时间、争速度,奋不顾身,拼了命似的埋头“耕耘”,传宗接代呢!

  不知是什么灵感袭上心头,点拨我茅塞顿开,七窍贯通,鬼使神差般地想到了“冬病夏治”。冬天的材料春天写,春天写好的材料留到冬季用。只要略微改动一下时间,添加一些唱响的时令语和必要的背景,便天衣无缝,神不知,也鬼不觉。这远比别人从网上下载的强,起码能切合实际,具有针对性。

  我大胆地尝试着,效果良好,反应不错——领导满意,大家满意,我当然更满意。

  从此,困扰我小半辈子的病根,终于得到了医治,我暗自窃喜。学生时代,老师就劝我改修中医专业,想不到歪打正着,靠着悟性与灵感,还真的与中医挂上了钩,给我蒙对了!

  年前,来了一位高手当领导。他不仅会看文章,而且还能亲自动手改文章,只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而已。我依旧瞒天过海,我行我素,继续“冬病夏治”着。

  化脓的疖子迟早是要流脓的,该出的事,早迟还是捂不住的。去冬,又逢县“两会”,我惯例翻出旧存,修改了时令语,加进了新数据。不出一小时,洋洋洒洒数千字的报告出来了;我如释重负,长舒了一口气。

  不两天,天大的纰漏捅破了。那厚厚一沓材料上,报告人的名字,打印上的竟然是上一届领导人的姓名。疏忽加“冬痴”铸成了大错,这像是天方夜谭般的神话,简直不可思议。

  我被“冬痴”病害苦了,被中医学误惨了。此时,“药王”救不了我,“医圣”更是“望我兴叹”,束手无策——“大清王朝”真的完了!

  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什么样的病都会有。痛定思痛,扪心自问,我这“冬痴”的毛病还有救吗?……

 

                                       作于2010·1·14·  载《中国法院网》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