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家事如烟……  

2010-01-28 12:19:27|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家事如烟……

 

  按照习惯算法,20年为一代,百岁老人就是五世同堂的老寿星,可谓凤毛麟角,家族兴旺。

  过去,不实行晚婚,也不晚育。家境好的,在双方上人的主使下,十六七岁的男女,身体条件成熟了就可结婚。我的孩子呱呱坠地之时,我的太爷爷还活着,那年他89岁。

  小镇上的亲朋好友都来贺喜;不是为我道喜,是来恭贺我们家“活祖”的(家乡小镇上的人尊称四代以上的老人为“活祖”),说他老人家又赚来了一代人。“活祖”并不乐意,对道喜的人只是随意地应付一下,旋即又收敛住了笑容。全家几十口子晚辈都猜得出老人家的心思:他的第五代传人是女孩。

  对第四代人的降生,我的爷爷自然高兴。他虽然不是生在红旗下,可接受了新思想,七十岁的老人跟着家人忙前忙后。但在他的父亲——我的太爷爷面前,他的表现还是谨慎的。生怕得罪了长辈,触了霉头,招来训斥,在晚辈面前丢失了身份。母亲和奶奶则不看“活祖”的脸色,该干什么干什么。

  父亲则是受到新社会、新思想进一步熏陶的人,并不在意下一代的性别,热情接待着上门的客人。不是给每人递去一支烟,而是一包烟,省得来回不间断地发烟应酬;妇女、小孩每人两袋糖,外加几个煮熟的红鸡蛋。

  第五代玄孙女问世,家里的开销自然很大,上门的人吃、喝、抽等一切都是我们家免费提供,太爷爷说这要花去好几石大米的。

 “活祖”是晚清时期州衙里的小吏,年薪是以多少石大米计算的。他指示晚辈们一切从简,不要过于铺张。爷爷一旁插话道,“花不了多少银两的,”说完便转身离去。太爷爷不是吝啬的人,以前家里来人,买这买那,接待的等级都是他亲自口授,亲自作出安排。甚至是一般的亲朋上门,其接待的规格往往也超出了久逢的至亲。“活祖”的意思大概是在女孩子的身上无须太浪费。

  五世同堂的大家族在小镇上绝无仅有。每年从除夕到正月十五,光在厨房里忙伙食的人就有一个班,每顿饭同时都要摆上好几桌。太爷爷发给的压岁钱也是男女有别的,我的赏钱比姑妈的还多;尽管她磕的头比我多得多,优美的祝福辞比我动听得多。

  不两年,“活祖”离世,几位年迈的姑奶奶和姑母哭得惊天动地。记得“活祖”在世时是不喜欢她们的,而在灵柩前表现得依依不舍,悲痛欲绝的恰恰就是他老人家不喜欢的女孩子们。爷爷和父亲则表现出男人的气度——深沉、含蓄和刚毅,故去的好像不是他们的亲人,是别人家里发生的事。

  那段时日,我表现得极不正常——浑身酸痛,头晕目眩,鼻涕如流——不是感冒,倒像是“毒瘾”发作。后来才明白,那是一种感应——失去了亲人的心灵反应。

  爷爷比先前沉默了许多。睿智的目光里夹带着些许的恐慌与不安。如果不属非正常死亡,下一个离世的将是他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儿子——我的父亲;我也不希望自己的父亲走在他的父亲之前。社会秩序是按部就班的,人伦的生与死也应该顺着次序来。夹塞越前,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人伦秩序的颠倒,类似于赛场上的犯规;也是天下所有的父母所不愿看到的。他们宁愿用自己的痛苦,甚至是生命换来晚辈们的幸福与安康。这就是中国人的良好传承,是上为下的真情所在。

  一个大家庭的兴旺,处处表现出祥和、安康,一顺百顺。然而,五世同堂的好景不能维系长久,如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的道理一个样。家中只要有一位老人离去,便会出现诸多不详的征兆,会带来连锁的恐怖反应。

  那年冬,一个望月的夜晚,天上没有星星,满世界的雾蒙,屋外静的出奇,唯有远处的路灯忽闪着鬼火般的熹微。

 “咣当”一声,熟睡中的我被家中的动静惊醒。紧接着响声连续,我的第一反应是贼进家了。这贼胆子也够大的,竟敢往枪口上撞,自寻末路。

《枪支管理法》未出台前,法官是配发枪支的,尤其是管理枪支的人更符合配枪的规定。外出执行公务,那油光闪亮的牛皮枪套,明晃晃的子弹,镀着法兰的黝黑色的袖珍手枪佩挂腰间,足以显露出与众不同的气质与风度。我未敢惊动身边的太太,从床头边的保险柜里闪电般地拔出“64式”手枪,悄悄下床,迅速打开了所有房间的灯——防盗门依旧完好,所有的窗户安然无损,阳台恬静如初……

 我以为是梦中幻觉,或邻居家的声响,便又睡去。尚未入梦,“咣当”声又起,我料定是贼,肯定藏在衣柜里。于是,子弹再次推进膛,起身下床,还是一切依旧。

  那动静好像来自客厅,又像来自厨房和洗手间,总之,满屋子的哐当声。我胆怯了,不会是鬼吧?假若鬼上门,手枪是无济于事的。鬼一旦发了功力,弄不好,自己会朝自己开枪的!我打开了灯——所有厅室的灯一起开亮,我睡意全无,躺在床上守株待兔。那咣当声时断时续,没完没了。太太说我精神紊乱,中了邪;那响声她听不见,我却一宿未合眼。

  第二天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惊醒。父亲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爷爷过世了!”此时,我发现,我的羽绒被上撒着一掊土。我家安全防范的措施是严密的,连一只苍蝇都难以进入,哪来的黄土啊?我百思不得其解。

  奔完了丧事,家中又复往日的平静。不出一星期,那该死的“咣当”声再次响起,无人碰过的家什用品突然间损坏。我不再怀疑是贼,一种不祥的预感顿袭心头——家中闹鬼了,又该出事了!

  又是一个清晨,床头的铃声再次响起——“你奶奶离世了!”

 不出半月,家中竟然出现两次连续不断的“咣当”声,我害怕极了!以前,曾在《参考消息》上看到,前苏联一位科学家撰文:家中的亲人离去之前,其灵魂要通知到与其有着血缘关系的每一个亲属;哪怕其亲属远在大洋的彼岸,也能接受到这一奇怪的信号,这种现象却被我所印证。

  五世同堂的融融家境就像切换了的影视画面,瞬间消逝。

  父亲跪在他的父亲或他的爷爷的膝下讨要着压岁钱,众人跪拜老寿星,那场景交织着亲情、温馨、甜美与幸福,是多种成分网织起来的,不可名状的天然氛围!家事如烟,美好的一切都已渐渐淡去。

  如今,年逾八旬的父亲还健在,但总有一天他会离我而去。每逢更深人静之时,我的心都是悬着的,不敢再闻见那心惊肉跳的“咣当”声。只要“咣当”声一出现,便有不吉利的事儿要发生——绝对不是贼。这可不是散步迷信或妖言惑众,是我的亲身感受。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真心巴望阖家再次五世同堂;也盼望每个家庭都人丁兴旺,玄孙绕膝,欢声笑语,充满欢乐与祥和;更冀望那不吉利的,反常的动静永远消失,不再闻得那可怕的“咣当”声……

 家事如烟。父亲渐渐老去,眼看着我也紧步其后尘,也渐渐地老去……

 

                                    作于2010·1·28·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