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刘“半仙”  

2010-04-27 20:23:2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刘“半仙”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刘“半仙”

 

 噩耗太突然,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我们还见过面,握手过后,他约我改日去喝酒。这是当地人用来假客气的应付话。改日?“日”在哪天?含混其词,不得要领。

  传播死人消息,与邻里间拨弄的张家长李家短有质的区别。亲朋好友带着花圈、鞭炮和草纸、冥币登门吊唁。一进门,死人还活着,倒茶递烟,笑脸相待,吊唁人当场会被吓死。对误传死去的人,更是天大的不吉利。没死也被怄死。

  言传,他劳累过度,积劳身亡。五十不到,正是壮年,怎么会积劳成疾,说走就走了呢!我相信他没有死。一定是某个“天敌”故意陷害,拿他开涮。可死人的事,是开不得玩笑的。

  我反应迅速,匆忙下楼,“第一时间”赶到“天堂”日用超市,定购一只大号花圈。急中生智,陡然想到一副挽联,便挽袖泼墨:“半生豪壮酒作伴,仙逝英年泣鬼神”,横批“大路朝天”。

  刘“半仙”的名字从何而来,我不知情;也许精明的缘故。半仙生前对“大”情有独钟。他的西去,我也得按着他的套路,尽量突出他所喜爱的那个“大”子——花圈30元,属最大的一种。

“半仙”是个好人。一生大大咧咧,马马虎虎,从不与人计较;即使吃了亏,嘿嘿一笑了之。有人说,刘半仙缺心数。我不赞同,那叫大智若愚,难得糊涂。

  不大功夫,店主就摆弄好花圈。我还是不放心,半里无真信,倘若以讹传讹,扛着花圈到门前,“半仙”正坐堂屋端杯小酌,我怎么收场?他可能蒙在鼓里,我会吓得半死:“半仙”还魂,僵尸再现了。

我拨通他家电话,打探虚实。接话人的声音我不熟,但话筒那头有嚎啕声,这才放下心来:刘半仙真的死了!

刘半仙的父亲尚健在,白发人送黑发人,颠倒了驾鹤西归的次序,我担心老人归西的日子也不远了。

  人活着的时候,让人说声好不容易的。死后,即使生前满目疮痍,浑身污点,人们也不会再挑疮疤,戳其痛处。甚至将其缺点当成优点褒奖、传送。这不是虚伪,是善良所在,是给入土者盖棺的安慰——死者为大嘛!街坊们说,“半仙”私生活有点小瑕疵。男人么,哪能没瑕疵?但是个大孝子—— 一俊遮百丑。

  刘半仙的母亲离世早,老爷子没有续弦。“半仙”在父爱滋润下,茁壮成长。20年前,半仙成了家,有了自己的后代。

  岁月无情。自己看不到一天天地老去,可身边的孩子一天天长大。看着父亲一天天衰老,眼神也失去了光泽,半仙阵阵酸楚:自己吃饱喝足,可不能饱汉不知饿汉饥哦,下辈理应尽孝。

是酒后恍悟,良心发现,还是受人点拨,他为老爷子觅到了精神刺激的偏方,震撼心灵的良药。

  一日,半仙领来一位老太太。一进门便冲着父亲嚷道:“大,我为你找个伴,你看咋样?”

老人抬起头,浑浊的眼神,旋即闪出光亮:富态的身体,饱满的三围,白里透红的脸颊现出一对小酒窝儿,正笑盈盈地看着老爷子。六十多岁的女人如此姿色,想象得到,年轻时,一定花枝招展,楚楚动人,追随者无数。

  人逢喜事精神爽,老人也不例外。他招呼客人坐下,抽身回房,取出工资卡交给儿子,买酒卖菜,热情款待。兴奋所致,那晚,老爷子喝多了。半仙让老太太扶老爷子进房早点歇息。说着,就反锁了房门。

老爷子有了伴侣,一反常态,腰板挺直,走路生风,雄赳赳,气昂昂。还时不时地哼哼着“夫妻双双把家还”的黄梅小调。养鸟的人都知道,一只鸟守着笼子,迟早会断命的,配上一只异性作伴,叫声都不同凡响。

  一次,半仙喊我去喝酒。后妈拿出绝活。端上几道菜,喷香、可口。色香味绝不亚于名厨之手。60出头的女人,显得很利索,精神矍铄,走路生风,富余的肌肉浑身晃动。半仙告诉我,俩老未办证,先拢一起试试。

试婚?!属无证经营,无照驾驶。他嘿嘿一笑,缄口不语,嘴角露出些微得意。

  后来,我又去过他家几次,每次做菜的女人都是陌生面孔。老爷子像换衣服那样,频繁更换,身体扛得住么?刘半仙说,合不来就散伙。

“后妈换了好几个了?”一日小聚,我问他。

“一言难尽啦!”他嘿嘿一笑,闭口不答。不间断地更换“老婆”,是双方性格不合,还是半仙故意让老爷子保持常换常新的好心情?我不便多问,也许,老人想挑拣出理想中的情侣。

我扛着花圈来到半仙门前。撑开,整理皱褶的挽联。身后有人说话:“大主任破费了!”这声音很熟,又是一个爱带“大”子称呼的人。

扭头看去——刘半仙。啊!他没死,还活着!我脑子嗡地一下,触电似的哆嗦着:“你……你……你没……”我瞠目结舌,颤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脸煞白,吞吞吐吐,不知所云。

“老爷子今早过世了。”刘半仙略显悲痛,递来一支烟。

  妈呀!谁斗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竟能开这等玩笑!老子加驾崩,说成了儿子西去!如今,每天都是“愚人节”。天大的话都敢造假、讹传,中国还有什么不能假呢!我相信的,只有每晚的天气预报了——即使这儿无雨,相邻地方一定会有雨。除此,还有什么能让人相信呢!

  我七上八下,不是个滋味,恨不能找一道地缝钻进去。太冒失了,犯了不可饶恕的弥天大错。挽联得赶快重写。上下两句是“藏头”诗,连串起来读,就是:半仙豪壮酒作伴,英年早逝泣鬼神。不是在诅咒人么!

  尽管半仙神情严肃,面带悲伤,对前来吊唁的人,还和往常一样,称呼前面很自然地带着一个“大”:“大老板”、“大经理”、“大师傅”、“大厨子”、“大股长”……“大”不绝于耳。好像带个“大”,那厨子、师傅、老板、股长就与众不同,高人一等了。

  更换了挽联,我未与“半仙”打招呼,贼似地溜了……

【原】 刘“半仙”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作于 2010·4·27· 载《中国法院网》电子杂志2010·7期     ( 待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1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