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清 明  

2010-04-05 14:58:53|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   明

 

  年年有清明,今又逢清明。

  清明当天,我带上祭祀品,下乡上坟祭祖了。按当地风俗,清明祭祖可在前三天,也可在后三天。我不提前,也不滞后,掐准清明当天;就像单位发工资,规定在每月的15号。即使手头紧缺,列祖列宗们也心中有底,清明的当天,能如期收到我汇出去的“支票”。

 大地复苏,万象更新。远处的青山,近处的绿水,绿嫩掩映下的村落展现出盎然生机。社会主义的新农村鳞次栉比,一幢幢复式楼群从眼前飞一般地晃过。不同档次,不同身份,不同地区,不同颜色和款式的车辆,箭一般地疾驰在通往乡间的柏油路面上。竞相怒放的油菜花儿,宛若列队接受检阅的“三军”,排列有序,拥簇在公路两旁;更像是一群群天真烂漫的孩子,怀抱鲜花,绽开笑脸,夹道欢迎着来自远方的家乡亲人。这些南来北往的乡人,春节期间,倒有可能因孩子怕冷,或要完成假期作业等各种借口不回家团圆;今日,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找理由,搪塞、推脱的。没有地下长眠的亲人,就没有路上奔流不息,龟兔赛跑似的车流,就没有车内春意浓浓,欢声笑语的后裔。

  到了坟地,我摆开阵势,首先燃起大小鞭炮,提醒祖先,他们的晚辈,风尘仆仆地回家“探亲”来了;接着摊开一沓沓冥币,付之一炬;向沉睡的列祖列宗们大把大把地汇出巨额。

  我打开印有玉皇大帝头像,“天地银行股份公司”发行,与阳间百元人民币相仿佛的冥币。“嗡”的一下,犹如五雷灌顶——我惊诧,愕然:每沓钞票只有封面一张是冥间“银行”正规印制发行的,面值为百亿元的大钞,内瓤却是一沓子粗糙的薄纸。人真的很歹毒,胆大妄为到了极点,什么样的馊主意都能想得出。为了赚取蝇头小利,竟能昧着良心糊弄死去的列祖列宗。活人骗活人尚可原谅,可欺骗阴曹里的鬼,就不那么地道了,有悖天理良心。这些“冥币”的制造商,或发行者们难道就不担心骗鬼的恐怖下场?鬼虽然不能说话,看不见摸不着,来去无踪影,但夜晚会托梦,夜半能敲门。阴间也有森严的“鬼道”,地府更不乏峻厉的“鬼法”。作恶之人一旦惹怒了鬼,遭到的报应绝对不像雷殛刹那间的轻松。每到夜半人静,青面獠牙,吐着血色长舌的鬼魂们,飘然而下。锋利的尖爪剜人的心肝,钢一般的獠牙断其喉咙,吸其鲜血,让那些不地道的人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在惊恐万状中慢慢地死去……

  坟前烟雾腾腾,火光冲天,被烧焦的纸片随风飘荡。陡然间,我心头掠过一丝惶恐:今天汇出去的可是假币啊!可我也是受害者,被阳间的刁民蒙骗了。赶紧跪立在地,双手合十,闭眼仰天,喃喃自语,求得祖先的宽恕。

  阳光和煦,春风习习,无垠的原野,五颜六色,生机盎然。倏地,空旷的山野刮起一阵旋风,面前早已化为灰烬的一堆钱钞和残冬留下的枯草、老叶,顿时盘旋起来,瞬间不见了踪影。我料定阴曹里的亲属们一定收到了我的孝心钱。这比人间的邮局或银行电汇的速度还要快捷,手续更为便当。祖先们放心我,没有过数、验钞——他们绝对相信凡间人的觉悟,也绝对相信,在世的骨肉血亲绝不会忽悠自己的亲祖宗的!

  烧完了纸,我还是有点儿忐忑——那毕竟是假币。听天由命吧!我壮起胆量,直起身子环顾四周——我家祖坟的一侧又多出好几排坟冢。刚修葺的新坟,青砖灰瓦,马赛克贴面,豪华气派,如同缩小了的人间别墅。我数了数,整整十座;没有墓碑,未见上坟的后裔,坟前也没有纸灰,像是无儿无女,断了后代的鳏夫寡母的坟冢。

  “最近,家乡死了这么多孤寡老人?”我疑惑地问道。

  “老的少的个个活蹦乱跳,一个没死。如今的老人个个都长寿,一时半会死不了。”陪我上坟的堂弟应答着,“听说这片坟地马上要被开发,有人就动起了脑筋,建造假坟,骗取补偿。”

  如今的人真是聪明绝顶,竟能想得出这个馊主意。为了不义之财,有人冒着杀头的风险,瞒天过海,仿造人民币;也有人不怕夜半鬼进门,鱼目混珠,伪造冥币;更有人在坟墓上动着邪念,制造假坟墓,也真难为了他们。骗取国家钱财,与政府玩起了“躲猫猫”,假死人,造真坟,捞外快的丑恶闹剧。这一招可堪称独具匠心,别出心裁。难怪,当年将总裁统领下的“国军”将领,为了攫取非份,编造假名册,吃空饷——几百人的壮丁队伍,竟能捏造出一个师的人数来。这些造假坟的手段,与“国军”高官们诈饷的伎俩又何其相似!

  望着一座座有户主,无碑无铭,无死人的空坟,我噗哧一笑:这不是自己在诅咒自己么!造假者是运筹帷幄,巴望着自己尽快死去,而提前自掘坟墓;还是“尽孝”的晚辈未雨绸缪,后事前置,为健在的亲人精心预谋好安身的寓所?天意具有灵性,绝对会应验虔诚之辈门的心愿的。既然有人向往阴间,真心建坟,老天爷一定会满足他们的欲望,会毫不手软,将他们提前收归到那些闲置不用的一座座空坟的,无墓铭之坟,将变成有冢碑之主,也不失为浪费。

   一片乌云掠过头顶,随风飘去。天,净洁无瑕,没有一丝儿云朵,就像刚被擦洗过的玻璃,那么的透明,碧蓝。微风阵阵,带着沁香,带着湿润,扑面而来,清新润脾;不知名儿的小鸟在头顶盘旋,歌唱,好一幅天然美景!

  假若,人世间要像头顶上的蓝天,没有一丝瑕弊,没有一丝罪恶,社会就像眼前这道美丽的春景——和谐,宜人,安澜,恬静。加上“以人为本”的人性化的政治方略,美好的春天才算真正降临了人间;这才是华夏儿女仰慕已久的和煦之春,福祉之运。

 

                            作于2010·4·5·清明     《中国法院网》2010·电子杂志第6期专辑

 

  评论这张
 
阅读(415)|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