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天九王”的家事  

2010-05-22 19:36:42|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天九王”的家事

 

 午饭时分,村东头传来阵阵嚎啕声,公牛一样的嗷嗷哭叫声惊天动地。

“天九王”家出事了。男人不到伤心处,是不会轻易落泪的。

“天九王”一双考妣故去的早,老婆年轻,孩子又小,家中一定是死了母猪或耕牛。人们七嘴八舌,漫无边际地猜测着。

有人好奇,三三两两上门看热闹。他说,他老婆失踪了。过去,荷花也曾离开过家,那只是一两天的事,说是去老乡姐妹那里玩两天,如今三天三夜无音讯,手机关机。他怀疑九成是遭人绑架,可恶的绑匪也能耐下性子,沉得住气,迟迟未来电话索要赎金。说着,又嚎啕起来,说老婆一定被人撕了票。

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关键时候经不起挫折与打击。

小镇上,乡亲们都不拿他作数,一级政府或派出所也不拿他计较。别看他牯牛似的,膀大腰圆的,他不是弱势,也算弱势。天九王有点“二五”,与常人有点区别,但与精神病人也有点儿区别。未娶荷花前,有几次,他扛着被褥去派出所,与政府吵死吵活,软磨硬泡,争着去劳改。说县里的监狱吃饭不要钱,躺在屋里不干活,还有军人扛枪保护着。

懂得赌具——“牌九”的人都知道,除了各种“对子”(两只同样的牌),杂配的牌中,就属“天九王”最大。他啥事都敢干,啥话都敢说,小镇上属他最牛,这个响亮的绰号也非他莫属。

小时候,除了念书缺一把火,其他的东西懂得的要比同龄的孩子多得多。畜生交配,我们误以为打架,拿着棍子上前驱赶,他说是结婚,不许我们干扰。

改革开放后,不仅物流畅通,“人流”也兴旺起来。这倒给少数困难户们解决了“无米之炊”。天九王的老婆荷花就是这么“交流”来的。那年,家乡的好心人以5000元的价格,为他“中介”了一房媳妇。从此,他结束了三十多年的光棍生涯,这一晃就是十多年过去。

也许是有了家庭,也许在老婆的管束下,天九王似乎比过去有了一些知觉,天灵盖开窍了。男人有了家庭和孩子,往往也能收心归正,不良的习性也随之改变。天九王的野性收敛了许多,粗暴的性子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转。即使与人斗气,也不张口就骂,举手就打。相邻们丢失东西的现象也呈下降态势,他变得绅士起来。

“嫁”过来的西南女人荷花,与当地女人就是不一样。身材不算高挑,但丰盈、饱满、圆润,体态起伏跌宕。大概与深山里的气候、水土有关,宛若刚出锅的豆腐那般的水灵。尤其是夏季,每次沐浴过后,天九王两眼发直,目不转睛地盯着荷花那散发着香味的圆润肌体。眼前的她简直就是下凡的仙女那般诱人。他魂不守舍,躁动与不安顿袭心头。多少次,荷花被他整得嗷嗷直叫唤。隔壁的邻居捶着墙壁吆喝着;“呔!温柔点,孩子要学习,甭搅乱了思路!”

好事的人担心,哪天天九王的动作稍不留心,一定会损伤了她的皮肤,弄散了她的骨架子。更有人吃醋,说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下倒好,老婆被人绑架——最好是撕票!觊觎荷花的人不到花,他天九王也甭想长期享有有人幸灾乐祸,落井下石,暗地里拍手称快,甚至还哼起了小调。

“这几天也没见着他三叔的影子。”人群中有人说道。这话好像提醒了什么,人们交头接耳,三三两两地散去。

天九王家是做豆制品生意的。他家制作的臭腐乳,臭的不能再臭,像阴沟泥、人畜粪的气味;但,上了年纪的人爱吃。红色的腐乳,喷香可口,不少人一日三餐都离不开它。有人玩笑地问,那里面可有海洛因,让人上瘾。荷花说,海洛因成本高,腐乳又卖不上大价钱。

制作腐乳,是荷花家的祖传手艺。这些年,荷花支撑着这个家。天九王在她的领导下,重活累活脏活他分管;持家经营,则由荷花与三叔公全权料理,天九王插不上手。

天九王得子迟。有人说他不会弄,也有人说他是死精子,咒他不生不养。说来也怪,前几年荷花一胎产下俩崽,都是带把子的。各种猜测不攻自破。

双胞胎儿子成了天九王骄傲的资本,逢人便夸。竟将自己当成了能工巧匠,老婆也被他夸成了仙女,无与伦比的聪慧与卓越。你夫妻这么能干,国家怎么不颁发人口生育贡献奖啊!尤其是不孕不育的夫妇更为眼红,嫉妒。稍懂一点常识的人说,那是男女间多少个“x”,巧遇上了多少个“y”的偶然,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碰巧了。天九王还当真了,不信,让他再生一对双胞胎试试!“那是抬杠,瞎猫总不会经常碰到死耗子的。”也有人这么中和着。

在农村,好事的人多。不少人听风便是雨,甚至未听得风,也飘起了雨。更有人窃窃私语,说那两个孩子不像天九王。

“有本事你们也请人生下一对小双子!”天九王反驳着人家。他不问这些,只管干活,喝酒,高兴便是。

侄儿家的活忙不过来,屋西头的三叔总过来搭把手。他一天三顿都在侄儿家。几杯酒下肚,天九王啥事不做,倒头便睡,雷都轰不醒。要不是荷花揪着耳朵拽下床,他绝对醒不来。荷花也适应了,她索性将他当猪养,当牛使,倒也省心。荷花嫁给他,也不觉得亏心。能全权掌门,一言九鼎,家里的大小开支都是一支笔,她说了算。碰到一个精明的丈夫,争夺家中的财经大权,还不斗得你死我活,妻离子散。

这些年,生意蒸蒸日上,不仅富裕了自家,还带动了娘家的快速崛起。这一点,荷花得感谢三叔公的大力帮扶。他不仅帮着料理生意,还能制服天九王。三叔公比丈夫大八岁,早年当过生产队会计,精于算计,终生未娶。叔侄两家合二为一,也理所当然。帮自家侄儿的忙,义不容辞,别人也说不上什么。

“大侄啊,我们胡家可就指望你了。得要一条根啊!”每次喝酒,三叔都重复提醒着荷花夫妇。荷花快人快语,“又不是我不管。”三叔公似乎明白了什么。

“不管咋说,只要是胡家的种,就是胡家的根。断了根我们也不好向祖宗交代啊!”三叔公劝慰着。荷花低头不语。

一日赶集回来,遇上大雨。三叔公和荷花淋得透湿。荷花打来热水,让三叔公洗抹,她自己也回房洗涮。竟忘了拿毛巾,三叔公侠胆义肠,将他刚用过的毛巾送了进去。

一切事宜都料理完毕,天九王仍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荷花被绑架,天九王不愿报案,更不想在县电视台打字幕寻人,那是丢人的事。

农村丢失了物件或走失了牲畜,都在四乡八村张贴启事。荷花走失的第四天,一张张启事贴满了村头。人们注重的是末尾的奖赏部分——“提供准确信息者,重谢;送其上门者,价格面谈。”这不是在玩滑头,糊弄呆子么!没有一个明确的奖赏底线,那重谢、面谈都是扯淡。乡亲们暗骂着。

 “天九王,我为你提供准确情报,能奖励我多少大洋啊?”这时,有人主动上门洽谈业务。

“你说要多少?”天九王心中也没有底。过去,有人帮着找回了一头猪,也就是三块五块的,有时一顿酒就对付了的。

“一万,咋样?”这家伙狮子大开口,要吃人啊!

一千!天九王很懂得杀价。

“三千,咋样?”

“三千就三千,我打个欠条,等老婆回来给钱。”这笔买卖终于在双方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中达成了协议。

按着那人提供的线索,第二天一早,天九王乘上了去上海的大巴。此次外出,既能欣赏到世博园,又能找回老婆和三叔……

 

         作于 2010·5·22·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