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阴阳之间  

2010-06-03 12:33:19|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阴阳之间

 

阴间的社会治安也不稳定,“两抢一盗”犯罪居高不下,比我们阳间有过之而无不及。前天碰到王大拿,他如是说。

他说,当地人给祖先烧纸祭祀,为何都要随身携带一把铁叉或火钳之类的铁器;并用其在冥币的四周划上一个圈。犯罪分子见到圈就不敢贸然侵犯,抢劫钱财。铁器划的圆圈相当于阳间押钞员圈定的警戒线,擅自闯入,都有抢劫的嫌疑,将会遭到杀身之祸。难怪,上坟祭祖的人都带着一件铁器,以备画圈。

王大拿对冥间的行情了如指掌,感受颇丰。

他说,阴间的鬼与阳间的人一样,也有三六九等的身份区别。尽管那里的法度严厉无比,可鬼照样犯罪。

为官之人是有官瘾的。在阳间,官场有着世袭的规矩,老子为官,一定得让儿孙走进官场。

“官儿们死后,走进阴间,一定还会继续为官,继续领导小鬼们吧?”我问王大拿。他嗤之以鼻,笑我孤陋寡闻。他说,阴间与阳间恰恰相反。阴间提拔鬼官是不看私情的,也不搞庸俗的行贿受贿、请客送礼那一套,那里选择干部的唯一标准就是人品与良心。在阳间作恶或为官的,进了阴间一般不再续官任职。心地善良,办事公道,忠厚老实的本分之人,才是选拔的对象。那边不设组织部,不考察、考核,也不公示,更没有人背后捣鬼举报。那里实现君主制,一把手说了算。

这与阳间截然不同。在阳间,一把手想提拔某个人,有时也得装腔作势,摆摆样子,将自己的主张拿到桌面上,象征性地征求一下班子们的意见。副手们对提拔的对象或高歌、美化一番,然后举手通过;或捣捣戳戳,下点“烂药”,做点小动作,弄点绯闻。私心重的副手,觉得有机可乘,乘着研究提拔干部的良好契机,索性插上一杠子。就像买猪肉,搭骨头那样,硬将自己的亲信推荐进去,一块儿研究。给组织制造一点小麻烦,设置一些小障碍。在阳间,这就叫好处均摊,吃肉喝汤,人人有份。

王大拿对阴间的人际关系和官场学问了解得那么透彻、全面,是那么的精深。

阴阳两极的政策是背道而驰的,那儿不相信阳间的一切。据说,一批批官员到了阴间后,往往会受到冷落和歧视,统统削职为民。因为,它们在阳间享尽了荣华与富贵。它们爱虚荣,好大喜功,善于玩假,大话、套话、假话、瞎话张口就来,还会搞背后小动作,阴间的上层管理者是经不起阳间那一套的。它们糊弄阳间的人可以,糊弄阴间的鬼不行。

王大拿说,在阴间“两抢一盗”的案犯,多半来自于阳间的大小官员。这些干部下去后,不适应阴间的环境,受不了不同等的待遇,甚至是虐待和欺辱,也不适应小鬼们的领导,索性干起了鸡鸣狗盗的行当。我真的不敢相信,在阳间,这些领导们整天挺着肚皮,哼哼哈哈,鼻孔搭腔,见到下级,总是皮笑肉不笑,官架十足,气宇轩昂;见了上级,哈腰挂笑,奴才一般。它们怎么会丢失了原本在阳间的身价,去盗抢呢!也许,阴与阳,人与鬼就在一步之遥,仅是一念之差。在阳间,他们玩弄权术,索贿受贿,贪得无厌,这不就等同于鸡鸣狗盗吗?与在阴间的盗抢有啥区别?我认为,那是一种本能,是在阳间学得的基本技能,并不是到了阴间才学坏的。

王大拿的父亲是看风水的阴阳先生,也许是他接受了父辈的“基因”遗传,对阴间情有独钟。他在城里开了一家冥间超市,专为死人提供各种服务,兼营日用品,对阴间的知识颇有研究,趣闻轶事也知之甚多。要不,我一定会怀疑他去过阴间,如今还魂现世了。

我出于自身的利益,从百年后着眼,问他,法官到了阴间,还能为官吗?会不会受到歧视?王大拿说,法官不是官,审判长也不是长。他们在人间主持正义,维护社会秩序,属于公平、善良之辈,多数法官下到阴曹,会受到礼遇,享受到公平的。

王大拿的话,终于让我松了一口气,悬吊着的心也算落了地。我暗下决心,为了百年后的前途与幸福,我得铁面无私,不徇私情,秉公办事,彰善瘅恶;一旦到了阴间,说不定还会捞个小官当当。阳间的官儿们集中到那后,统统接受我的领导与调遣,在我的手下混饭吃,真是美事一桩。这也弥补了我在阳间未做官的最大缺憾!

假若,现在的领导们不装疯卖傻,脑筋够用,能高瞻远瞩,得知我日后飞黄腾达,一定会竭尽全力靠拢、收买我,很可能还给我表示钱物呢!我绝不会收受分文;因为,他们的钱财也来之不易,甚至是担惊受怕弄来的。我需要的是和谐的上下级关系。他们现在照顾了我,日后,我将网开一面,拉兄弟们一把,领着它们吃香的、喝辣的,也让它们和谐、安逸,绝不会在上司面前下“烂药”,告黑状的。

脑子简单,易冲动的我,心旌摇荡,情不能控,竟洋洋得意地哼起了小调——百年后,我就是阴曹里的一名管束小鬼们的官吏了……

          作于 2010·6·3·     载中国法院网电子杂志第10期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