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又是一个不见皓月蓝天的中秋夜  

2010-09-22 20:50:56|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又是一个不见皓月蓝天的中秋夜

 

 

带着哨声的秋风,一夜间染黄了绿叶,也吹去了人们的欢畅,似乎也改变了世界。

昨夜,一场秋风,门前的树变了样。郁郁葱葱,枝繁叶茂的年轻态瞬间垂头低泣,劲风所过之处,落叶纷纷。眼前所展现的一切,都满脸倦意,一副愁容,宛若被前置的更年期消磨过的中年汉子,萎靡、颓废,郁郁寡欢……

今早便是一场秋雨,将往日中秋的艳阳驱得无影无踪。阴霾笼罩着天空,覆盖着大地。哗哗啦啦的雨点击打着门窗,也同时击打在人们的心头……

金秋桂月遇着这种天气,见不着皎洁的圆月,望不到蓝天如洗的星星……此时此刻,即便李杜在世也恐难漾起一腔绵柔之情,咏月抒怀……

穿了数月的短裤、汗衫只能当作贴身内衣,人们不得不在身外加上一件较厚的外套。

中秋来了,属于江淮之间的秋天终于来了,它带着凉爽、裹夹着清新……

中秋与秋分节庚紧密相连。而秋分的降临,则标志着烦躁的炎夏即告终结,秋高气爽,艳阳高照的宜人季节返回人间。历代文人骚客在此季节,无不竭尽能事高歌、美誉一番,给中秋披上了一层绚丽的外衣。描写中秋、咏赞桂月的绝句枚不胜举,美不胜收,足显中秋佳节在华人心中的地位与分量。

我害怕这样的天气。总觉得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是灵长类的人与其他低级物种最明显的区别所在。

也在一个中秋,也是这个天气,我的小姑走了。她是我家同宗的直系血缘中最后一个走的。那年,我还不到三十岁。

小姑走的前一天夜晚,我家突然有了异样动静。混凝土的房顶吱呀作响;橱柜和门窗叮咚;亮着的夜灯陡然熄灭……惊悸与恐怖顿袭心头。我有预感:可能要出事……

第二天,噩耗传来。

痛失亲人,每个人的心情都是相同的。我告假回乡奔丧了。

小姑静静地躺在床上,脸上蒙着一张蜡黄的草纸;连夜赶制的寿衣、寿鞋早就穿在她那副枯槁的身躯上。表哥表姐告诉我,小姑病卧多日,不愿分散我的精力,打搅我的工作,即使在垂危之际也没有通知我。小姑爱我胜过亲生。

在当地,娘家侄儿是娘家的根,是姑母的命,是同宗血缘的传人,即使亲生也替代不了那份情。

我清晰地记得,每逢寒暑假或星期天,都要被小姑强行地拉了去,常常还和二姑挣得面红耳赤。小姑小,总占优势,她抢走了我。有时母亲不依,怕宠坏了我。小姑理直气壮,不容分说,拿走我的衣物、书包,我只好乖乖地跟她走。

那年秋,我后脑勺上起了疖子,被乡镇医院一针晕死过去。当地的大夫都不是专业院校的,他们和农村的木匠、剃头匠一样,都是拜师学徒三年才得来的手艺。在他们手中整死了人,是不负任何刑事或民事责任的,像拧死一只苍蝇,死者家属只能自认倒霉。当时,也没有任何法律作调整,渎职的“师傅” 顶多被批判一顿而已。算我命大,在那帮大小师傅们手忙脚乱的抢救下,我终于起死回生。

小姑得知后心疼不迭,和姑父连夜将我背到家中。后来,听表姐说,那段时日,我吃了十只鸡,几百个蛋,还有大米饭、白馍馍。我的表哥、表姐和表弟、表妹连一口鸡汤也没尝过。他们全家一日三餐都是山芋干和玉米面。难怪,小姑家的鸡笼是空的,清晨也听不到鸡鸣声。当我满面红光,连蹦带跳奔家时,母亲差点认不出来了,说我壮得象头小牯牛。

小姑走的那天,秋雨绵绵,天昏地暗。八月十五的夜晚,不见皓月,不见繁星,不见蓝天……

那年的中秋,是忌日,我永世难忘。

小姑走了,我的同姓氏的血缘长辈都走了,我想,下一个该走的便轮到我了。生老病死是无法抗拒的自然法则,即便是历代的皇子皇孙。

又是一个中秋,又是这个天气。在南京的小巷,我碰着一位地摊大师,他开口誉我吉人自有福相。我乐不可支,便蹲下讨教。他说我一生大富大贵,寿比南山。我问,我能活多大?他不假思索,一口报:“85高龄。”还是在中秋,月黑风高的阴雨之夜,那就是我归西的忌日……

我的小姑也是85岁高龄走的,也是中秋阴雨之夜。难道是种巧合?即使地摊大师信口胡诓,又怎会那么准确,那么肯定,语气不容置疑;若不信,我又拿不出足够的证据反驳他。再说,距离85,我尚有漫漫数十年,大师早就作了古,我追究不了他什么。

于是,我害怕阴雨天气,尤其中秋。每遇着这种天气,我便恓惶不安,失魂落魄:倘若大师屈指有误,我的寿命前置了——不是85,而是75,甚至……但大师预测的中秋这天,也是这个天气则是准确、恰当的……

唉,生死在天,富贵由命,随它去吧。但我相信地摊大师算的命准确无误:85高龄,月黑风高的中秋之夜我安然离去,像小姑那样,安详、恬静,跟睡着了似的……

中秋是亲人盼团圆的佳日,是寄托相思的缠绵之夜,天下华人无不沉浸在这轮皎洁的圆月下,思情,叙情,同度良宵……

今晚,尽管我的上空不见了皓月,不见了蓝天,也不见了点点繁星,但我真情地祝福天下所有的人都能遂团圆之梦,都能遂心、遂愿、遂情缘,万事亨通,心想事成……

我胸无点墨,引不了经,据不了典,还是借用苏轼的那句千古绝唱的不朽诗句作束语吧:“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作于 2010·9·22·农历中秋之夜   《中国法院网》精华帖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8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