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小 年  

2011-02-17 21:00:17|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小  年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小    年

                        

 

立春早过,喻为“小年”的正月半都来了,可寒冷仍笼罩著原野。春埋得很深,没有一点儿回春迹象。

犁耙后的土地,油润润的,似醉酒,昏沉入睡。寒风贴着地面,呼呼劲吹,枯萎的野草旋到半空,荡向四野。风刮到脸上,刀割一般。

今天,我陪一帮客人户外散步。其实,是侯等开席。

新年贺到正月半就算结束,所以,当地有“月半大似年”的说法。小年很喜庆,白天玩龙灯、跑旱船;晚上办灯展。百姓家大都摆设盛筵,跟除夕一样隆重。

朋友黄二民今天请客,邀请他儿子的老师。请客,就得让贵客尽兴,饭饱事小,酒足关键。老师大多能喝,谁有那个酒量,不顾性命到场作陪?家主寡不敌众,就想到了蜚声“酒坛”的我。我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掌握不住分寸,一不留神得罪了老师,他孩子几年中学等于白读。怕我不赏光,老黄高抬说,你陪他们旗鼓相当,身份匹配。盛情难却,我如约而至。

我跟老师有缘。我的两个弟弟和侄儿、侄女都是中小学老师。给我拜年那天,我斗醉了,可他们仍在兴头上。两个弟弟一头一尾抬我上床,说晚上接着斗。他们来一次,我就醉一次。在单位、在我交往的圈子里,我的酒量让人咋舌。只要我到场,或听到我的大名,酒量再大的都不寒而栗:我能让一桌人趴下,属酒场重量级人物,所以,外号“人到散”。我到场,别人都自觉散去,比听得了枪声的兔子溜得都快。

我很敬重老师,更向往这个神圣的职业,当初就萌生过当老师的念头。但我不愿跟老师喝酒,敌不过他们事小,毁了我保持多年“人到散”的名身事大。谁忍心砸了自己保持了多年的招牌?

黄二民是裁缝。虽然成衣充斥市场,但他生意仍然兴隆。市场的布贩子多数冲他的手艺开布店的,而且,把布店摞到他附近。黄二民最怕做老师衣服,老师琐碎、疙瘩,一根未剪去的线头都唠叨半天,剩下的碎布头多日还想得起来,都专程登门讨要。说裤裆处多下的那一块圆形布料,正好做一顶布单帽。零碎的布料早扔进垃圾箱,他只好扣除一些工钱,弥补碎布头的损失。以后,老师夹布料上门,黄二民都将取衣时间定在几月后,春季的衣服夏天都穿不上,让他们主动离去。孩子上了中学,黄裁缝的生意更火。老师来,还介绍亲戚朋友来,这活不接也得接。免去工时费和材料费,还连夜加班,保质保量,两天取货。

客厅。两面墙下围着沙发,座无虚席。果皮、瓜子壳、糖食塑料皮、残留着茶水的杯杯盏盏占满了茶几;地毯上,一只只蓝色塑料鞋套套着大小不等的脚,不时地抖动着,没有一点儿皮壳撒落。文人师表们很注意形象举止。厨房里的黄二民一个劲地吆喝我,倒茶递烟散糖果。客人来家,又不是品茗嗑瓜子吃点心的。这般耗下去,也就饱了。
    家主很慎重,请来名厨掌瓢烹饪。俩口子脱了棉衣当下手。晚宴尚早,干坐着等酒喝急人,班主任侯老师说出去转转。
    像徒弟跟随师傅出门,我极不情愿地尾随其后。他们说什么,面朝我的,就哼哈一声,或点头,或摇头,代表家主的我的存在。学校开设几门课,就有多少老师光临。这是多年的规矩:请一个来一桌,请两个挺上一桌半。只要跟班主任或任课老师有交情,哪怕是摁电铃的校工、值班门卫,都一块儿叫上。那个韩老师,就是摇铃铛的。我的孩子在读时,就认识了他。现在,有了电铃,他不再手摇铃铛了。
    “听到了吗?”……在冰封的池塘埂上,侯老师突然豪情迸发:“听到了吗?春天的脚步!”两个女老师搓搓手,又将搓热了的手朝冻红了的脸颊上抹去,随即附和起来。音乐吴老师触景生情,哼起了《春天的祝福》。虽未放开歌喉,但能感觉到柔美、委婉。春在哪里?美在何方?如何畅想得起来?我没有丝毫春的感觉,他们心中荡漾的,也许不是自然界的春天。

我两手插兜,头紧缩在毛领里,跟在他们身后,宛若一具无头尸,在野岭荒郊外、呼号的寒风中漫无目的地游荡。
    “哎,饭后搓麻将如何?”体育课姜老师面朝我。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会搓麻,即使会,也不能陪他们玩,输钱算我走运,赢了钱,好意思装走么?

天,灰色,铅一样的灰,铅一样的沉。呜呜的西北风推着乌云,向头顶移动,身冷心寒脸麻木。他们倒有好心情,边漫步,边嬉笑。有人交流着昨晚麻将场上转败为胜的戏剧性变化;有人描绘着那晚东道主硬撑着雄起,几杯倒下的可笑场景;还有的恰恰私语新学期班干的调整方案……老师的生活真浪漫,真丰富多彩。我那两个弟弟就很潇洒,他们的拇指和中指都起了厚厚一层茧子。我怀疑是长期捏粉笔造成的,他俩笑我老土,说是麻将磨成的茧子。不说万字、筒子、条子只只摸得准确无误,就是东南西北风的汉字牌,两个指头轻轻一触摸,便可分辨谁是谁。

零食不抵饱,茶水不挡饿,一泡尿肚子就瘪了。像听到了铃铛响,大家都不约而同往回走。

未等家主介绍完宾朋,侯老师就端杯朝向我:“来,斗一个!”其他人也一齐举杯,自找对象。满桌子泼泼洒洒,叮叮当当。
    小年的晚宴我醉了,醉就醉在韩老师手上。开始他说不胜酒力,从不主动,陪他喝,就端杯舔舔,我理解。校工跟授课老师不同,受请的机会不多。酒量是练出来的。我那两个弟弟,当初是一杯醉,两杯倒。如今他们能连续作战,从没怂过,更没有当场倒下的不良记录。我这个“人到散”竟连续败在俩兄弟手上,颜面丢尽。
    酒过三巡,韩老师来劲了,调换大杯,主动出击。宁伤身子,也不丢面子,醉就醉吧——干!
    喝了多少酒、斗了多少杯,我记不清了,反正桌腿下空瓶子满地滚。我舌头短了一截,眼前晃动的不是一个个绽开笑容的脑袋,而是一个个油光铮亮的、圆滚滚的大西瓜。
    黄裁缝救了场子,扯上正题,分散了韩老师的注意力。说儿子平时作业很认真,得分较高,多亏各位关照。“西瓜”们异口同声:孩子在校尽管放心!还一个劲儿夸赞黄师傅手艺好。
   话音未落,韩老师想到了未表达完的心意,又朝我举杯。
真幼稚,我小瞧了韩老师,关键时候,他能要人命啊!

屋外,北风呼啸,吹到身上毫无先前的刀割感,反倒丝丝快意。此刻,我腾空而起,整过身子飘了起来……

酒,喝到最高境界,就是不用腿走路,在半空飘。

去年正月半晚上,我被人抬回家的。                                                             

                                                           作于 2011·2·17·                                               

                                                         

【原】 小  年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1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