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梦……  

2011-06-25 13:19:18|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梦……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梦……

 

 梅雨季节,雷暴如期而至。

昨夜,电闪雷鸣。黄豆大雨点掼向屋顶,击向窗户……天崩地陷,恐怖至极。

这天气很容易催人入眠。

眼前,突然闪现出另一番景象:碎石铺就的曲径伸向幽暗,看不到尽头。

曲径两旁荆棘丛生,密密匝匝,萤火虫般的绿光忽闪着,能看得清路影子。荒野,不时传来低鸣,像人哭泣,像鬼低吟……

啊!我踏入了荒郊坟冢——鬼的世界。

平素我胆小。此刻,鬼使神差,不知哪来这股力量,顺着幽径一往无前——

“哟,王木匠来啦……”向我打招呼的是华夏第一皇帝老秦,史书上称作“秦始皇”。他一手握着大扫把,一手捏着青色毛巾,不住地揩汗。

“皇帝当了保洁工?”我问。他说阳间与阴间一切都倒过来的。

不是狗眼看人低。跟这等下人搭讪有失身份。我继续前行。

“看你还听话不,老子打死你……”耳畔响起不男不女的吼叫,接着便是一通棍棒声和女人嚎叫声。这儿也有不平等啊。那男子一手揪住女人头发,一手举起棍棒……阴间夫妻吵架,也像阳间(家暴)啊!

“住手!”我喝令道。“太太为你生儿养女,操持家务,你竟忍心……”那汉子扭过头,啊!安德海,安公公。当年跟随老佛爷鞍前马后,温文尔雅,深得宠信,如今一反常态,奴才也敢殴暴主子,上下不分,秩序大乱了。小安子嘻嘻一笑:老子打的就这老佛爷,气死我了……

坟冢集结,所有人都将重新组合。老佛爷不甘寂寞,托媒说情,撮合给了小安子作老婆。丈夫糖尿病,可慈禧做菜总爱放糖,不是学坏么。这儿跟阳间大差不差,法治不地道,法制也不很健全,更缺少人间情意。若贸然伸张正义,帮了老佛爷,安德海一定疑心当年我与老佛爷有一腿。

再往前,我乐了:都是老熟人、老同事、老师傅、老领导。他们中,有的寿终正寝,无怨无悔;有的非正常死亡,带着遗憾;也有的被病魔拉来,痛不欲生……

同事老唐一把拽着我,像见着亲人,寒暄不止。

我问他成家了没有,他说公务繁杂。他妻子上坟烧纸时说,单身生活没规律,劝他在这边讨个小妾临时捂捂脚。他没娶。他在世,对身边女人,包括上门求他办事的女人从没兴趣过。生理上有无障碍我不知道,但他是男人——男人都有那个需要。他不!他在世不贪不占,口碑良好。老唐是被病魔拉来的。他说同事、朋友每天都有陆续报道,永久入驻,不寂寞。

官场波诡云谲。阴间官场与阳间大相径庭,不可同日而语。不少同事、朋友在这都平步青云,眨眼就擢升数级。他是这片坟冢的首席大判官。简直难以置信。临死前,他才混个副科,撑得一身汗,累出多种病。这儿真的反其道而行之了。无需贿赂,无须笑脸、谄媚;只要阳间有忠厚、善良记录,为官不再是难事。

“去,拎壶水给客人泡茶!”正聊着,大判官厉声惧色差遣身边一位弯背老人。老人“嗨”了一声,一路小跑走了。这么差遣下级,我过意不去。大判官说,他在位你不清楚啊?什么德行……

老汉拎水回来。啊?老领导!多年不见,他苍老、憔悴了许多。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两眼混沌,情表茫然,跟当年判若两人。但我一眼就辨认出他——太熟悉了。在位时,他神采奕奕,衣冠楚楚,面色光润,大会小会手舞足蹈,大话空话假话潺潺流淌。好事者们常常匿名反应他无利不沾,无巧不倒,吃拿卡要,见女人就搞。可纪检监察部门他有台柱子,扳不倒他。我问他在自由世界成家没有,他摇头叹气不言语。老领导喜欢女人。喝酒、睡觉都要女人作赔。当然是有求于他的女人。该陪的陪了,该睡的睡了,陪睡女人的目的大多能兑现。领导是人,不是神。但陪睡的女人不可能全都得到提拔重用;得到好处的,只是其中一部分。陪领导睡了,也许就踏实,即使不提拔,但也绝不会吃多大亏—— 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白睡也就白睡了,品尝一下领导的身子也算开了眼界,长了见识。

阳间的钱若能带进地府,老领导一定有三妻四妾,秘书成群,侍女成堆。是穷困,还是地位低下所致?老伴和子女清明、冬至两节也不上坟烧纸,看看他?我问。老领导总一个劲儿摇着头。大判官朗声插话道:老伴改嫁,孩子疯玩,有时间给他上坟烧纸!?风烛残年,众叛亲离,惨不忍睹啊!当然,他已经死了。但也得做个风流鬼,倜傥一番啊!混到这步田地,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我劝同事给他介绍个女人,白天陪聊,晚上陪睡,体力不支时,焐脚也好啊!大判官又朗声起来:哪个女人瞧得上他?这圈子的人都说他当年诡计多多,作恶多多,来阴曹被授予下下等草民,社会福利、慈善救助等公益性外快无一轮上他。我捏捏几个口袋:仅两枚硬币,是早餐店找零的,马自达资费都不够。杯水车薪,爱莫能助,我解释着。老领导两眼放绿光,一把夺过我指间的硬币,落荒而逃……

“站住!”

听得喝令,老领导旋风似地折返,扑通跪地告饶……

“他妈的,老毛病又犯了,死不悔改了是吧?客人、昔日老部下的礼你也能收!?”大判官扇耳光似的教训着。

阴风骤起,云烟氤氲。

荆棘丛中,吟泣声嘎然停止,曲径旁的蓝光顿灭。“呜”的一阵旋风,从我眼前卷过,四野万籁沉寂,恐怖至极。

我浑身哆嗦,直冒冷汗。这才发现,面前的首席大判官不见了,老领导也消失了……

怎么招呼不打就溜了?哦,也许,公务在身,他们集中公干了;也许,为了刚才的两元硬币,他们去集中教育整顿——整顿作风,整顿纪律了……

看来,阳间、阴间都得清廉为官,正派做人,正派作鬼……

电闪雷鸣。我惊醒。从恐怖的荒冢又返回到现实。要不,我还在荒野坟冢板等这位首席大判官,商讨下一步我的职务安排呢;也许,阳间木匠的我,到这还能混个总经理呢!

 
                                                  

                                                                       作于  2011·6·

                                                                           

【原】  梦……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