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那年端午  

2011-06-06 15:24:07|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那年端午

 

年年有端午,今又逢端午。

每到端午,便想到那年端午,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两眼发痴,汗毛倒立:我与“水鬼”夺命那惊心动魄一幕,浮现眼前……

端午这节日,大概阳光陡然毒辣,气温陡然增升,农村一帮小放牛们便集约成伙下塘游泳了。这帮放牛娃一半是我同学,一半是职业放牛孩。

午收季节,农村学校惯例放一周“忙假”。他们不能从事重体力农活,放牛挣工分。放牛娃都会水,随牛下水消暑练得的。我没牛放,自然不会水。

召集起来的游泳队伍浩浩荡荡,每次都从我家门前路过,同学总在门前吆喝我,父母不许,怕我淹死。

同学中,我读书最早,虚岁六岁入学。好多同学十多岁才背上书包。

儿时,我白白净净,大头大脑,傻乎乎的,啥也不懂,两只眼睛铃铛似的,大半天都转不过一圈儿,外号“大头痴”。大同学们都喜欢带我玩。龄小反应就迟钝,常常为他们火中取栗,当枪使。那次,生产队王队长家门口两只狗屁股对着屁股,激情四溢,热火朝天,久久不愿分开。我站那呆呆地看了好久:不是打架,也不像亲密友好,亲密应该嘴对着嘴。大卵泡来了。他和我同班,比我大五岁。

“大头痴,你知道俩狗作甚?”

我直摇头,茫然,无知。

“干坏事呢,队长家的儿狗(公狗)真不是东西,尽想讨便宜!”说着,他递我一根竹竿,要我从中挑开连着屁股的两条狗。我怕狗咬,摇着头。大卵泡急了,顺手又拾起一根棍:“这时候狗不咬人,你挑开它,没事。”他边说,边给我做示范。

大卵泡的棍子插进狗屁股的连接处,一根血红色的肉体暴露出来,俩狗四爪挠地,疯似地乱抓乱叫。

“狗日的,作甚!你爹你妈干这事,你也拿棍子捅啊!”王队长举着锄把,吼叫着,“嗖”地,从我们身后蹿出,直朝大卵泡薅去。“哇”地一声,大卵泡双手捂腰,号啕着,疯跑了……

我吓呆了,两腿发软,想跑都跑不动,急的直想哭。王队长放下锄把,转怒为笑,“这狗日的坏种呢,别听他的。狗在配窝衍种,不能打扰哦!”

“这狗日的坏种。”王队长的话我记住了。大卵泡自己不为,指使我为,锄头把儿打人疼着呢!自那后,我便多了个心眼,大卵泡要我干啥,先得考虑考虑。

老鼠若有记性,就不会再出洞觅食,被鼠夹子痛打,差点丢失性命的惨痛,早一干二净,烟消云散。

那年端午,家里来了客人。雄黄酒后,父母午休了。大卵泡在门前嚷着:“大头痴,游泳去!”病汉听不得鬼叫唤。大卵泡一声喊,我兔似的溜出门。

池塘离小镇一里多路,呈锅底形,一面临山,一边是冲田。我站在塘埂上俯视着冲田,干活的人儿兔子一般矮小。我怕深塘,大卵泡说没事,他在鸟事没得。我战战兢兢,极不情愿地脱去裤子。

水很凉,蹲下身子,也就感觉不出什么。我在埂边扒着,双手薅紧水草,两腿扑打着。

“来啊,中间游过瘾。”说着,大卵泡一个猛子扎下去,不见了踪影。刹那间,我的双脚被一双大手死死捏住,一个劲地往深水处拖去。老人们说过,池塘有水鬼,好多会水的孩子都被水鬼夺了性命。我毛骨悚然,哭爹喊娘地惊叫着。“你哭个鸟啊,是我。”大卵泡冒出了脑袋。这时,我已被他拖向了深水区。

他一会拉着我,一会又撒手。他撒手我就呛水,下沉。这狗日的真是坏种。突然,一个猛子不见了,他真撒手不问我了。一杆子不见底的塘中央,我慌了手脚,嗡的一下全懵了,不知所措。

我伸开双臂竭力扑腾着,并张开大口哇哇乱叫,口张的越大,灌进的水越多,水灌到肚里,呛进肺里,连咳嗽的劲儿都消失殆尽。我呛着,咳着,向着锅底渐渐沉去……

脑子尚有点滴知觉的我,自知不行了,这锅底便是我的葬身之地……此时,后悔没用,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那年我才十虚岁啊!

也许,命中注定,不该英年早逝,也许祖上积德,菩萨保佑。强烈的求生欲,迸发出一股强大的,神助般的自救力量。我使出吃奶劲儿,撒开四肢,奋力搏击着水面……哈哈,果真灵验,我又冒出了水面。

好不容易狗刨到岸边,大卵泡正咧嘴冲我奸笑呢!“你个狗日的真坏种,想淹死我啊!?”爬上岸的我,有气无力,肚子鼓鼓的,脸涨得通红,连咳带吐,满地是水,我挽救了自己。在无任何外援下,凭着坚强和微弱力量,四肢全动,终于战胜了死神,从水鬼魔掌里生生爬了出来。

那次历险,我学会了“狗刨”,类似于运动员们的“蛙泳”——他们“刨”能夺金取银,我“刨”是“夺命”,与死神争抢生命。

端午差点送了我的命。每到端午,便想起那场景,汗毛竖立,浑身电掣,腿肚打颤。

狗刨能救命。那年端午,我学会了狗刨……

 

                                  

                                           作于 2011·6·6· 端午节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