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庭 审 ·习作 (三)  

2011-07-10 10:11:29|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庭  审  ·习作  (三)

 

 

黄大能生就一张娃娃脸,气死了还是那张漾着笑的娃娃脸,锐利的目光深藏在镜片后,让人不易察觉。

小二十年前,他任命助审员不几天就接到一案,他第一次驾驭庭审。调来不久的分管领导从门前路过,又折身返回,向他招手。他走出法庭,领导神情凝重,严肃指出:“审判台上不能面带笑容,嘻嘻哈哈是茶馆、酒桌。你去过火葬场吗?开庭要有悼念仪式、瞻仰仪容那副神情。”黄大能说他去过火葬场,参加过悼念,都是这副表情,没有嘻哈。“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也许我白内障看不清,你好自为之。”领导甩下这句话,就连走带跑奔了卫生间。

事隔多日,黄大能还念念不忘领导撒尿前的那句话。他想不通,法官也有情与欲,好与恶,没有笑容,家乡的戴老爷子能完成一笔笔交易么?那天开庭他真的没带笑容。这位领导在民政局任职时就分管社会事务业务,对火葬场工作相当熟悉。县里的大小官员推进大炉子前,他都亲赴现场亲自指导,亲自追悼、缅怀,练就了那副严峻表情。他想去解释,又觉着贸然 和无聊:解释什么?自己生来就娃娃脸, 说不定被笑话为笑面虎呢,他能跟领导计较吗!麻雀比燕子就是低个档次,燕子飞高飞低还是晴雨表呢,他黄大能生来就是麻雀命。

跟交易行戴老狗一样,黄大能带着那张无法改变的娃娃脸在当事人间穿梭,说着“这猪条形好,喂得饱。”“猪没阉割干净,会跑栏配窝,能吃人”之类的话吓唬双方。黄大能把原告张千良夫妇叫到接待室,推心置腹,晓之以理:帽子不能高于一尺,利息要让步,铁箍紧了水桶会爆裂。你说他有钱不想给,得拿出证据。判决限他一月给付,到期不给就移送执行,你还得预付执行费,执行也不是万能。狗没套着,反被夺去了绳子的教训不计其数。银行都有烂账,你几万块算甚?总不能将他住房抵偿给你吧!那又制造了新的不和谐。被告不是我亲戚,我不会偏向他。能搞回本金,稍微补偿一点利息就万幸了,比打水漂强。一席话说的夫妻俩神情紧张,不一会就连连点头,茅塞顿开:“大主你做,听你安排,急等用钱呢。”

稳住了一头,这单“买卖”算完成了一半。黄大能长舒一口气,俨然一副胜利者的表情:老家宅子风水好啊,要不是交易行启发,七年的高等教育绝没有如此丰富的知识,戴老爷子是他的启蒙恩师再恰当不过。

被告王福耐不住性子,打来电话,约请黄大能晚上坐坐,黄大能满口答应。这不叫不廉政,也不是好吃好喝,更不属“大檐帽两头翘”的性质,吃是工作,为了息事宁人,构建和谐。三人一个包间,气氛和谐。王福夫妻频频敬酒,黄大能屡屡端杯回敬。一瓶酒眼看见了底,黄大能扯上正题:听我的没错。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被媒体曝光不诚信损失就大了。什么叫死猪不怕开水烫,唵?那是无儿无女,不顾脸面的人。道上混能抹下那个脸面?能不为儿女们想想?司法机关能轻易放过一个老赖?黄大能觉得这话要比戴老狗的“猪跑栏,能吃人”更吓人,更能拿住人心。王福低下头,不吃也不喝,没了先前的神采。他老婆直愣愣的眼神勾着黄大能,能从他脸上找到解决难题的稻草似的。黄大能说,他可以做工作,减去部分利息,下欠款两月内清偿。

酒继续喝着。王福夫妻不再称呼他黄法官,而是“兄弟”了。

黄大能心里有数,这起案件将很快调解结案。

槐荫树下,每谈妥一笔交易,戴老狗总嘻嘻一笑,“呸”地一声,啐口唾沫在手心,两手搓搓,一把薅住猪腿,趁猪扭动的档儿就势掼倒在地,麻利地捆起四蹄,秤钩往绳头间一挂,买卖双方眼尖手快,将木棒迅速插进秤杆上的铁丝环,猪高高抬起,张开大嘴嚎叫着,挣扎着。它熟悉交易行,更熟悉那杆秤,就是这杆秤将它母子分离,改变了家主人的。抖动的秤杆横担在戴老狗胸前,秤砣上粗粗的麻绳在密密麻麻的秤杆小星间小心翼翼地摞动着。

买卖双方屏住呼吸,几双眼睛都不约而同地盯在秤星间的麻绳上。麻绳往秤星里摞,秤杆就向上翘,买主满意;朝星外摞,秤杆平平的,甚至向下斜,卖主就沾巧。秤杆翘高了,会打掉掌秤人的下巴,秤杆压得过低,秤砣掉下来会砸断脚筋的。秤星间,麻绳摞动丝毫都是钱,关系着双方利益。戴老狗心里有数,能端平这瓢水。买卖双方却忽视了一个细节:小辫似的粗绳,能挤占两个秤星位置。大秤没有两,最小单位是斤。一个星表示一斤,并排两个星表示十斤,并排三个星表示五十斤……。挂在秤杆上的那根粗绳停留在的刻度,可算作星里重量,也可算作星外重量,就看哪一方跟他关系亲疏远近而定。收了行佣,这宗买卖便告结束。水牛、骡马买卖则不动秤,也没有这大秤,论骨架和牙口。每个集市,在戴老狗主持下,在他满嘴白沫的说道下,大量的牲畜完成了交易。 

如果说,这叫公平,公正,是以一方牺牲自己的合法利益为前提换取的“公平”与“公正”。这种牺牲是在天平下,在法官的主持下,一方无奈而作出的让步。这样的调解,虽然 没有判决那么刚性,没有让步余地,但调解中的让步是双方首肯,受法律保护的。这就是执法手段。这手段跟戴老狗树荫下的斡旋,两头串没甚区别。能弭平分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是手段,完美的手段,尽管这手段不一定那么公平、公正。这手段跟戴老狗树荫下斡旋,在买卖双方两头串没甚区别,他的那杆秤也不是准确无误,得到双方默认就是公平。交易行里每一笔交易的完成,都有合理的让步。让步能使双方接受,就是公平。调解能使双方接受,息诉宁人就是公平,判决似乎公正,但常常引起上诉或上访。判决的执法方式似乎又隐含着不公。唯有调解才能形成让步,没有让步就谈不拢交易,就没有了和谐,也就失去了交易行存在的价值。老槐树上钉着的那块被风雨洗刷模糊的“公平交易”字样的木牌,就是给买卖双方的一粒定心丸,也是时刻提醒戴老狗的安民告示。

被告王福赢了,赢了一万多块;原告输了,输了钱,也输去了理。原告自愿服输,输的口服心服。被告的赢,就赢在赖皮上,若想赢得官司,赢得利益,就得先装皮厚,耍耍无赖,调解总有让步的,不让步就无所谓调解。

不几天被告王福给法院送来门板大的一面锦旗,两行黄色大字很醒目:“能调当调,调不伤和气,双方言和,人民拥护;当判不判,判有损颜面,上访缠诉,劳民伤财。”一阵鞭炮过后,王福又是递烟,又是握手,应接不暇。党组成员喜形于色,分管院长心花怒放,握着王福的手一个劲地抖动,完全没有悼念仪式的神情。其他成员等的不耐烦,手干脆伸向颈项后的“老鼠窝”挠起痒痒。这不是锦旗,是来自百姓的口碑,更像一座牌坊,花钱买不来,这可是分管领导的荣誉。这些年,送旗匾的越来越少,也许,花钱买这玩意,还不如请几回客,送两条烟实惠,人性。

轮到黄大能握手了,党组们在分管领导率领下,鱼贯走进感应门,研究室两哥们捧着照相机、摄影机紧随其后,珍贵的镜头是光环,更是一页灿烂的历史,遗漏不得。黄大能转身望去,玻璃门内,分管院长正挥手招呼王福进屋呢,其他成员也嬉皮笑脸作陪衬。

 

                      作于 2011·7·10· 刚脱稿 待修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