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庭 审 ·习作 (二)  

2011-07-09 08:12:19|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庭  审  ·习作  (二)

 

 

慢工出细活,性急喝不得热茶。调解要像文火熬中药,耐得住性子。隔段时间不召见原告,也不理被告,给原告造成心理压力:法院不问事,这钱就烂了。找黑道讨债凑效,闯出纰漏他得担着,闹出人命他得坐牢。雇请那帮人,费用要高出诉讼费几百上千倍,他惹不起,还是白道放心。被告也得思忖一番:法院冷却不一定是好事,他们能关人、判人,还能枪毙人,难道没法子对付一个欠债不还的?!原告说被告有钱就是不愿还,看被告的穿戴和神情也不像潦倒落魄之人。调解能让被告心服口服,自觉履行,判决言辞激烈,语言带有强制性和恫吓力,但逾期不履行移送执行,强制执行又如何?不给钱,顶多司法拘留十五天,皮厚的人根本无所谓。法院的权力越来越受限。过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法院直接逮捕,直接定罪量刑,刑诉法修改后,构成此罪,法院抓不了,得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且有确凿证据证明被告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能掌握这些证据,法院就直接查封、扣押、划拨,还要公安插手!关人不是目的,当事人要的是欠款,而不是徒刑。想到这,他有点愤愤不平,凭什么给公安那么大权力,三年以下的“劳教”难道不是徒刑,不属于坐牢?那里没有高墙电网,人犯可以自由出入,干活也给付工钱?能结婚养子谈恋爱?公安能直接“判刑”,还无需检法两家插手,中国处处皆特色,特色俯拾皆是,一脚踢去满地滚。只能说明政府至上,政府和“司法”是供养关系。供养关系的形成就不再属于兄弟同辈关系,老子优于儿子的道理谁都清楚。

“调解能手”殊荣像紧箍咒,牢牢地套在黄大能头上。“调”虽说费工夫,花口舌,但工夫不值钱,口舌无破损;“判”快捷便当,文字犀利像檄文,能鞭挞,伸张,但论文般的判决书伤脑子。判决多了,年底这个殊荣就不会归他享有。大红证书事小,一千元奖金可是额外拾得的。因此,他要像厂商保持老字号品牌那样,将“能手”的光环永远普照在身。

这些天,黄大能丢下这起债务纠纷案,审理一宗赡养案,气得他鼻子流血。八十多岁的王老太状告三个儿子。王老太有三子一女。老大务农兼打工,条件尚好;老二泥瓦匠,收入不错;老三在工厂上班,双职工家庭;女儿出嫁。三个儿子在媳妇的干预下,一个瞟一个:老大不给生活费,老二凭什么给?老大老二不给,老三就更有不给的道理。长兄如父嘛。老大摆出理由:他吃的苦最多,对家庭贡献最大,过早地担起了父亲的责任,两个弟弟都是他协助母亲一手抚养大的。老二也有讲法:他结婚最迟,娶老婆未花家里分文,婚后就自建房屋搬出居住,未带走一根草,家里对他的支持,还不如姐姐当年嫁妆丰厚。老三随母一起生活,母亲最爱,倾斜最多。老三结婚迁出,土地赔偿款、农田补助款都被老三攫为己有,母亲理应归他赡养。老三更有推托理由: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弟弟看长兄,他们不赡养,小弟也不是冤大头。要放血,就三一三十一,出嫁的大姐也不能袖手旁观。母亲像球一样,被三个儿子踢来踢去,失去生活来源,只好在街头捡烂菜帮子,拾破烂。古时“割股啖母”,如今反过来,“割股啖子”,儿子遗弃“割股”的老母了。

半天的庭审,黄大能气的脸色发青,腮帮子鼓得老高,像塞进了一粒糖,牙齿咯嘣响。他举起法槌,狠狠砸下去,宣布休庭。那槌座发出的脆音振聋发聩,几个被告吓了一跳。他举槌砸向的不是法槌底座,像是三被告的脑袋。

黄大能边抽烟,边喝茶,边翻阅书籍。茶水太烫,他不停地摆动脑袋,聚拢嘴唇,小心翼翼地吹,小口抿。性子急是喝不得热茶的。他想单独找老太交谈,想挖出遗弃或虐待的线索,动员她撤去民事诉讼,提起刑事自诉,追究那三头猪的刑事责任。转而一想,还得请律师帮忙搜集证据,老太太能交得起律师费么!若构不成犯罪,刑庭不受理,又得重新提起民事诉讼。他不忍心让老人家如此折腾。黄大能横下一条心,拿出看家本领:调解。

梅雨季节,黄大能的心生霉似的,意乱心烦。要不是手中两个未结案件,他真想公休,回老家小镇回味当年。回味是黄大能的习惯。暑假的清晨,打开后门,麻雀、燕子成群,在槐树枝头蹦蹦跳跳,热热闹闹,给后院的牲畜交易行增添了喜庆景象。背猎枪似的,戴老狗的脊背上紧贴着大半人高的长杆秤,硕大的秤砣吊在胸前,打着张口在交易行出现了,紫赯色的脸上漾着温和的笑容。清早,他的嘴角两边没有白沫,是没开口说话的原因。两袋烟工夫,交易行就鸡鸣狗叫,人声鼎沸,一天的交易开始了。

买主看上了一头猪,便与牵猪人攀谈起来。猪喂的太饱,像母猪怀孕,四十块一石怎么样?卖主摇头晃脑,伸出五指:最少这个数,少一子不谈。买主怏怏地走了。“大哥,这猪条形好,回家三五月便成肥。”戴老狗尾随买主。“猪跟人不样,一吃一个饱,不会节衣缩食,你卖猪同样喂得饱饱的,喂饱压秤呢。”戴老狗寸步不让:“若真心买,我做工作。”那人点着头,转身随他身后。戴老狗摆摆手,要他原地不动,莫跟他。

“大哥,你猪喂得够饱的。猪没阉割干净呢……”戴老狗凑到牵猪人跟前小声唬起来。“谁说的?兽医能不负责任?”那人大声嚷着。“嘘,小声点。”戴老狗一个指头竖在嘴上:“毛主席教导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几人能做到,唵?人医开刀还将剪刀、镊子、纱布丢在病人肚里哩。”那人终于被唬住了,没再言语。见时机成熟,又赶紧补充着,“阉割不净,成熟后就跑栏配窝,关都关不住,能吃人呢!四十五一石算了。”那人瞪大眼睛,神情迷茫,耷下脑袋。戴老狗赶紧招手买主,进行三方会谈,接着,就过秤,兑款,收“行佣”。仅一袋烟工夫,便在树荫下完成了交易。他接过双方递来的烟,朝耳朵上一架,又转身另一笔交易……

每个集市,黄大能都悄悄地注视着戴老狗交易的情形。有他这张嘴斡旋,沟通,架桥铺路,世上只有玉帛,没有干戈,什么疑难都迎刃而解。

 

                 作于 2011·7·9·  刚脱稿  待修改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