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山里那夜(下)  

2012-12-17 23:41:47|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12月17日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   山里那夜

  

(下)大萝卜住在街后山沿边,几间草房孤零零的矗在山脚下,阵阵山风吹得房顶都抖动,屋檐下的马灯忽明忽暗,半截子高的围墙里,鸡舍猪圈和零散杂物依稀可见;院中有几颗果树,一只木梯靠在光秃秃的树干上,像秋季摘果子用的,几月没挪动过;两扇门虚掩着,褪了色的对联上,孩儿体的大字很醒目:“安定团结人狼和睦相处,缴枪缴械维护山区安宁”,横批“跟政府”——后面的字看不见了——横批一头耷拉在门头框下,在风中摆动。我不了解山里背景,对联上的意思不得而知,但能看出,他“嫁”到山里,变得温柔、听话,纯良民了。“大萝卜”外号,就是他性格真实写照。那年,村上要他父亲上缴“提留款”,他恁不让交,有纰漏他扛着。父亲背着儿子交了钱,他连夜跑到村长家,牛犊子似的身子压住村长,铁钳般大手掐着他脖子,吼道:“老子出钱让你们吃喝嫖赌啊!”又抬起膝盖顶住村长屁股:“乡长县长多收钱,老子照样打!”村长脸磕在桌上,双手被反剪,喘气都难。都知道这嫩头青不好惹,逼急了啥事都敢干,村长乖乖地吐出了钱。有人说他像“李自成”——大萝卜一个。“大萝卜”的绰号就这样“绰”开了。那年,他初中刚毕业。以后,村上有人跟干部较劲,就先找大萝卜商计,他不问原由,只要矛头指向干部,就两肋插刀。

人跟环境走,大萝卜变样了?

不速之客登临,大萝卜夫妇意外之中显出“富住深山有远亲”的激情,又烧了几道菜,妻子拉来两个孩子,一家四口与我共进晚餐。他一男一女,老大女孩九岁,老二男孩四岁,符合农村生育政策。两个孩子说话依依呀呀,有时就打手势,吃饭不用筷子——手抓,鼻涕口水伴着食物一同吃进嘴里。我知道是近亲结婚的后果。当地农村有姑表开亲,亲上加亲的传统。女人补贴娘家,男方资助父母,都不会引起纷争,夫妻吵翻了也不会打骂、闹离婚,舅舅或姑妈一到场,手心手背,血肉相连,天大矛盾都迎刃而解。我问大萝卜,领结婚证了?他说领了,他们是合法夫妻。他表妹在一旁甜甜地笑着。

我问:“政府怎么同意的?他们不审查?”

他说,“政府不问这个,交钱就登记发证。”

远处隐约听见几声狗吠。大萝卜说,山里狼多,饭后送我去旅社。“扛枪送我?”我说。他说,“早上缴了。”这时我才清楚他家春联的含义。

八十年代初,政府统一展开“缴枪”工作,猎枪、气枪,包括管制刀具——总之,具有杀伤力的器械统统上缴。打破头削破脑的冲突,顶多是拳脚加棍棒,很大程度上维护了人身安全。大萝卜说,山里人打架根本不会动刀动枪,可政府不放心,弄不好真的就冒出一帮“大萝卜”来。政府说要安定团结,文明祥和,建设美好山区,我们都缴了猎枪。野物进村骚扰、捕杀禽畜就用夹子打笼子套,对付狼,夹子不起作用,夹住一只腿,连夹子都能带走,走不脱的,就仰头嗥几声,一下能窜来一群狼营救,阵势强大,很恐怖。他一家住在山脚下,我不免担心起来,他说习惯了。

狼很灵性,报复心大。龙滩乡几乎家家禽畜都被野狼侵袭过,伤人事件也屡有发生,前些日子,一群孩子在村口玩,一个被狼咬伤,一个拖进了山里,遗骸都没找到。狼叼走了禽畜,没了猎枪,人跑不过狼,眼睁睁看着它们为非作歹,逍遥法外。村上家家都养狗,但只能传递狼来的信号,狗跟狼同属一个祖宗,狼没到就远远的叫几声,狼到跟前,摇着尾巴上前就亲吻,样子很亲密。村民就点火把,或用吓唬日本鬼子的办法,在铁桶里放鞭炮驱赶。乡干部说,狼是省级保护动物,猎杀不得,可饭店天天采购狼肉,说狼肉壮阳健体,增强骨骼,干部爱吃。

“食肉动物都凶残,”大萝卜说着就看看我,“干部都爱吃肉。我们老百姓永远是食草动物……”

当年“大萝卜”的血性已消磨得一干二净。

“汪汪汪……”,门前的狗突然狂叫起来,我心头一惊。大萝卜说,狼进村了,起身就取了扁担,我紧跟他跨出门外,他老婆随手关上大门。院门口,他家的狗摇头摆尾,跟另一只狗正交头接耳亲热着。大萝卜说这是狼,我不由得后退几步,缩到屋檐下。他横握扁担,顺着院墙根猫腰摸去,狼跟狗儿正亲密寻欢,“哇”地一声吼,若猛虎出山,扁担抡起就砍,正中狼腰上——“咹”地一声嗥,狼应声倒地,打了一个滚又纵身跃起,仰着脑袋冲天嗥叫,大萝卜又抡起扁担,狼眼珠子凸起,绿光闪闪,直向他扑来,我顺手抄起一根扫帚把儿。那狗真不省心,啥时候了,还跟狼搅合着。投鼠忌器。我管不了这些,一扫帚把儿抽去,狗“汪汪汪”地躲开了。狼一口咬着大萝卜的扁担头,他俩拔河似的对峙着,我的扫帚把儿接着抡过去……“嗷——”,院里又窜进几只狼,不好,援兵到了。像事先分过工,三只狼扑向他,两只狼对付我,我连连躲闪。五只狼将我俩团团围住——“快上梯子……”大萝卜吼着,就左劈右砍,开出一条血路。我撂下手中家伙,纵身越上了树边的梯子,两只狼穷追不舍。我双脚刚蹬上第二根档子,第三只狼就向我冲来,我前脚刚登着第三根档子,后脚怎么也提不起来——狼咬住了我的那只脚,我狠命一蹬,脚一提——脚出来了,鞋子被狼叼了去,裤管也扯去了半截。几只狼直起身,前爪扒在梯子上,嗷嗷地跟进,像要登梯,脚下,忽闪着一只只灯泡似的绿光……我快速闪过一个念头:死,已经不远了,成不了烈士,起码也因公殉职!求生本能,迸发出一股超然力量,我运足力气,飞身飙上了木梯顶端,死死地抱住枝干。追杀我的三只狼掉头又扑向大萝卜。他孤身奋战,寡不敌众,危在旦夕。我想呼救——野外,除了呼呼的风声和大萝卜拼命厮杀的“嘿哈”声伴着狼的“嗷嗷”声,四下乌灯瞎火,死一般寂静。大萝卜的扁担被两只狼死死咬住,那三只狼腾空而起,六只前爪如同六把利刃,闪电般刺去——惨不忍睹了!我两眼一闭,惊叫着,脑子一阵晕眩……

“砰——啪……”一串炮响,惊天动地,满山回荡。我猛地睁开眼——大萝卜老婆正将一只只点燃的大炮仗扔向窗外,狼掉头鼠窜。

我伸着脑袋呆呆地望着庭院中的大萝卜:一手杵扁担,一手向我招呼:“还不下来?想在树上过夜啊!”他理理衣衫,拍拍尘土,撂下扁担,“要有枪,还用得着它!”这哪是“人狼和睦相处”,分明是你死我活啊!看着他那副无所谓的神情,绝不像方才进行过一场腥风血雨的搏斗。当代活武松啊!

“你性格变了。”我说。

“人狼和睦相处,跟政府同心同德……”他淡然一笑——哦,他说的就是门头横批那句话吧!

此后,我再没去过龙滩乡,也没见过大萝卜。但,我时刻为他一家以及那里的山民担心:缴了枪械,村子安宁了么?人狼和睦相处了么?那里的干部是否改变了口味?还有大萝卜的两个孩子怎样了……

                                                  作于 2012·12·

2012年12月17日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