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 在“天堂”,您仍然当选  

2012-12-22 06:11:41|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在“天堂”,您仍然当选

                                                                ——缅怀已故检察长马恩伯

 

2012年12月20日,我永世难忘的日子——敬爱的马老头“归真”了。他丢下了和他朝夕相处的同仁、酒桌上经常开战的故友、小怂(长辈对晚辈的昵称),静静地走了。

风俗,还是遗嘱?马老头的家属不收礼金、花圈,凭吊者看望病人似的,带上鲜花略表寸心。

大院里,无数束鲜花整齐摆放,鲜艳夺目,芬芳吐艳。地方党政系统、机关团体、上级相关部门,以及生前友好,甚至敬佩马老头为人的贫民百姓,络绎不绝前来道别。干部去世的道别场景我见过不少,包括电视实况,马老头的人气绝对绝对!

蒐匿街后的清真寺那破落、低矮的两间瓦房,建国时就有了,所幸,城市改造忘却了它,危房整改也未排上号,马老头的棺木才有了临时停放的一席之地。劳累四十多年的老检察长安详静卧在玻璃棺内,头北足南,白布裹身,无法瞻仰到他遗容。一切按回民风俗,室内没有哭声。遵照习俗,我没有磕头,敬了三炷香,深深三鞠躬。我抬起头——马老头正冲我微笑。他面容清癯,和蔼可亲,炯炯有神的目光紧盯着我,似乎在说:我们再也喝不到酒了……灵柩前,遗像下,我驻足良久,眼圈湿润了——三十年里的往事如潮翻涌……

七十年代末,马老头重返法院。不几时就出任副院长,主持全盘工作。

八十年代初,“严打”(俗称“拉网”)和平反冤假错案工作全面启动。任务重,责任大,他手中的权力也是绝对的。然而,这位老政法更感到身上责任比天大。

为配合形势,上级下放审级权限,一审死刑审判权放到基层法院,可以说,他执掌着生杀予夺大权。那时,公诉案件中“流氓罪”居多,此罪处罚刑上限是死刑。流氓罪内容涵盖庞杂,调戏、猥亵、强买强卖、扰乱治安、打架斗殴等等,均可列入此罪;案犯的行为若引起民愤,判决结果可想而知。三次“拉网”,被关押的年轻人占绝大多数。马老头不跟风,实事求是,宽严相济,冷静处置。可杀可不杀的一律不杀,可判可不判的,一律予以宽大,让其回归社会,重新做人。“严打”期间,该院审判工作充分体现了教育、感化、挽救的人性化思路,社会效果明显。“严打”的情况下,他担当的风险可想而知。事实证明,马老头做对了——若把当年的案件拉回到今天审理,不堪想象。与此同时,历次政治运动中蒙冤的大批干部,在他和他领导的团队日以继夜的艰苦努力下,都及时落实了政策。那期间,省市媒体先后报道了马院长刚直不阿,秉公执法,廉洁奉公的事迹。

八十年代后期,马老头出任县检察院检察长。接着,两高院就开展了经济领域的“严打”斗争。他坚持实事求是不动摇,积极践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宽严相济理念。每起案件都慎之又慎,该起诉的起诉,可起诉可不起诉的,免诉,或撤销案件,同时发出司法建议,建议所在单位作出处理。他说:“执行上级指示,不可盲目跟风上,要结合实情,打防合一,惩教并举。建国以来,出现那多冤假错案就是盲目跟风所致。错杀人无法补救,错判给人带来的伤害亦难弥合。”在两院执政期间,他管理严格,每起案件力争精品。他业务精湛,法律条文和司法解释理解得精准无误,能不带出一流团队!

马老头讲原则,更重情义。从法院主持工作的副院长到检察长,依法严惩了犯罪,维护了一方平安,也教育挽救和感化了一批初犯、偶犯,更提拔了一批干部。有人表示感谢,他不收礼金,还给家人约法三章。按照当地人送礼习惯,一些部下只好“两瓶酒两条烟”略表心意了。后来,烟也戒了。他的几个子女,没有一个沾到他光,下岗的,失业的,自劳自吃的,买断工龄、提前内退的,他家全占了,亲朋好友都为他难过。老伴说,死老头子光管人家事,家事从不问,踢倒油瓶都不扶。他嘿嘿一笑:“五十年代的干部都这样。”

“马老头”的名儿,不光同龄人这样称呼,年轻干部也这样叫,后来满城叫开。年轻干警向他汇报工作,敲着门框,晚辈的口吻:“老头有空么?”他们倒像是领导,找老头儿谈话来了。马老头“嗯”着,就招呼他们坐下。

马老头个儿不高,身材瘦削,腰板直挺,眼神炯炯,走路轻盈、疾速,嗓音清脆,风趣健谈,说话、作报告神采熠熠,精神倍足。

老头儿爱喝酒,朋友、同事请他,都准时赶到。喝酒归喝酒,公事归公事,喝酒娱乐为主,不谈公事。谁业务生疏,就放假罚他学习,业务不过关,天天请他也没用。部下敬他一杯,他就回敬一杯,有时主动敬人。都知道老头子酒量好,小年轻们多次想打探老头子酒量,几人就轮番陪酒,他不喝“领导酒”,杯杯见底。喝不过他们,也不告饶,就划拳,几个嫩头青常被老头子几拳撂倒,举手告饶。“生姜还是老的辣啊!”老头子嘿嘿一笑,显出胜利者的得意。有几回我吐的两眼冒金花,恨不能“宣判”他以“拳”谋私,故意“伤害”,但更恨自己道行欠佳,力不胜任。马老太婆(对马老头老伴的称呼)经常取笑他:

“哪有你这样的检察长,分明是一帮哥们瞎起哄。”

“检察长就不能跟部下喝酒娱乐?高高在上,装模作样,鼻孔搭腔才是检察长?”他不以为然地说。

马老头在任时,他九十高龄的老娘还健在,外人不知道他母亲住在哪。白天他没时间,就早早晚晚步行去看望,亲自动手为老人打扫卫生,整理内务。孩子们说,奶奶的事无需他操心,他说,你们的孝心代替不了我的孝心,儿子归儿子,孙辈替代不了。老母亲走时,无声无息,无人知晓。

每年春节,老头儿也回请人家。孩子不在身边,没人当帮手,每天两桌人,老两口忙的满头是汗,浑身来劲。

九十年代初,马老头尚未到届,就主动申请辞去职务。有人劝他再坚持小半年到届再下。老头儿说,我不下,年轻人上不来,再熬几月有甚意思?车站等车滋味可不好受哟!

他提前退下了。每年春节,亲朋好友、老部下仍然去看望他,老两口锅上忙到锅下。在他家,酒不喝好是绝对走不出门的。

马老头走了,享年八十。

老人家慈祥的面容正对着我。我含泪的眼睛与他那双有神的目光紧紧相碰,似乎我们对面而坐——他想陪我一杯,我想敬他一杯那样。我暗暗说道,我们一定会相聚,那时,我一定把你撂倒,非让你举手告饶一回……

相处三十年,老人家可谓明德惟馨,一尘不染。他那心地无私,刚直坚毅,平易近人,高尚明亮的人品,是我们晚辈效仿的典范。

马老头走了——他去了“天堂”那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和那完美的品格永远深嵌在我心中。

老人家一路走好——假若“天堂”也需要司法机关规范秩序,您定会当选,您仍然是最称职的检察长!——人间需要公平正义和人性化,兴许,那边也离不开这些……

满眼鲜花,馨香扑鼻。陡然觉得,我是来探视病人的——马老头躺在病榻上,闭目养神——他太累了;一觉醒来,定会陪我喝酒,喝不过我,就划拳猜令,我酩酊大醉,于是,我“宣判”他以“拳”谋私,“故意伤害”,他眼珠子一瞪:“我说算,你说算?小怂!”

 

                                           作于 2012·12·22·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414)|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