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古 镇 (上)  

2012-02-19 20:50:39|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古   镇 (上)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古   镇    (习作)

 

上·小镇。古老。繁华。

它几县交界,商铺林立;靠长江,接中原。老人口传,曹操夺天下屯兵于此,后来便有了小镇。

农历二、五、七、十,是小镇集市日。十里八乡和邻县的买卖人一早赶来,半里长小街人声鼎沸,热气腾腾。

与其他集镇不同,司法机关向这儿伸出一条腿:“人民法庭”——专理民间纠纷。

早茶过后,大老憨反剪双手出门了。

“憨庭长早啊!”……

“不早,你早!”像到访的元首,他点头、挥手,笑脸回应着两旁的小贩们。摊位占道,就帮着摞摞。走到街尽头就折回北头家中,午饭时间也差不多了。

退休了,闲暇就多。每个集市,大老憨都南北转个来回,风雨无阻。

街道摊点没人规划,一切沿袭旧规矩。狭窄的街道,各色摊点摩肩接踵,一字儿排开。小百货摊在北头;瓜果蔬菜、肉蛋禽接龙往南伸;看相算命、祖传秘方、拔火罐儿、狗皮膏药、玩魔术、敲白糖、炸油货集中在街中段;南头是骡马生猪交易行。在家读书时,街道摊位就这样排序,半个多世纪没改变。绝迹多年的说书行当悄然复兴,沙哑的嗓子伴着沉闷的鼓声,传出书场,叫响半条街。老头们捧茶壶、揣口杯,三三两两鱼贯入场。

逛完南头,今儿没折返,径直去了法庭。退休半年,他第一次走进原单位。听说新庭长到任,得客套一下,也尽了地主之仪。

法庭在交易行后面,三十多年未摞窝儿。几年前,县院下拨经费,拆瓦房,建楼房。这是他一生的杰作,为单位流的最后一把汗。

想到“杰作”就窝火。拆房前,院领导委托他跟镇上先行协商,重新划地。镇长脸一沉:盖门面做生意啊?法庭就适合僻静,隐私案省得了回避,鬼都不去!一句话就封了他口。派出所也不经营,怎就建在大街上?还租出一间门面。不是私宅,干一届走人,哪个领导愿下深水征地皮?一到逢集,交易行驴吼马叫猪嚎啕,骚臭味熏得脑子胀。

背运啊!到法庭小三十年,干啥啥不顺,做啥啥不遂。建法庭,瓦匠是他找的,工钱最低。新院长来调研,说便宜没好货,“豆腐渣”就这样酿造的。大老憨说,我打赌质量可靠,不信,你来一次七级地震,倒了我赔。领导一言九鼎,出言吐语就是一帮人的行动,一跺脚整座大楼都晃动,他沉脸,全院鸦雀无声,像死了谁,整体默哀。他相信,领导一句话法庭就倒塌。

三秋季节,小瓦工回家收割,工地不能停工,大老憨亲自做小工。分管院长下乡喝酒路过,说他正事不做,斜事不少。正事是办案,可法庭收不到案件。没有案件就没有诉讼费,就影响到干部福利,不熊他熊谁?大老憨从不寻案源、找案办,总不能挑拨人家吵嘴打架、闹离婚,再唆使他们来诉讼吧!迫于压力,他转变思路,挖来一批债务纠纷,进入督促程序。发“支付令”,收费标准低,群众易接受。案件数上去了,可诉讼费上不去。按普通或简易程序,按标的交费,原告常常赢了官司,输了钱。移送执行,还得再次缴纳“执行费”。老百姓不知道执行阶段有个“终止”、“中止”程序。这程序很弹性,能打马虎眼,不负责的执行员能一推六二五,一纸裁定了事。官司两次付费,冤枉路跑多次,狗没套着,反夺去绳子,能不反感!县院哪年不终止、中止一批执行案件。债主们不信法院,也不信黑道,低价雇请老头老太太充当“执行员”。杵拐棍、揣农药瓶的老头老太太登门讨债,一进门三言两语就泛起白眼珠,嘴丫冒白沫,手抖脚颤,一副农药中毒模样。这招挺灵。人死家里不吉利,闹出命案难收场,赖皮们忍气吞声拿钱买安。法律缺失了规束力,就失去信任,社会就没了次序。家长龇牙咧嘴,跺脚咆哮,举起的“家法”就是落不下。几次下来,锻炼了孩子胆量,不再惧怕龇牙咧嘴假象和举在头顶的棍棒,甚至敢跟家长逞凶斗狠了。那些举手表决通过“终止”、“中止”程序法的代表们,一定没发生过经济纠纷,没当过“申请执行人”。

基层庭跟县院不同。农村有农村特点,家长里短,大纠小纷,诉外就可摆平。矛盾双方各退一步,气消、心平,恪守公序良俗,和睦相处,就是公正。大老憨不愿乡亲们花钱受折腾,按传统习惯登门劝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小镇上的公正,是他大老憨搅稀泥的又一杰作。

他祖籍小镇。因为办事公道,不贪小便宜,赢得了信任。他不愿为了领导的表扬、年底的荣誉证书、几百元的奖励、职级的攀爬和那诉讼费指标下套坑人,会被人挖了祖坟。

法庭像他承包了一样,三十年未摞窝儿。县要害部门,实行领导干部异地交流,他也身在要害,大小也算个领导,就无需回避、交流。为了孩子学习,他要求过进城,院长说,本地人在本地为官有甚不好?可以接受监督。领导嘴大,说什么都在理。儿孙自有儿孙福,就打消了进城的妄想。异地交流的干部,几个真心实意为百姓?他们抽好烟,喝好酒,花着公款心不疼。看顺眼的,就荣升一批,不如意的黯淡一拨。临走时,大车装,小车载,带着异地百姓的血汗、下属们的“孝心”,带着异性们的痴心与眷念,带着公款置办的家什,抬腿走人了。当地百姓谁知道他祖坟葬在个哪个牛B上,想挖,也找不到那地啊!这样的交流,跟运输有害物质啥区别?总有一天天崩地陷。

行行有私,行行有弊。内部管财管物的,刑庭掌刀把的,比其他庭室干部蹿升快,他们三头六臂四只眼?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痔疮不治,早迟肛瘘。大老憨咧着嘴,晃晃脑袋,这顽症不是自己所考虑,能医治的。

他原先的那间办公室门开着,门头上多了“庭长室”的小牌牌。三人两室,三六九分得很清。立了牌牌,办事的就不会摸错门、找错人。年轻人真肯动脑子。

“哟,大老憨驾到,有失远迎!”庭长小牛一把薅住他手,抖动着。“刚到不两月,没去拜访您老。”说着,就在案头翻找什么,“向你老人家汇报汇报啊?”他停住翻动的手,嬉皮笑脸。

大老憨知道他拿他开涮,“汇报”是虚晃一枪,听那“啊”声就不真心。一起共事时,他们相处很随便,他没有庭长架子。“折我阳寿喽!不在位,草民一个。我来看你,有空去北头坐坐,喝两杯。”

光阴快,没有小年轻们进步快。

十年前恍若昨天。小牛的父亲带他来报道,这孩子说话鼻子出音,浪声浪气,四六开的脑袋像抹了路面柏油,亮的刺眼。县里一边推行公务员招考,一边按“计划”分配,据说他赶上了分配的末班车。他父亲颈上的项链有狗链子粗,手上的戒指水桶箍似的,一看就是有钱的主。院长电话里说,给他派个小年轻加强力量。这多年,庭里正式干警就他一人,另两人是临时聘用的书记员和陪审员。院长说,聘用的书记员改作陪审员。庭里审案他很少组织合议庭,普通程序就请兄弟法庭来人配合,现在,合议庭终于转动起来。转动不两年,小牛上调了。他领着两“聘用”,继续守阵地,撑门面。

 

 

                                                作于 2012·2·19·            

                              

【原】 古   镇 (上)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古   镇 (上)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