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初 春  

2012-02-29 07:37:49|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初  春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初  春

 

 

年走节去。二拃脸和小富农结伴回乡探亲,说节前事务缠身。他俩同在省城。我们自小学一直到高中。

初春,不是雨就是雪,天寒地冻,包间春意盎然。二拃脸脱下皮草、皮靴,换上酒店的睡衣和一次性拖鞋。皮衣毛发金黄。省厅的掌门人,身上的皮毛绝对货真价实。

狼皮比狗皮昂贵、珍稀。“狼皮吧?”我往狠处猜。

“我?狼皮?”他指尖点着自己鼻梁,又指指皮衣:“甚水平!水獭猫皮!”他脸横长了,长短很均等。过去,他驴脸,狭窄、细长。同学拃开拇指、食指,在他脸上量量:乖乖,足有两拃长。“二拃脸”就这样叫开。小富农略显寒酸,羽绒服敞开,臃肿,邋遢,头发蓬松,不修边幅。

在家的时候,每年开春都雨雪连绵,泥泞路滑,屋檐下拖着长长的冰锥儿,北风呼呼,刮到脸上如同刀割。

新学年在初春。农历二月开学,又升了一个年级。

新年新景象。高中毕业班那年,我穿上了雨靴。膝盖下半截子油光锃亮,能照得见人影儿。

去冬滴雨未见,雨靴闲置。放学到家就迫不及待地穿上它,来回踱着步儿。边踱步边用力踩踩,软绵绵的。又翘起二郎腿:鞋底像麻子脸,胶皮钉密密麻麻,防滑的。雨靴很大,像两只船一前一后,走路不跟脚,趿拉趿拉的。母亲说我脚渐长,等两年正好,多揣几层鞋垫暖和。

雨雪天,路面乳胶一样粘稠。一脚踩下就陷个深坑儿,一不小心,脚出来了,鞋陷在淖泥里,拔出的鞋子拎在手上,只好单腿跳着走。好多人穿“木屐”。木木屐“工”字状,离地面四五寸高,鞋子踩在“工”字直梁上,细绳绑住鞋,踩高跷一样行走。木屐易折断,适合走近路。

班上同学没有雨靴,小“富农”脚上打着补丁的浅帮胶鞋,还是他哥穿小了赐予的。最可怜的要数“二拃脸”。他没有棉衣,上身很单薄,下身仅两条单裤,脚上没有鞋,裤管卷起,脚和腿杆沾满泥巴。

教室光线很暗,四处漏风。多数窗户没玻璃,就糊上报纸,报纸破了用稻草堵上。风从稻草报纸缝里灌入,瑟瑟发响,室内人直哆嗦。老师的手在颤抖,手指不停地舔着舌尖儿翻书,捏粉笔的手也不听使唤了,粉笔头儿不时掉落下来。“二拃脸”上牙直打下牙,两脚不停地搓动。脚上的干泥巴被他一层一层搓下来,脚面通红,但脸色青紫。我两脚揣在大船里,温暖如春。

下课了。同学们迅速离位,在狭小的空间蹦跳御寒,唯独“二拃脸”全神灌注扒在课桌前颤抖,僵硬的手指吃力地翻着书儿。大家劝他运动运动,他一阵摇头,说日子已到尽头,春来了,脸上就飘过一丝笑容。那笑似乎勉强,苦涩,随即又将苦涩敛到肉里。他那张二拃长的脸里潜藏着什么,谁也猜不透。脸都冻青了,却说春来了,痴人说梦么。也许,他说的春就在书本里,藏在他心里。二拃脸说这话的时候,“小富农”抢着附和道:“熬到头了,冬去春就来。”全班同学大眼瞪小眼,不知啥鸟语。

小富农和二拃脸等几个同学家在乡下,午餐自带。开饭时几人聚拢一起,相互交流着各自的菜肴。小富农家“富农”成分,家底厚实,大家的筷子就不约而同在他饭盒里交流。

那日放学,小富农掏出一包油乎乎的纸团,满桌喷香。猫遇着了腥儿,趋之若鹜聚到跟前:咸腊肉。“正宗野兔肉。”小富农乐滋滋地夸着,就率先撕下一块撂嘴里,嘴角流油,说话带香。“搞点酒来暖暖身啊?”他环顾一圈。也许,饿极,冻怂了,一圈人满口答应。小富农出去买酒了。大伙举着酒瓶依次儿吹。七两酒没了,又买回六两。二拃脸问,怎么不一斤一斤买?小富农说,一斤三两两次买,能占六厘钱巧呢!

国营商店公平买卖,四舍五入,四厘钱以下就让利顾客。八毛二一斤酒,一斤三两两次买,小富农计算的很到位。

兔子肉光了,一斤三两也光了。二拃脸放下裤管,又伏案去寻他的春了。

下午第一节是体育课。雨天操场不能运动,老师就讲解排球的基本规则。突然,“砰砰砰”一阵惊响,老师用篾尺直敲打讲台。我回头望去,后面五六个同学正爬桌上睡觉,二拃脸竟然打起呼噜。

“体育课不重要是吧?”老师走下讲台。“喝酒了?”他闻到了酒味,举起篾尺:“老子叫你喝猫尿……”二拃脸从睡梦中惊醒,双手捂着脑袋,“哎哟”不迭。老师仍不解恨,罚喝猫尿的顺操场跑三圈,他在室内吹哨子、喊口令,遥控指挥。操场上,那几个晕晕乎乎,跌跌撞撞。小富农的胶鞋陷进烂泥里,弯腰去拔,后面那个一头撞去,两人倒地滚在一起,泥猴似的。光着脚的二拃脸发挥了优势,虎虎生风,很麻利就跑完了三圈,一把抱住篮球架呕吐起来……

二拃脸说对了,春天真的来了。十年文革终到尽头。

贫寒砺志,严寒怀春,心藏宏伟。小富农一举成名,博士毕业留校任教。二拃脸当完了孙子作儿子,亦步亦趋,终于爬到了他人生最绚丽的春天。我懒洋洋地陶醉在船大的雨靴里,衣食无忧,冷暖无虑,安然度日,不思进取,蹉跎时光,自然眼中无前景,心中无春意。

同学聚会,“喝猫尿”、“跑操场”我不得不说。二拃脸想起了什么:“哎,那年的兔子肉怎么酸溜溜的?”小富农噗嗤一笑:“兔肉?是猫肉。死猫没舍得扔,扒皮剖肚就腌了。”二拃脸触电似地窜起,捂嘴冲向屋角,抱着废物桶哇哇吐起来。边吐边骂小富农为富不仁,草菅人命。那情景简直就是他当年抱着篮球架的实况复制。

 “猪肉一斤七毛三,兔子一只一块七,谁舍得吃?”小富农咧开嘴:“猫肉后劲大,要不能有你今天?”

 

                                          作于 2012·2·29·

 

【原】 初  春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09)|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