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 春 宵 (上)  

2012-03-27 12:42:28|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2年03月27日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原】   春  宵  (上)

 

 

雨潇潇,风似剪,天乌蒙。

下午放学,饥肠辘辘。同学盛情,我迫不及待跟他走了。

大地返青,万物苏醒,绿柳摇曳,清波荡漾,却引不起我丝毫春意。

惊蛰过后,牛鬼蛇神纷纷出洞闹春了。这季节,这天气阴气上升,外出人不经意就瘸了腿,歪了颈子,斜了嘴,老人说是阴风打的,神汉巫婆满村子乱窜。每到春季,母亲就不许我出门。今儿例外:张二春相邀。他哥张大春婚礼刚结束,剩菜多,倒了喂猪可惜。

泥泞的小路上,张二春诗情迸发:

“啊,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说着,就扭头看着我,脸上飘过一丝儿佞笑。

东风拂面,细雨飘零。我躲他伞下、藏他身后,仍瑟瑟发抖,吃力地摞动着碎步。

“岂止春眠不觉晓?不是闹铃按时打鸣,四季我都不觉晓。”我附和着。

“你懂个鸟!春上跟那三季不同……”他笑里潜藏着神秘,话里隐含着什么——不可告人。

饥饿和婚宴剩下的鸡鸭鱼肉刺激着,就不觉加快了脚步。

过了一片坟地,张二春家庄子就在眼前:密匝的嫩绿里显现着一排排土坯墙茅草屋。每家每户的土墙上,都挖了若干个高矮不等,只能探出脑袋的圆洞。这种能透气,又透光,鸡猫狗种可随时出入的墙洞,当地人叫作窗洞。

张二春家四间茅屋。东西两头是房,两间堂屋敞开,客厅、厨房和张二春的床铺都安在这里。

堂屋阴森。房梁、屋椽、芦席被烟熏得墨黑,仿佛踏进一口黑漆涂刷的大棺材。香案上方一幅大红“囍”字冲淡了我心头的压抑。“囍”子一侧贴着钟馗捉鬼年画:钟馗龇牙咧嘴,怒发冲冠,钢刀嚯嚯,一手还捏着一具披头散发、气息奄奄、遍体是伤,鲜血淋淋的魔鬼,又增添了我几分恐怖;另一侧贴着熏得发黑的“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最高指示。“指示”的年代已是过去时,但驱走了我迷信心理的阴霾,感受到了现在进行时的唯物与无神。

家里来客,新婚嫂子提前掌灯。新娘从里间走出,大红夹袄丰姿冶丽,灯光映照,越发水媚。我眼睛一亮:嫂子花信年华,雍容雅步,清眸流盼姿色天然,简直燕妒莺惭,寥若晨星。

 “你真福气!”我捣捣张二春,凑他耳旁赞许着。

“我哥老婆,我福气啥?”他眼珠晶亮,贼似的在嫂子身上快速掠过。

墙洞袭来一阵寒风,灯火熄灭,嫂子又划火点燃。划火的刹那,乳峰在嫂子紧身的夹袄里弹动,风娇水媚。张二春抓起棉衣堵住了床头的墙洞。

菜很丰盛,八仙桌上碗碟重叠架起。初中三年我还是第一次喝酒。我快速尝遍每一道菜,盘盘有酒味,好多菜都不是原版:鸡翅、鸭颈、鹅脑袋拼凑一盘;猪蹄爪、猪排骨,还有少量的猪肝、猪大肠凑一盘……我不计较这些。在家时,这种合并同类项式的剩菜拼盘也常有。唯独那盘大蒜炒猪腰是新菜,新娘伸手拖到丈夫面前,秋水漪涟,百媚丛生:“吃!”张二春瞟了瞟哥嫂,就给我夹菜、斟酒。他父母很热情,劝我跟在家一样,尽情尽兴地吃喝。一瓶酒将尽,我不想再喝。张二春看看我,又看看墙上的画:“没见过啊?我们村家家都有这画,辟邪的。”我眼光从钟馗手里移到了桌上:大蒜炒猪腰已露出碟底。“汤也补养。”嫂子端起那只盘子,汤汤水水一同倒进丈夫的饭碗里。张二春看着我,嘿嘿一笑道:“酒没喝好,菜不对味,饭得吃饱啊!”

我脚朝东头朝西躺下。床头紧挨著被堵上的那个窗洞。黑色棉衣散发出潮湿的骚腥味。拔了它,灌进凉风会感冒。骚腥就骚腥吧,便面朝南侧身睡去。

张二春很另类,光着身子睡,要我也那样 。我说,脱衣睡难过。两个同性光身裸体在一床,比两个不同性别的同床共眠更戳眼。

不一会,脚那头响起了张二春父母的鼾声,俩老人进入了梦乡;头这边,新房的八字梁上,传来架子床的吱呀声和女人的阵阵轻吟。吟声缱绻缠绵,似幼儿哺乳消解饥渴发出的欣慰般的哼呀,又似沉湎于痛苦的煎熬之中……宛若一支春宵交响曲在堂屋回荡,绕梁不绝。

“猪腰子得劲了!”脚那头,张二春又嘀咕起来:“睡觉也不让人安分。”他蹬蹬我,“你别管,睡觉。”他侧身的刹那,我感觉,猪蹄子似的硬梆梆的肉体碰了我。长我两岁的他,已过了束发年段。

新房的春宵曲,火一样激烈,水一样潺潺。张二春直埋怨:“只顾自个儿挖洞,不问人家感受……”听那瓮声瓮气声,他已蒙头盖脸钻进被窝了,倒有点儿“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意味。

 

                                                                 作于 2012·3·27· 待修改

 
 

【原】 春  宵 (上)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2012年03月27日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2012年03月27日 - 皖东公公 - 皖东公公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