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老家的冬与夏(上)  

2012-09-06 18:40:28|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老家的夏天 - 无语 - 无语的博客

                                                     

                                                           【原】   老家的冬与夏

                                                                            (2012·9·6)

 

(上)古镇有多老,谁也说不清。有人说汉代建制,有人毫不吝啬地伸出一块大巴掌,晃晃说:起码一划数——五千年那!更有人仰天,呛着白眼,大胆海侃着:女娲补天那会就在了。——再老,它也名不经传。

我的老家就在这个名不经传的古镇上。

虚岁十八我离开家乡,就很少回去。过去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老人和亲友大多殁于人世,老家已举目无亲,亦无多少牵挂。去,也没多少热乎气,——除了讨一口水喝,喝酒必须亲自下馆子,亲自买单。姓名总不能写在脸上吧!不提起我的名字,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多半不认识我;不提起他们的父辈,后生们我也对不上号。住了几代人的、我家那栋老宅已面目全非。我不是名流,谁给我修缮故居?谁去观瞻?!望着原本人气鼎盛,晚晴时期曾爷爷修建的那幢老宅,蒿草丛生,破败不堪的惨象,就不是滋味。因此,去一次心酸一次,便发誓不去或少去。

然而,家乡的一切刻骨铭心。每逢季节变更,就想到了老家,儿时的情景炒豆子似的蹦了出来,历历在目。印象最深的,要数极度的严寒和极致的酷暑。

老家的冬天冷得要命,出门如厕,甚至会冻掉屁股,落下小鸡鸡。门外大雪飘飞,满世界素裹银装。家家户户的房顶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雪,一排排冰锥阵容俨然,倒挂在屋檐下,个儿高的人,出门进门,一不留神会被划伤皮肤,刺破脑袋。

全家人围在火盆前,爷爷和父亲筹划着家事;母亲手中的银针磨刀似的往头皮上擦,密密麻麻的针线布满了鞋底;奶奶神情专注,在火盆里给花生、板栗、山芋翻着身儿,烤熟了,就掰开皮壳,在嘴前吹吹气,往我嘴里送。火盆边放着一只盛满了水的搪瓷缸,用来蒸发水汽,防止皮肤干燥皲裂。说到什么事时,奶奶和母亲就插上一句,随后,就发出一阵笑声。木炭迸出串串火星,绿茵茵的火苗窜动着,搪瓷缸里蒸发的水雾轻盈地散开,洒向每张豫色的脸庞,飘向雕梁画栋的堂屋……

雪越下越大。爷爷拉下门闩,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片片“鹅毛”飘进来。眼前,西山宛若一条沉睡的银色巨蟒,懒洋洋的身子自南向北蜿蜒而去,更像一道支挺着小镇躯体的巍峨彪悍的刚性骨架。……

“瑞雪兆丰年那,”爷爷捋着山羊胡,摘下老头帽儿,嘴里哈着热气,感喟道:“明年公社又是一个丰收年!”

土墙,树棍和毛竹作檩条的人家,便早早起来,在长长的竹竿顶端横绑着一只木片,将积雪一层层地往下扒。戴着猪耳帽的孩子们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满脸通红,“猪耳朵”两边直扇。

“人命关天呢!”爷爷手一划,就命他的几个侄儿(我的亲堂叔)帮着缺少男丁的人家去扒雪。三个叔叔扛着竹竿满街跑。不指挥他们做点公益,一定下池塘溜冰、上山捉野兔,或者围着我爷爷,要他讲述当年在旧政府供职的往事。都啥年月了?政治运动接二连三,如火如荼,还敢提那档子事!爷爷捋着胡须说,“旧事莫提。”父亲哈哈一笑:“好汉不提当年勇咯!”

三个叔叔就住在我家东西两侧。每天,我家锅盖一开,他们就闻到了香味,拿碗就盛,一人一方,埋头就吃。叔叔们正值猗郁年华,每人一扛就三大碗,比在自家都自如,撵都撵不走。爷爷一边小酌,一边用筷尖点着他们:“没人跟你们抢,慢慢吃!”

扒完了雪,三弟兄头上冒着热气,气喘吁吁地踏进我家,像从战场归来的勇士,一副邀功请赏模样。未等他们张口,爷爷笑盈盈地从里屋出来,胸前抱着那坛浸泡多年、黄里透红、扯着藕丝的老陈酿。

“雪扒完了?”

几个叔叔神情夔夔,面色懔惧,支支吾吾。

“没扒完,饭后接着扒,房倒屋塌要人命的!”说着,就将酒坛子放到桌上,香味四溢。三兄弟舌头舔着两片嘴唇,受宠若惊,垂涎欲滴……

每顿饭,我家桌前都围满了人,街坊四邻端着饭碗来串门。奶奶和母亲很自觉地坐到矮凳上。来人都大大方方地坐到八仙桌前,两脚自然就翘向桌下的火盆沿上,兴会淋漓,边吃边说。

每顿饭,奶奶都烧好几道菜,一家人吃不完,但也不会留作下顿。尽管不是什么好菜,但有味,——荤油重,街坊们爱吃。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去,农村元气尚未恢复,人们肚里需要的就是油水。

“风生白下千林暗,雾塞苍天百卉殚。”望着街坊们碗里的五谷杂粮,爷爷神情凝重,银须抖动着:“‘愿乞画家新意匠,只研朱墨作春山。’否极泰来,好日子不远喽!”……  爷爷说的好多人听不懂,但脸上是漾着笑的。

爷爷和父亲头上各戴一顶“顽干”(旧政府官员)的不光彩帽子。可街坊们并没有跟我家划清界线。不同阵营的两个阶级每天围在一起,同桌吃饭,同盆取暖,谈天说地,笑语不断,水火相容。

 

                                                        (  待 续 )      待修改

 

【原】老家的夏天 - 无语 - 无语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7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