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 秋天来了  

2012-10-19 22:21:28|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  秋天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      秋天来了

 

               

秋雨,淅淅沥沥,似轻轻弹奏的晨曲,婉约低回,丝丝凉气轻柔拂面。细雨纷纷扬扬飘洒在花木间,不时落下几片碎叶,花草依约很宁静,显得比春夏更蓊郁、丰满,更艳丽、明悟了——庭院悄悄塞入了秋声。

秋,总让人想起蓝天明净高爽,白云浅淡悠闲,荷红映日,穗实累累的姝美景象,不禁情悦神爽心陶醉了。

秋,四季必经节庚,同春天一样短暂,稍纵即逝。

“人生如四季啊!”蓦然,就想起了叔叔当年的警示。

人生韶华之年正像四季之首,岁末严冬,亦如人们走过少年和中年,进入耄耋残年。人生如一年,一年有四季;一年短暂,人生亦短暂;不同的是,四季年年有,而人生四季仅一次。

叔叔的人生四季里,充满了神秘与好奇。有过七彩烂漫,亦有过雪月风霜。因此,对我的人生季节格外关注,不时鼓励、鞭策,及时校正我的人生航向。

早年,叔叔每年回来两次:清明扫墓祭祖,中秋替代春节,看望哥嫂,小住几日。

祭祖的路上,原野五彩缤纷,满眼春光,牛耕、劳作一片繁忙。他那张“字典”似的,刻着古板、庄重、正统的方脸上,仿佛也漾起一缕春光。18岁那年,他考入“宪兵”学校,后在“国都”供职。软底皮鞋,一身戎装,温文尔雅,英姿焕发,猩红的木地板上倒映着他那器宇轩昂——“戊辰”年龄段特有的神韵与风采……说起这些,他脸上闪灼着兴奋的光芒,眼睛里似乎又深藏着什么。他的“四季”里,谈的最多的是“春”,很少涉及“秋”,而我恰恰喜欢他那段“秋”的神秘与收获。他三言两语就闪烁过去。南京解放,他被安置到福州军区政治部歌舞团……他扮演的“大春”与“白毛女”相聚的那幅剧照,仍挂在堂屋迎门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字典”上飞扬着神采,难以掩饰的愉悦。

叔叔的“春”让我惊讶,更令我远而敬之。“头悬梁,针刺股”般苦读,非常人所能接受。伴着艰辛,他走过了童年,走出了家乡。

“你正‘束发’年华,四季之首啊,”他一本正经地说。“‘丁卯’之时,万物丁壮,冒地而出——”他眼里闪着火花,神情凛然。“包括你的父亲,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荒度青春对不起祖宗啊!”叔叔用干支喻作人生四季,促我憬悟,逼我发愤,莫愧祖宗,苦心一片!

叔叔看重秋。春的付出都为秋作铺垫。因为,秋是人生的制高点,过了秋便是残冬,人生的尾声了。

叔叔的人生之秋苦乐参半,寒暑相随。转业后,被分到外地教书。十年动乱,人家不提他后一段“大春”的风采、革命军人的荣耀,单挑“宪兵”那档子事。艰辛的付出,竟换来如此惨烈之秋,他绝望了。押往“劳教”的途中,跳江自杀被人捞起,又多了个“畏罪自杀”罪名。“改造”生涯伴他大半个人生之秋。我不禁为“秋”而遗憾,不正是“春”的艰辛苦读致害,才落此残秋吗?他不觉后悔。

“人生之秋,‘辛酉’之时,万物初新皆收成。春不流汗,秋将颗粒无收。”士不可不弘毅。他鼓励我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学高尔基笔下的“海燕”,秉“夸父逐日”、“精卫填海”意志……

在我心中,叔叔的话、叔叔的形象成了“黄钟大吕”,高大庄严,振聋发聩。从他脸上,我能读出的只是“字典”一样的神情——除了庄重,便是古板,很难体味到老牛舐犊般的深情,血缘亲情所寄予的爱心与厚望。每次回来,都捎回一些名著,予我“春补”,促我发奋,盼我成才。我似乎背负了一笔沉重的宿债,便悄悄起誓:永不漫漶,永不懈怠。看我颔首,就又敦促道:“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啊!”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道理谁都懂。血缘一脉相承,但人生观不尽相同。我也有我的人生哲学。我相信“快乐是神圣生命的启始和终结。”这句名言。

那年回来,他似乎看出了什么,吁叹一声:“肥田收瘪稻啊!”

此后多年,他没再回来。

叔叔一语成谶,遡料应验了。

我的人生之秋果真惨淡,颗粒无收。但我所经历的季节,可谓春安,夏泰——既未流汗,亦无艰辛可言,“惨淡”、“瘪稻”,理所当然,我不觉懊悔。

老人家离休后,见到我就说,“伊壁鸠鲁的生存伦理你传承光大的很到位啊!”“字典”上目光炯炯。“荒春,秋不收,人生快乐何在?”

我即使付出了“春辛”,可血液里流淌的那与生俱来的“不折腰”的倔犟,不阿谀迎合,趋炎附势的古怪病,能改变吗?光彩、丰腴的收成能无故降临我身吗?虽然人生欠收,但没给祖宗丢分,不也勰和、光鲜么?从叔叔的“春秋”里,我憬悟了什么,对伊壁鸠鲁的“快乐”人生哲学便生了朦胧兴趣。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春的努力,说不准给自己头上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呢!”我心安理得地说。“四季吉祥,一生安稳,不也是一种快乐、福分吗?我不在意这些。”叔叔没再说下去。少顷,“字典”上显出些微哂笑。也许,他已悟到,若不是春的那番努力,就不会背负上那段不“雅观”的履历,“秋”的历史将被改写——这便是他不愿谈他人生之秋的秘密所在。

我羡慕秋——羡慕别人的艰辛付出;我赞赏秋——赞赏别人喜获了收成。我不后悔虚度了“春”——我不欠收,难能衬托出他人丰盈;人世间若少了黯淡,还有光明鲜亮可言可羡么?

秋天来了,我的人生之秋也来了——越过短秋,便是垂暮,隆冬。

“春安,夏泰,秋吉,冬祥……”我默默吟诵着。

 

                                                作于 2012·10·20·                                        

                                                                                                                                                                

【原】  秋天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