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深 秋  

2013-12-20 21:48:27|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深  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深 秋

 

 

陡然觉得,今年天气很反常:秋季特别长。进入农历冬月,相距不远的冀鲁地区已大雪飘飞,我们这却秋意缱绻,仿佛地球的切线在这里绊足搁浅。纤无点云、一碧如洗的蓝天上,红日高照,澄澈的河面浮光耀金,琤瑽的流水,似金波银浪,流畅圆转房前屋后;微风拂煦,周遭景致一抹苍绿。虽然,不像春天那般红花著梢,芬芳怡人,也没有夏日浓艳丽彩般敷饰点缀,但路边道周、房前屋后,目之所及,皆生机盎然。叫不出名儿的花草赓续舒青吐绿,仿若对明天充满了信心;繁茂的枝叶间偶尔有的地方露出稀疏,有些叶儿颜色稍退、微卷,却依旧展露出旺盛活力。嫣红的霞光里,数不清的小飞虫嘤嘤嗡嗡,形成一片片小黑云,——它们喜欢在这个时候坌集成群,深秋美景对它们也有浓厚兴趣给秋色添加了动感和活的气息。地里庄稼早归仓,用丰腴安闲形容这个季节,最恰当不过。因为,春的盎然蓬勃,秋的时光落下完美的注脚!难怪,王疯子当年那么赞、迷恋秋!

岁月不饶人,季节不饶景。为期不远的风雪将随时伴着冷空气南下,眼前一切,瞬间枯萎凋零。我小心翼翼地在树下行走、花木间漫步,甚至打个喷嚏都扭头捂嘴,生怕俯仰之间弄下几片叶儿,——绚烂的秋色陡成衰草残茎的冬景,——多么可惜!深秋的景象好像一件值得玩味的精美、易碎的器皿!徜徉在“器皿”世界,我猛然发现,自己竟也到了王疯子当年那个年纪——人生之秋了。不觉就想到了他说的,“秋离冬很近,眨眼即到”,想到了“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耳顺”的格言。我喜欢秋天,更羡慕王疯子安享那个“”。可自然规律无法抗拒冬日终归如期来到,人生终归走向老迈,而且,就在眼前,马上,马上!

“一年四季,四季轮流转,人生的四季不可转。”王疯子说这话的时候,正逢他45岁生日。他说他自此进入“人生之秋”。我觉得他的“秋天”是那么漫长,那么潇洒,——我在家那多年,他都是那副模样、那副神情,不管月圆月缺,一年四季,紫砂茶壶都捧在手中,举在嘴边,时不时地发出一阵溜溜”的汲水声,那声音很流畅,心情不好或不是这个季节的人,壶中绝不会有那般悦耳的声响;一字胡镶在厚厚的唇上,增添几许恬静、安详与智慧。他似乎没有烦恼,悲喜不惊,额头和眼角处的皱纹,——我从小学看到中学,还是那么多,漫长的“秋季”好像定格在他那张肉嘟嘟的、总漾着笑的、白净的大脸上。

“王疯子”雅号,是唐山大地震那年绰上的。

王疯子是供销社采购,见多识广,能说会道。我有事没事,爱去街对面他家,听他说四季论人生道短长。采购员工作很清闲,柜台缺货,就去城里采购,押货回来就在家歇闲。夏日,他摇着扇子纳凉;冬天卧床,三餐在床头,尿壶放床边。中晚两餐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小酌,老婆坐床沿静静地看着他吃,温情地听着他说。啜一口酒,就舔一下咸鸭头,时候差不多了,举起酒壶在耳边晃晃,没了响声,空酒壶递给老婆,瞅瞅鸭头,找一处好下口的地方啃起来。那天午饭后,我进他房间,他正坐床尿尿。被窝里的那只手抖了又抖,说:“男人到时候都这样,滴滴答答尿不尽呢!”侧身放下尿壶,“人到了生命的秋天,才知道生命的可贵,千万莫虚度啊!我这肋骨……”他眼里夹着哀伤,继而又闪出兴奋,“天不绝我啊!”就是这年秋,他折了两根肋骨,也绰上了“王疯子”雅号。

唐山大地震刚过,他去城里采购。城里人给地震吓傻、搞惊了。都说:“唐山震了,我们早晚也得震。地图上就两粒米长距离地域相连,龙脉相通。”有人说的更精准:某日某时就要地震。的人杯弓蛇影,草木皆兵。那时,人很淳朴,说什么听信什么。养禽畜的人家生怕吃不上,提前动手宰杀。各单位也安排人拎着铜锣昼夜值班,一只铜锣敲响,全城响声一片——说明地震来了。晚饭后,王疯子刚坐进木盆洗澡,突然,楼下响起了一串零碎的锣声,——“嘡嘡嘡”……顷刻,全城锣声四起,他住在的那家旅社楼顶上也拉响了防空警报一犬吠形百犬吠声。全城沸反盈天,鸡飞狗跳。“不好!”他第一反应:“大地震来了!”不容多想,逃命要紧,——“蹭”的跳出澡盆,门而出,慌乱的人群挤满楼道。时间就是生命逃生之路唯有一条脑子嗡的一下,——光着满是皂沫的水淋淋身子,出窗外。等他醒来,发现已躺在病床上,从澡盆里随手带出的湿毛巾盖在他下身。大夫说,场误会。值班人喝醉了,腋下的铜锣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一锣响百锣齐鸣,引起恐慌。幸好,楼层不高,他无大碍,但从那扇窗口跟着他跳下的几个胖子,全砸在他身上,他折了两根肋骨。旅社人骂他是第一个“吠形”的。光着屁股跳楼,不是疯子,是什么?“王疯子”就这样叫开了。

回来后,他辞了采购一职。

“你韶华之年珍惜哩,”他看着我,突然眼珠一定:

“你将来想做什么?”

“我……我……”其实,我也想过将来。看我没吱声,又说:

“人有梦,国家有梦,国家梦靠全民族的智慧力量去实现,个人的梦得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不切实际的梦,是空幻,聊以自慰而已。没有春耕夏锄,不伤筋动骨、流血流汗,就不会带来秋季好收成。”他言辞谔谔,推心置腹。说着,就晃晃手上那只三十元的“钟山”牌手表,“熬到这份上,不容啊!”脸上出了成功的喜悦。王疯子和我家世交,膝下没有男孩,我每次去,他总拉我在他身边,他乡遇故知似的,班荆道故,对床夜雨,倾心交谈。他说他年轻的时候,为了生存,旰食宵衣,攻苦食淡,日无暇晷,甚至含垢忍辱,才端上这个饭碗。他让我珍惜人生每个季节。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可未来对我很遥远,也没用。像他这样去耕锄春夏,伤筋动骨捞饭碗,纤悉无遗地过好每一季,恐难做到心里不觉充塞着渺茫、凄怆,甚或阽危但我羡慕他天命之年那“五谷丰登”,悠哉悠哉的安闲的情绪和无忧的生活状态。看到比他年长好多,甚至风烛残年的,仍在不遗余力忙活着,不觉让人感到他有着“有钱三十便是老,无钱六十正当时”的潇洒!我甚至萌发了——下跳棋般的奇思妙想——跳过人生的春夏,直接进入他这般逍遥自在的人生之秋。

“秋后农民忙活,是为了来年收成。人生之秋,‘天命’显现眼前,得识时务……”他举起茶壶,肉呼呼的紫砂壶里随即响起一串“滋溜溜”的汲水声。“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个时候我再去忙活,那是为了多积攒,钱攒多了,对己对家庭对子孙好处。”谔谔之言,甘之如饴,让人深思。

王疯子看透人生从容生活,心态平和,光风霁月,与世无争,悉心走过了他人生的每一个季节。

当年,我是那么向往“秋”,——她是成熟、收获的季节。我相信美丽、富庶的秋季迟早会来,而这“迟早”就是时间,就是生活,需要我去经历,一天天度过。

我朦朦胧胧地走过了春,风风火火地越过了夏,不觉几十年过去。然而,人生难得的秋,可不能再“朦胧”“风火”,要像王疯子那样细品,嚼出滋味

已过的人生,我没刻意勾画、追逐,随遇而安罢了;设想多了,简单的事搞复杂,庸人自扰,太累!

如今,我也步入了“人生之秋”,猛然想起王疯子当年,不由感概万端。静下心细细品味王疯子当年那般恬静、安详、美满的“秋意”生活,陡然觉得眼前的日子在飞——飞得我两鬓斑白,如同秋枝上的卷叶、易碎的器皿这时,我才想到,当年王傻子家里为何不挂厚厚的一日一张的日历——每天撕一张,日子在飞,一月一张就显得从容舒缓得多。

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日子在飞!眼前的景致,也许,不再是我想象的季节了,——你看:早晨人们的穿戴;仰面蓝天,看嘴里哈出的热气!——隆冬就在眼前!而我的感觉里,它却仍是“深秋”,——那是我内心的恐惧和意淫般的抚慰而已……我多么希望“秋光”能多滞留一会!也像王疯子那样,尽情安享着“人生之秋”的欢愉!所幸,我学得了王疯子那恬静、安详的心态和珍视生活的认真、平和态度,从容地揭去一张又一张——代表着日子和生命的人生足迹的日历……

深秋再长,也只是感觉而已。眼前,秋色将尽,寒冬就要来到,马上,马上!我得抓紧欣赏眼前这将尽的残秋、易碎的器皿!

 

                     作于 2013·12·20· 待修改


                     【原创散文】深  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深  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深  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00)| 评论(1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