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杂文】 好 奇  

2013-12-26 21:46:30|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杂文】 好 奇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杂文】      好 奇

 

 

两天双休,身心燮理得顺畅淋漓,如同刚保养过的车辆——面目一新,神情昂藏,浑身轻松。

周一起了个大早。拉开窗帘——窗玻上浮着一层薄雾,似一袭随风轻拂的毛茸茸的纱幔,将窗外的景物飘忽得若影若幻,给初冬的早晨缀了几分神奇。还在沉睡的草地上洒下淡淡一抹白霜;尚未完全褪去秋色的树丛,婷婷玉立,婀娜绰约,静静地倒映在澄澈、娴静的溪水里,宛若一群早起、在水边涮洗的妇人,——雾霭袅袅漫起,水面仿若漾起了阵阵绵柔的笑语,飞荡出串串甜润的欢歌。

路上,骑车或步行的人们匆忙赶路,他们捂着口罩。

我觉着好奇:雾怎么突然就改叫“霾”了?难道晨雾不再是水汽凝结物,变为有害气体了?我出门没戴过口罩,吸入肚里的难道都是……我好奇地揉揉肚子。看来,“春雾雨,夏雾热,秋雾寒风,冬雾雪”的农谚,得修改。

每天上下班,我都经过一个弯道——小街与马路的连接处。老远发现,弯道处围了好多人,“一定发生了什么!”我边想边将手中电门把手拧到位,脚还用力配合着,顿时,两轮飞转——电瓶车疯似的蹿到人窝前:人群里静静的,夹包的,拎布兜、提塑料袋的,两手抱怀,双手捧茶杯的,还有几个女人边喝豆浆边吃油条……神情安闲,仰头张目,朝马路那边望去。我也顺着他们眼神向马路那边瞅去,——马路对面一帮人正兴冲冲地向我们这边涌来。我确信,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那帮人挤进人窝,大眼瞪小眼,相互瞅瞅,就又朝马路那边望去,好像路那边也发生了什么。可那边除了来往车辆,没有扎堆人群。我瞅瞅脚下——没有血迹,也没有打斗的痕迹。不像出事样儿啊!“怪了!不出事,怎么招来这多看热闹的?”我怏怏地扭动车把,车刚起步,又扎住,还是问问身边的人,那人晃着脑袋说:“人看人,好奇吧!”下班时,我走到拐弯处,人少了很多。但,早上那多人扎堆,一定有事——像一桩心事堵在我胸口。连续几个早上,弯道处都围了好多人,我没放过一次机会,挤进人窝,一无所获,只好怅怅离去。前两天在人窝里遇到一个熟人,他说:“等车的。”这话,差点激晕我。原来,这里是个刚建的自备车停靠点,附近员工每天早晨在这集结上车。我一人好奇也就罢了,怎么那多人都跟着瞎起哄啊?想来好笑:人真是个好奇的物种。记得在校就餐,一个同学吃噎了或打个嗝、放个屁,同桌人一齐看着他,旁边几桌人眼光很快扫过来,顿时,整个饭堂鸦雀无声,滴溜溜圆的眼珠子不约而同地瞟向这桌,连炊事员都停下手上的瓢把儿。

也许,我们的脉管里本就流淌着“好奇”的血液。街上,一路人突然住脚,仰额,立刻能引来一群人抬头望天,——楼上,一人骑在窗户上,两手比划着……情势危殆。于是,手机拍照、大呼小叫……“怎么就想不开呢?”“打麻将老输钱,老婆能饶他?”“差钱慢慢还,跳楼躲债名身难听呢!”……好奇的人们纷纷议论道。“120”来了,“110”到了,“119”的云梯腾起……红灯闪烁,蓝灯跳跃,警笛嘶鸣,半条街都轰动了。“你们说谁呢?谁,谁跳楼了?”骑窗那人也好奇地朝两边瞅瞅:“没人跳啊,我擦窗户哩!”……好奇,带来一场无味的,且又兴师动众的虚惊。楼下人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出爆炸性“奇闻”,只好索然无味地悻然离去。

八十年代初,一家小报发表了“神童耳朵能认字”一文。吠影吠声。各报纷纷转载,举国哗然。真是无奇不有。好多人不远迢迢千里,登门造访,一睹为快。好奇的我,正欲启程,又一家报纸爆料:假新闻!——若一瓢凉水,当头浇下,“嗞”的一下,沸沸扬扬的“耳朵认字”,霎时冷却下来,好奇的人们又复平静。好奇能引起一时振奋,得到一丝慰藉或某种满足,同时,也能将人们带进雾霾,引入沟壑。那年“悟本堂”事件,就是“好奇”引起,上当受骗的“好奇”者不计其数。轩然大波过后,竟是一场骗局。

好奇,源于哪个朝代,我没考证过。但我知道,好奇者不在少数,远不止街头市民、乡下百姓。职场里,对绯闻类的小道奇闻,也情有独钟,爱不释手;尤其,那些启迪心智、引领时尚的文人墨客更喜爱“好奇”——只是,把“好奇”解释为“猎奇”——是“寻找,探索新奇事物的需要;不猎奇,哪来生活,哪来源泉,哪来的事业和经费?于是,一个个学术团体雨后春笋般应运而生,——凡是古典名著,都有一个相应的研究会,凡是古代的、近代的、现代的——只要死去的名人,都有专门机构进行研究。“研究”国内的古人古书,不过瘾,还“猎奇”到了国外,“美国文学会”、“英国文学会”、“莎士比亚文学会”……甚至,一个门类就下辖百十个分支机构,各省、各大学都有。研究的目的是借鉴,光大和传承,更是一种超越。红学唐代文学学会莎学的研究者们出过几部震撼国人的好作品?我活这大,就没见过“洛阳纸贵”的火爆景象;“鲁迅”的研究者们,几个成了当年的鲁迅或类似于鲁迅?……

这倒使我想起了家乡的“种猪协会”。几个人好奇,搞着玩,尝试猪种改良,于是,组成“协会”,把外来的“约克夏”、“杜洛克 ”种猪与当地猪交配,经过试验和精心饲养,终获成功:幼狮似的小猪仔,一年后变成了黑毛小牛犊,肉嫩味美,猪仔供不应求,肥猪产销脱节。就是“速肥法”异军突起的今天,家乡的猪仔也很受欢迎。“协会”推动了养猪业,好奇带来了好收益。

“种猪协会”也好,各类文学、名人“研究会”也好,——异曲同工,都是一个目的——成果如果,光凭兴趣或赶时尚,不着边际的跟着“好奇”,这与街头市民盲目看景、瞅热闹,有何区别?不足为怪。因为,我们的筋脉里,总流淌着“好奇”的血液,那不是今天的我们的错!

前面说过,只要什么出了名,立马就有若干个“机构”挂牌营业,研究起来。“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作品,引起了国人好奇,一定有人开始研究了;相信,奖项得主百年后,“老莫文学研究会”一定遍地开花。

人有了“好”,就觉得“奇”,无奇不好,一好就奇,相辅相成。如同我经过的拐弯处那般引人好奇。

对古典文学好奇什么?研究什么?我觉得,是弘扬其艺术表现手法和高超的造文、修辞能力,提高国人的文字水平,让专业作家的功夫更精深,写出流传千古的好文章;对古人好奇什么?研究他们的家世、生活环境、成长背景,娶了几房太太,等等,对后人有用么?这般“好奇”下去,还不如我家乡的“种猪协会”有成果呢!个人看法:没有成果的“奇”,还是不去“好”它为宜!

总之,我们都有“好奇”的习惯。好奇,是探索的动力,推动着文明与进步。而我和那些路人的这般好奇,却变了味——带不来任何益处。可好奇的习惯就是改不了。不“好”,似乎缺少了什么,没“奇”,心里就空落落的;若不“好”,街头就没了热闹,若没“奇”,文人似乎也没了事做……

每天路过拐弯处,勾死鬼似的诱着我,不觉就放慢速度,扭过头去,瞟瞟那帮等车人,——说不定,那里今天果真出事了……

 

         作于 2013·12·26 (待修改)

     

                   

【原创·杂文】 好 奇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杂文】 好 奇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12)| 评论(1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