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官唐庄旧事(一)  

2013-02-28 11:44:23|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官塘庄旧事(一)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小说】     官唐庄旧事  (习作)

 

                                                                                 (一)

 

九十年代初。那年,我自告奋勇下乡防汛。

每年六七月间,惯例几场暴雨,圩区告急,县直各机关纷纷派干部下乡防汛。历次防汛,我都逃过一劫。因为我不会水。单位同事大多去过圩区,有的去过多次,我不好再捏着鼻子不吭声——抓阄儿,也得轮到我一回了。

圩埂上,惊涛拍岸,逐浪滔天,人们对面说话,只见嘴动和手势,听不清说啥。数条支流,浑浊翻滚,卷着大树,推着杂物,巨怪猛兽般咆哮着,从天边疾速涌来;干流河道像即将被撞碎的笼子,摇晃着,呻吟着……脚下堤埂在颤抖——十里长堤在抖动。仿佛,顷刻间,巨怪猛兽就要冲破笼子。堤下,良田、村庄危在旦夕。大堤外侧,一拨拨人小跑着,来回搬运装满泥土的草包、蛇皮袋,一拨拨人砸石夯,轮榔头,固堤堵漏,喊声震天动地……

我生性怕水,眼前阵势,直发晕。眼睛自然移到堤上猎猎作响的大红横幅上:“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决战洪水,誓保家园”、“堵住超生口子,打好计生硬仗”、“严处重罚,让超生户成过街老鼠”、“计划生育好,政府来养老”……宣传攻势真猛烈,都啥时候了, 还见缝插针,忘不了这个!

“你跟唐总统去!”行政村干部见我神情觳觫,脸煞白,将我举荐给他身边的人。说,“宇干部到你村搞后勤。”唐总统朝我手一扬,转身下堤。我踩着泥泞,吃力地跟他走。走了一会,他回头望望,就指着前面村子说,“那就是我们村,官唐庄。你负责通讯联络兼做饭。”我“哦”着,突然,想到他的名儿,好奇地问:“你叫唐……唐总统?”他嘿嘿一笑说,“我是村民组长,过去是生产队长,村里都这么叫。”

密密匝匝的大树将庄子裹得严严实实,排不出去的水围在四周,不见路面,庄子像远离尘嚣的独立王国。

官唐庄十几户人家,劳力不过二十,人口超过百人。村里很安静,猪儿狗儿摇着尾巴,神情悠闲,四处晃荡,紧张的防汛似乎跟它们无

劳力们下堤吃饭了。唐总统逐一跟我介绍着:“他,原来生产队会计,号称财政部长,黄部长;他,原是民兵排长,称国防部长,唐防长;今儿的饭,是她做的,原副队长,叫国务卿Mrs李……”“别听唐总统瞎说,是过去瞎叫的。”国务卿笑嘻嘻地给我端来一碗饭。“怎么是瞎叫?一国若一村,治村如治国,道理一样。”唐总统扭头瞪她一眼,反驳道。

“哦,忘了介绍……”唐总统放下碗,筷子横握,在我肩上点着,“这是县里的宇干部,分到我们庄防汛,旱鸭子,就配合国务卿做饭吧,他手机费报销,再兼通讯联络……”“初到圩区,诸多不懂,累赘大家了。”我向他们点头示好。他们夹了菜,离开饭桌,到一边蹲着吃,我和唐总统坐在桌前,八仙桌显得很空旷。

圩区防汛无闲人,一个萝卜抵一个坑。我协助做饭,国务卿就兼了菜买任务,原先的菜买抽到堤上。我抵了一个“坑”,还真派上了用场。

国务卿买菜了。几个女人送来一群孩子,说,她们上堤扛土包,要国务卿照看。我临时接管了他们。

国务卿一边洗菜、切菜,一边照看孩子,不停吆喝着。“这帮酒坛子,尽吃冤枉粮。”在农村,女孩称为“酒坛子”,都是人家人,白吃了自家粮食。

我说,“都啥年月了,还重男轻女?”

她说,“重男轻女?没男人,谁当兵,谁打仗?女人能种地?能防汛?能引种造人?没男人,咱小庄还不绝种啊?”就嘴一努,“她们大了,都是人家人。”

我说,“那二胎还是女孩,咋办?”

她说,“接着生呗。积谷防饥,养儿防老,古话没错。”

“标语上不是说,政府来养老吗?”

她噗嗤一笑:“听他们屁?到超生户家横张鼻子竖睁眼,扒房子扒粮食,抬走家具,牵走猪牛,比‘三光’还‘三光’,可吓人呢!那凶样谁敢去养老?”她湿淋淋的手一划,说,“她们都是超生的,等到下个十年人口普查再入户。”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计划生育浪潮像眼前的滔滔洪水,来势凶猛。计划外怀孕,不人流,就实行“两扒一抬一牵”措施,不少超生户背井离乡。难怪十几户人家,这多人口。真实六畜兴旺,人丁阜盛啊!我疑惑地问,“你们不怕处罚?”“怎么不怕?乡里带打狗队来,大肚子们早吓跑了……”说着,就朝孩子吆喝着:“别闹,小奶奶给你们做饭吃。”我问,“你是孩子奶奶?”她莞尔笑道:“不是。四十多岁,够得上奶奶辈了,庄里孩子都叫我小奶奶。”农村,男女四十多岁,成为爷爷奶奶的很多。

国务卿做事很麻利,一大堆菜,一会儿就洗净、切好,米放下锅,倒上水,我坐到灶下。她让我点燃两口锅堂,饭菜一道做。几个孩子也被她赶进屋里。两个灶膛同时烧火,还真有点儿手忙脚乱。我边续柴火,边想:如今的农民真像“红色娘子军”里,打不死的吴琼花,为了儿子,不惜倾家荡产,背井离乡。于是,我问;“你们村有被罚的吗?”她说,“肚子一出怀,就跑了。没人汇报,他们不知道。”

透过灶上的方孔——她瓜子形脸上带着沉稳,黝黑的眸子里闪动着智慧,齐耳的短发透出精干,眼角边,轻柔地爬了几条皱纹;身材匀称,裸露的双臂,圆润白净,风韵犹存。能想象得到,年轻时的俊俏。

 

                                                      作于 2013·2·28·( 待续 )修改中

【原创·小说】官塘庄旧事(一)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小说】官塘庄旧事(一)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57)|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