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年 关  

2013-02-09 18:57:01|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年 关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年 关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      年  关  

 

进入年关,车流、人流,宽阔的大街“流”的拥堵不堪,超市人潮如涌。像废除货币,按需分配了。人们随心所欲,想啥拿啥,要多少拿多少,恨不能将购物车按需装满。

年关用品一应俱全,门对子都无需拿笔书写了。溢满吉祥、甜言蜜语的,金光灿烂的春联随处可见,双面胶替代了小麦糊糊。过年,过的是钱。

“年关年关,过年就是过关。”过去,每到过年,后院的五奶奶常这么说。

我在家那些年,除夕一早起身,就忙着裁红纸、写门对、打面糊、贴门对,直到年夜饭的炮仗响起。门对上写的内容都是时令语:“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五奶奶不喜欢这些,要我写“年年有年,年年难过,怕过也得过;岁岁是关,关关要跨,不跨也要跨”,横批“思念亲人”。解放后扫盲,五奶奶识得几个字。我都为老人家捏着一把汗,这么反动的对联,我写着手都发抖——若贴在我家门上……,我不敢去想了。五奶奶说,她不怕。

除夕下午,五奶奶就在香案的两帧遗像前点燃两柱香,祭祀故去的五爷爷和在渡江战役中牺牲的大儿子(我的叔叔),嘴里念叨着什么。遗像前,她凝视许久,老泪纵横。五奶奶说,到这一关,就想起了亲人。面对遗像,她茶饭不思,两眼空蒙,失魂落魄。五爷爷是我爷爷的胞弟,五奶奶自然是我们家的活祖宗。每年除夕和三天年,母亲都强留老人家在我家过,还要我多陪五奶奶说说话,逗逗乐。

那年除夕,五奶奶给我送来一张年画,画的右上角竖写着一行红字:“向革命烈士家属、革命伤残、复转、退伍军人致以崇高的革命敬礼!”是公社前几天赠送的。每年这个时候,五奶奶都收到这类“革命敬礼”。家里满墙都是,有的还被她撕去了一角包东西。“革命敬礼”是敲锣打鼓送来的。他们在门前唱一首革命歌曲,呼两句“向革命烈士学习、致敬!”的口号,就又敲着锣鼓赶去下一家。年初几还来拜一次年。一年到头,五奶奶家门前就那两回热闹。带队的干部说,这个热闹(荣誉)可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五奶奶说,我不想这个热闹,我想儿子!

五奶奶的年画我很喜欢。那位身着戎装的解放军战士站在珍宝岛上,气势灌顶,刚健的臂膀指着前方,似乎在说,这片领土是我们的!那神情,大有歼灭来犯之敌气概。我做梦都想当兵,过年时,让他们也来我家致个“革命敬礼”,在门前热闹两回。可我这种家庭出身……理想与现实毕竟有道关——在我来说,是无法逾越的关。但,让那美好的憧憬、甜美的奢望,伴我度过一个轻松愉快的年关,也是快活的。

年画贴在饭桌上方——堂屋中堂上。

爆竹响过,年饭开始,大家共同举杯,祝五奶奶长命百岁。五奶奶说,百岁要过百道关,难过着呢!你五爷爷那边正缺少帮手。气氛一下黯淡下来,全桌人沉默了,眼光不约而同地移向中堂上的那幅画——从那解放军战士身上,似乎找回牺牲叔叔的影子。我心头抹过一丝慰藉:若不是烈士叔叔给我中学登记表上带来些许光环,国府顽干的父亲那口黑锅就压得我全家透不过气来——历次运动,我家都是重中之重。尽管父亲早已离世,但他们仍未忘却,经常在我家门前跺脚呼口号,打倒这,打倒那,大有掘土三尺,让人永世不得翻身之架势。

大门突然被推开,公社武装部长领着两个醉汉走进来。“五婶新年好啊,”他走到五奶奶跟前,说:“上级指示,要我们除夕走访革命烈属家,我想你老一定在这……”“年凹(画)送了,炉(锣)鼓敲了,还访啥?”五奶奶咧着不关风的嘴,笑说着。

“嗯?你家哪来这画?台湾发的?”部长眉头一皱,双手背后,靠近中堂,脸色陡变,“你家也配挂这画——”他瞟瞟我家一桌子人,说:“呵呵,国共合作啦!”我和五奶奶家虽是血缘亲情,但待遇悬殊,泾渭分明。五奶奶急了,放下杯筷说,“合作又咋啦?你们没事干,硬将我家分成国共两派。我儿子去打仗,是为了解放全中国,大侄儿(我父亲)进国府,是为了混口饭。国共真合作,坐一桌喝酒,我儿也不会死——”说着,五奶奶一把扯下那张画,朝他们面前一甩,“谁在乎这画!”

部长恼了,“不要倚老卖老!你儿子死又咋啦?政府亏待你了吗?为了红色政权,我们无数英烈……”他两手叉腰,气势汹汹。“去你妈的,烈士拿命换得了权,倒养了你这狗东西……”五奶奶有点胆大妄为了,还真以为她是烈士的妈,就可以对抗革命干部,上前就薅住部长的衣领,大哭起来……我家一桌人也都站起来……

“你……你个老东西等着瞧……”他们见势不妙,骂骂咧咧地忿忿离去。

此后,每次年关,生产队会计就送来一幅画,他们不再上门给五奶奶“革命敬礼”。五奶奶跟往常一样,默默度着她的“关”——供香,泪祭亲人。

“年年有年,年年难过,怕过也得过;岁岁是关,关关要跨,不跨也要跨”。老人家的对联,字字是血,是泪——每到年关,情思如涌,血泪流淌思亲人!

五奶奶视过年为过关——已故的亲人在那边年过的怎样?年饭时候了,父子俩正举杯共饮么……这些,正是五奶奶所挂牵的。

贴春联,燃鞭炮的时候,觉得就是一关——每到这关,不禁就想起了五奶奶活着的时候,想起了已故的亲人们……

 

                                          作于 2013·2·9·除夕夜 


 

                                             【原创】年 关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