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2013-04-29 21:56:26|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写在“五一”假日里



门窗紧闭,书房寂静无扰,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舒适的室内温度,淡淡缭绕的青烟,给斗室增添了几分宁静安详氛围。整日闷在这爿小天地,看看写写想想倒也惬意。——不惬意又怎么办?不至于无事乱撞,满街疯玩吧!也不至于搭伴出游吧!外面乱哄哄的,事故不断,想死就好好死,非得支离破碎,肢体东鳞西爪?刚刚听说,日本首相假期外出遭三车连环相撞,费解啊!没死,竟活着!我习惯了寂静生活。这些年,每天下班到家便扎进斗室——斗室浸透着欢戚,弥撒着沉思遐想。闷惯了,性子自然憨下来,以后解甲归田,少了交际,没了应酬,老宅男的生涯就不觉难耐。闷累闷烦闷急了,就起身扭扭腰晃晃脑袋,轻松踱着方步儿,接着再写再看再想,不觉一天过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兴许,临老还能闷出一把火呢!这叫“大器晚成”,“夕阳无限好”!

掐灭烟蒂,开轩远眺,汩汩热浪若涓涓细流,舒卷着田野即将成熟的麦菜馨香悠悠扑面,心旷神怡,顿觉一阵燥热——窗外,有人已裤衩短衫,裙裾飘飘了,那片原来还黄橙橙的油菜花儿,已籽粒饱满,勾腰弯背正待收割。啊!夏初来了。我却毛衣裹身,古尸一般沉寂安详,自嘲一笑:也太不识时务了。刚从南方飞来的燕子,身姿轻盈,辗转盘旋,——在房顶上打转,在修剪如伞的翠绿上觅寻,似乎在寻找安身的新巢。如今城里高楼林立,机器轰鸣,烟尘滚滚,能有它们立身之地?燕子习惯在平房筑巢安家。它们不计较家主人的贫富贵贱,不究宽敞明亮,每天大门敞开的人家人气就旺,便是它们理想的安身之所。这样的环境,城里很难找到,只有飞到乡下。可乡下平房也难见到了,每家每户都装了防盗门,进得去么?进去了出得来么?嗨,还不如再飞回南方……当年我在家时,小伙伴“刘文彩”家房梁上就垒了一溜排燕子窝。除了晚上,他家前后门每天都开着,两只狗一前一后伏在门前打瞌睡,一副吃粮不问事神态。吃饭的时候,街坊们都端碗来他家串门,屋里欢声笑语,碗筷交响;房上燕子曼舞,飞进飞出。见得飞进巢的燕子,乳燕们齐刷刷地探出一只只毛茸茸的小脑袋,扑打着稚嫩的未丰羽翼,张开黄黄的小嘴,嗷嗷待哺;大燕子口对着口,将攫来的食物吐进乳燕嘴里,叽叽喳喳的叫声顿时安静下来……

“刘文彩”家是“丁”字型房屋,“丁”字的那一横是“刘文彩”两个哥嫂住,他和父母住在“丁”字一竖里。他家人口多,房子多,年底生产队给他家分红多,我们那帮小伙伴就给他起了“刘文彩”外号。他的两个嫂子也端碗走进“丁”字一竖的屋里,在人窝里嘻嘻哈哈地说笑着。大人们说笑,我插不上嘴,就坐到“丁”字横竖的连接处——屋外旮旯的石臼上,吃着听着。看着满屋飞舞的燕子,屋里人自然就把话题转了上去——

“燕子怎样交配下崽?”

“还不跟鸡鸭鹅一个样……”

“不一样吧?……”

“谁能辨清燕子公母,我就赏他……”“刘文彩”的大哥插话道。

“吃你饭,你拿什么赏?管好自己事!”他大哥的话被老爷子打住。说着,老爷子气呼呼地端碗出门,紧挨老伴蹲在石臼旁,不声不响地划着饭,不时斜睨着房上飞舞的燕子。他老伴端着碗不吃饭,眼神空蒙,无目的地看着什么,眼泪簌簌,呜咽起来,像低吟着一曲委婉凄厉的越剧唱段……

屋里一阵寂静。

“刘文彩”的两个嫂子进门都一两年了,肚子老不见动静。有人说,两房儿媳是“公家伙”,也有人持疑他两个哥哥是“傻蛋”,不会夫妻生活。

每年能引来满堂飞舞的南燕,说明“刘文彩”家风水不错,气场发旺。我不信他两个哥哥是“傻蛋”,不会做那事,更不信他两个嫂子是“公家伙”。他大嫂人高马大,嗓门洪亮,壮汉体格,一天挣十分工的整劳力;二嫂小女人形象,细嫩绵,娇小质朴,南燕般清纯可爱,很女人味,惹得一帮小伙子顿顿上门,眼珠打晃。他们怎么就双双不能生养?夫妻生活也需要“启蒙”?为“刘文彩”家事我不免担忧起来。

一阵彩铃声将我拉回,——朋友来电,问我假日是否跟他结伴出游,境内境外任我选,我断然回绝。对方仍不甘心,苦苦劝说:“舟山跨海大桥世界一流,见过么?宝岛台湾风景旖旎……”没等他说完,我插话道:“电视上都欣赏了,不必亲临,国人建造的东西走上去总觉得不放心;宝岛地势险要,车祸不断,滚到悬崖尸首难寻,还是宅男保险……”我看重的就我这爿天地。

“滚!”我未说完,他狠狠地吐出一个字就挂了话机。

眼前,漫起一片雾霭,丝丝薄霭飘进窗户,夹杂着一股化学气味;成群的南燕像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在弥漫着化学气味的雾霭中痴情地盘旋,艰难地寻找,——抑或,它们眷恋这片故土,千里辗转,历尽艰辛迁徙而来;抑或,它们不得不再返南方,因为故地已不再适应它们生存……

当年,家乡青山绿水,户不掩扉,家家户户南燕绕梁,筑巢觅食,繁育后代;如今,“刘文彩”家早就搬进楼房,过上“小康”,南燕还能继续入驻他家么?

我走后不几年,他的两个嫂子一下生养了一帮孩子。农村人胆大,毫无根据的话照说不误,甚至想象和猜疑都是事实,——那帮孩子,一个是老公公亲自造就;一个是“刘文彩”协助的产物。不管怎么说,肉烂在汤锅,肥水没流外人田。

看着这群吃力低飞的南燕,我极不忍心地关上窗户,电脑前,我心神不定,老惦记着黑幕中乱飞乱撞,无家可归的一群“孤儿”。我想,既然家难寻巢难建,又何必南北迁徙?费劲费神,辗转路上安全么?索性久呆一地,季节再更迭,也不轻易挪窝,雷打不动,坚持驻守,兴许,能博得人们的同情,让出一席之地;过了这个村可就没了下个店,跟我一样四季猫家最稳妥。

乌云翻滚,雨要来了。它们怎么度过这个黑色雨夜?想到它们,寂静的斗室里,我无法再静得下去……

  

              作于 2013·4·29· 刚脱稿,修改中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南燕”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84)|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