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家 传  

2013-06-16 15:27:47|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家 传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家 传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家 传

 

 

又到了着短袖衫季节。

我打开裹着三层不同颜色的小包裹——每年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它。

记得,我家老宅房里床头那面墙上,有个小“壁藏”,——相当于现在的——墙壁保险柜。没有保险柜那么大,那么气派。一块青砖作门,打开门,里面黑洞洞的,仅能伸进一只胳膊;关上,——“门”和四周青砖整齐排列,严丝合缝,看不出两样。即使蟊贼进家,也想不到一人高的那块青砖里藏着秘密。

父亲每次进房,都关上房门,好一会才出来。那回,父亲又关了房门,我觉着好奇,隔着门缝,眯眼里瞅:父亲打开“壁藏”,半截膀子伸进去,一动一动的,摸索一阵,终于掏出一个小布兜。那神情和举动像行窃。这情形,我就想到电影和连环画里,地主老财怕“共产”了,都将黄金首饰、烟土藏于墙洞。父亲的历史我略知一些。我屏声敛气。布兜是黄色的,像上衣口袋。电影里我见过:国军上装的大口袋就那样。扭开金属扣子,露出褐色的绒布,再打开,是一块黄丝帕,里面裹着什么,我看不到了——父亲先侧着身,里层打开,就背过身子——不是故意躲着我,他不知道我在门外偷窥。我看见他拿起手里的东西,晃晃,抖抖,放耳边听听,又重新包好,送进壁藏,关好那块青砖,敲敲,这才走出房间。这时,我早就离开了房门口。壁藏里一定藏着父亲的珍爱,我甚至怀疑是一部微型发报机。那黄色布兜是从他当年戎装上剪下的。我不敢往下想了。

我经常溜进房间,看着头顶上那块青砖发愣,想端来凳子搞个清楚,父亲进来,在我屁股上就是一巴掌,说:“有甚好看的!”父亲的诡秘,更验证了我先前的想法。在我眼里,父亲很威严,从不开笑脸——只有日子不顺心的人才……父亲又是一个很孝顺的人。南京解放前夕,他不忍心丢下我的爷爷奶奶只身南逃,悄悄回乡,供销社安排他一份工作。父亲结婚迟,年近四十才得子。我的到来,燃亮了“吴氏”家族延续的“火种”。

那年夏的一天,父亲又只身走进房间。我头抵着门边,小声呼吸,眯眼里瞅:黄布兜又被层层打开,一转身,一只亮晃晃的东西就戴在手腕上——啊!手表,不是发报机!那时,经常听说内地暗藏的特务给台海那边递送情报,就是通过发报机传递的,逮着就枪毙。悬着的心一下释然。我瞪大眼睛,鸱枭般的眼神注视着他手腕,一阵欣喜涌上心间:

小街上,我见过两个人戴手表:我们的小学校长和公社书记。校长表膛黑色,上面的指针和刻度都缀着荧光,说是夜光表,进口货,黑光闪闪。民国时期他就是校长了。老师办公室墙上那个大圆钟还靠它校正时间。公社书记腕上,表膛白色,沪产,“解放”牌。他时常伸手看腕,又抬头望望太阳,就摇晃着戴表的手臂,再看看,就取下,猛扭着表把儿。还有一个老先生有表,不叫手表,叫“怀表”。他上衣第二个扣子上总横着一根发了黄的金属链子,链子的那一端揣在左边胸前口袋里。我从没见过他掏出来过,他有时望着天说,时间不早了。夏天,他衣服上就没了那根链子。父亲戴着表,两手前后摆动,来回踱着方步儿,突然,一个立正,就挺胸昂头,像接受训示,一股军人气质;抬手看看腕上,就目光炯炯地望着什么,一阵凝思。

“余儿,你进来!”父亲突然叫我,吓我一跳。我战战兢兢地推开房门。

“这——”他手腕伸到我面前,面露喜色:“是你太爷爷传下的,你爷爷给了我,我用不上了,等你……”父亲语气低沉,下面的话未出口,就敛了表情。

父亲每次闭门欣赏“家传”,好像都是一次苦涩的回忆,——回忆兴衰的家世……

也许,有了传承的“火种”,我刚记事的时候,爷爷奶奶相继撒手而去;父亲茶饭不思,日渐消瘦,不久也离开人世。

后来,母亲说起“家传”的来历。

那年,太爷爷参加“乡试”。回来后,乡亲们都唤他“吴相公”、“吴举人”,还有唤“吴老爷”的。太爷爷的父亲一激动,就托人买回了这块表。朝廷改革,废黜了科举,太爷爷就落了这些空头衔。那只表就没再戴过。爷爷在江南有了工作,太爷爷就传了他。像不灭的火种,这只表一代一代地传递给家里的——男儿。读书时代,我从没有戴表的奢望——前途未卜,人生无着,属伸手讨要——家庭资助的“丐帮”族,好意思接过“家传”么?

渐渐地,我也就淡忘了“家传”。

那年秋,我分配了。母亲把我叫到房间,她踮起脚尖,轻轻打开那面青砖,样子很吃力。我过来帮她,“妈取它。几十年都没开这门了,”母亲说。母亲掏出一个油乎乎的牛皮纸包裹。“这是……”我疑惑地问。母亲说,你爸走后,恐“家传”锈蚀,特意在黄布兜上加了一层牛皮油纸。

我打开布包,先用那块褐色绒布擦一番,再用丝绢拭一下,发黄的表膛上,显着:“R0LEX”——啊,劳力士!我没有摇晃,——三根镀金的指针,瞬间就有了生命,——秒针很有节奏地“嚓嚓嚓”起来,便欣喜地戴在左腕上。

我腕上有表的时候,手表不再珍稀,甚至,田里劳作的乡下几个同学,放下锹把儿,也伸手看腕了,他们不再望太阳。

腕上的表,我从不作装饰——老式的外形,发黄的表膛,发黄的指针,早就过了时尚。可它是我的家传,希望的火种,延续的承载。

这块表,在我腕上已经“嚓嚓”了三十几个春秋,走时精准,荧光闪闪。

短袖衫的季节到了,擦了油的“家传”,又亮在了他们的第四代传人的腕上。睹物思人,抚今忆昔,我没有愧对祖先。太爷爷留下的,代代相传的遗物,不久的将来,我得继续传递下去。然而,我惶惑了,——女孩算“火种”么?

 

                      作于 2013·6·16·

                                                                  

【原创散文】 家 传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家 传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8)|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