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后 院  

2014-09-04 20:41:28|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后 院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后 院

 

 

我老家后院有篮球场大,高高的院墙似一道屏障,古槐、果树依墙而立,阴翳蔽日,果儿透香。果子成熟季节,墙头上活跃着一个个贪婪嬉笑的小脸儿。门闩一响,影儿眨眼不见,墙外一串慌乱的脚步声。“莫跑,莫跑……”五爷爷向墙头招手跺脚喊声越大越,脚步声越。院内和院外摘果,性质完全不同:院内叫“采”,院外人骑墙,为“偷”。看着空落落的墙头,五爷爷脚一跺:“嗨!”

我家树上的果子从没卖过,不是五爷爷看的紧,没成熟就光了。一次,小磨子把楝树果儿当枣,吃的口吐白沫。不两天,院墙拆了楝树也砍了。打开后门,树下池水轻漾,菱藕溢香。五爷爷鼻孔一扇,猛吸一口池塘吹来的丝丝馨香的凉风,说:敞亮了。

我家在南面这条街,前后两进,后门朝南,院子很凉快。

没了院墙,后街邻居串门方便了。

树上蝉鸣鸟叫,树下笑语欢声,人们捧着饭碗聚在后院,过年一样热闹。

夏夜,后院更热闹。人们忙定,男男女女端凳扛床夹篾席,哼着调儿来了。五爷爷提来大茶壶,五奶奶端出一筛子新采的儿,纳凉人嚼着茗着夸着。沉李浮瓜,温馨满院。

我家后院的桃树、枣树、石榴树是我几个爷爷亲自选苗,一抔土一筐粪精心培育,摘颗果儿撂嘴里,谁都夸好。五爷爷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关键在于先期选种,后期培育。我那四个爷爷去世早,五爷爷成了我们家主心骨——管理五家人,料后院事。

篾席,凉床上,纳凉人姿势各异。街南头的侯赛因常来纳凉,他不在这过夜,聊一会就走。他仰在人家篾席上,一条腿跷在另一条腿上,眼睛望天。突然一轱辘翘起,抓一把枣儿递给躺在妈妈怀里的小磨子:“看清喽,枣比楝树果儿大。我小时候也吃过楝树果,又苦又涩,神童都难分清。啊,啊呸——像吃了楝树果,扭头淬口吐沫,赶忙朝嘴里塞颗,“乖乖,甜死人。”嘴角一翘,歪头瞥向小磨子妈妈桂云:“种好果就好。是吧?”桂云看看孩子,朝侯赛因莞尔一乜

小磨子在妈妈怀里唧唧咕咕着。十多岁了,还摸着妈妈的奶子撒娇。小磨子跟他的哥姐长相不同:浓眉毛大眼睛,深眼眶高鼻梁,一撮乌黑的桃形毛盖在雪亮的大脑袋上,红裤衩,红肚兜,像是中外结合的洋娃娃。

繁茂的枝叶将柔白的月光化成片片碎影,洒在地上,映在纳凉人脸上,微风吹来,碎影婆娑,香——近在咫尺的荷塘边蛙鸣虫啾,莎莎轻曳的荷叶上托起一个个珍珠般的小月亮菱叶碧水间繁星闪烁,仿若银河落院外

纳凉人话题宽泛,家长里短,山南海北,无所不及。年轻的爱扯男女私情,年长的喜说鬼故事。因为他们经历过饿死人年代,见过鬼,叫唤所以,说起鬼来绘声绘色,听者如临其境,深信不疑。侯赛因刚刚说到小磨子,纳凉话题自然就到小磨子身上,问他最近学了什么。我”(咏鹅),小磨子说。桂云推开儿子,咳了咳,嗓音清脆,仿佛要亲自歌喉,说:“站起来,背给他们听听。”小磨子到侯赛因跟前,提提裤子:“我(鹅),我,我,曲项向天锅(歌),八(白)毛浮陆(绿)水,红掌扒(拨)清波。”“好,好……”侯赛因伸长脖子兴奋地叫起来,一副“曲项向天歌”架势,巴掌一举,“呱呱呱”猛拍,凹眼睛高鼻梁都摞了位置,咧着大嘴的脸膛上一片月光在跳动。侯赛因带头鼓掌,其他人也跟着鼓掌。“吐字不清,土话难听。”不知谁说一句。“你小时候不一定如他呢!”侯赛因插话道,“我小时候也这样。”院子一阵寂静。侯赛因夸奖小磨子,我觉得很真实,就像别人夸奖我家果子那样。

小磨子是桂云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也是最聪颖,最健全的。桂云的大女儿豁嘴,腿疾二儿“猪头疯”(癫痫),一犯病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人们说,死多活少。有人说,她丈夫丁大磨子基因不好桂云的老公公丁老磨子和小叔子丁二磨子都非正常死亡。说桂云鲜花插在牛粪上。还有人说桂云身上邪气。桂云不输这口气,非要再生一个。小磨子确实给长了脸,更给丁家挣了面子,丁大磨子乐不可支。

桂云家开磨坊。丈夫丁大磨子身体不好,只能当下手,桂云起了家庭。驴干累了,桂云横起扁担往石磨上一代替驴推磨。我们两家斜对门,谁家说话都听见。丁大磨子一两顿酒,酒后就睡觉,天只干半天活,长的比自家推磨的叫驴(公驴)还膘壮。他说“虚胖”,只长肉不长劲。

侯赛因拉板车为生,养了一头母驴。他常来丁大磨子家。那次,我听到他们大声说着。丁大磨子说,配种要付劳务费。侯赛因说,驴跟人一样,到时候就得交合“什么‘到时候’?你怎知道驴想交合?驴说了?”丁大磨子抬高了嗓门,驴配种,流出骨髓,伤身。”侯赛因说:“男人干那事也伤身”“不就配个种吗!说明咱家驴是良种……桂云说,“到时候你把母驴牵来就是。”“不会生出骡子吧?”侯赛因笑嘻嘻地跨出门,又回头补一句。丁大磨子说:“尽说牙痒话,好种下好崽。”好像达成了共识,侯赛因每次来都提着礼品,还常在桂云家小酌。两家越走越近。

拆了院墙,池塘埂不远处兀显一座山,横亘南北,延绵不绝。每天清晨,红彤彤的太阳从绿茸茸的山顶冉冉升起,新的感受和一天的希望好像就从山顶开始。“山那边是什么?也许更精彩……”我瞅着撑起红日的青山想象着。五爷爷说:拆院墙是为了孩子们安全,也让你开开眼界,眼光不能老落在小院里。山外有山,景外有景,好高骛远也不行。人生往往就在一个适合自己的圈子里过上一辈子。这就是命。做人也这样,总得有个栅栏限制,国法是个大栅栏,我家有个小栅栏,装的是“善良”和“正直”。长大后,我才领悟到我家栅栏里装的四个字的含义:善良,就是热心,真诚;正直,就是公道,仗义。五爷爷和五奶奶活着的时候,路上见到一根铁钉、一块玻璃渣都捡回家,分门别类存放,然后集中处理。因为,街上行人赤脚的多。

磨坊活干完了,桂云就倚着门框朝街南头张望。她高个,白净,丰腴,香腮红唇,乳峰高耸,大腿根部肌肉凸起,轮廓清晰,活色生香。“鲜花”配“牛粪”,也许就是命。

那晚,我从对面后街同学家自习回来,走到小巷口,觉着磨坊里有动静,便扒上窗台,踮脚里望——云层抹去了月光,磨坊像鬼屋一样恐怖。大石磨僵尸似的立在屋中央,喂驴的那捆稻草散开了,草上有人影,在蠕动,也有人声,蠕动的人影很吃力,那声音很低很痛苦。我想到五奶奶常说的鬼故,一阵惶悚,拔腿就跑。后院,纳凉人大多没睡,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五奶奶很镇定,说,“莫乱讲,没鬼!”乘凉人接上说:“配种”。我不信。驴配种都在空地上操作,动静很大,动作很夸张:两驴撕咬踢打着,叫驴眼睛火,“唵唵”嚎叫着,蹭地,身子直立,两蹄腾空,猛扑到母驴背上,粗壮的肉棍子瞬间消失母驴屁股里……他们说的“配种”,隐约暗示什么。

拆了院墙,我看到了院外世界,更看到了人间的情与爱——“白毛浮绿水”般自然,“红掌拨清波”般轻松。五爷爷说过,鞋在自己脚上,合不合适都得穿,不妨碍别人就好。

那晚,侯赛因和桂云没来后院,乘凉人的话题又转到他俩身上。

“磨坊闹鬼了?”

侯赛因家又产驴崽了?

“你们猜,小磨子是谁的产物?”……

一连串问话,没人接答。

桂云家驴脑门上有一撮黑毛,侯赛因家每头小驴脑门上也有一撮黑毛。说明基因遗传很重要。我突然想小磨子——侯赛因身材魁梧,纯种马一样壮实,自来卷的头发,鹰钩鼻子,浓眉毛,大眼睛,眼眶深陷,中东人长相,家乡人叫他“侯赛因”。侯赛因的那些特征“红掌拨清波”般轻松地全复印在小磨子身上。五奶奶说“鬼”,磨坊那晚就是人。侯赛因为人忠厚,有善心,口碑不坏。但跟人私下生子,好像也不怎样。乡亲们说,桂云一个劲地追他。这事挨谁头上,谁都愿两肋插刀!但桂云需要侯赛因插刀。她喜欢他的魁梧和那副别致长相。五奶奶说,桂云也不易。她本该离婚,离了,丁大磨子会饿死。他好吃懒做,只长浮肉不长骨头,谁愿嫁他?两个孩子谁照应?我又怜悯桂云,赞同侯赛因了。五爷爷没吭声。也许,他不愿干预别人家事。

我家后院一直很人气。晚饭过后,比对暗号还准时——桂云和小磨子前脚到,侯赛因后脚就跟进。纳凉人的话题就转到小磨子身上,五奶奶的鬼故事难以继续。说到小磨子,侯赛因浑身是劲,滔滔不绝,经常以己类比。不管他怎么比,小磨子姓丁——只要丁大磨子认可,侯赛因就不是骑墙偷果儿。若像我几个爷爷培育果树那般用心,小磨子一定成才!

几十年眨眼过去。每到夏日,不觉就想到老家后院那些事。

那年我回老家,伫立后院——太阳升起的那座山依然苍翠绿,老宅多半坍塌,后院面目全非,古槐、果树已无踪影,清水塘成了臭水坑……当年后院纳凉情景仿若昨天,我一阵酸楚。

欣慰的是,在适合自己的圈子里,我平安游弋了半生——人生博了个平手!更让我欣慰的:我恪守了祖宗“栅栏”里那句家训。

 

                 作于 2014·9·5·(待修改)

 

    【原创·散文】 后 院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后 院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后 院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21)| 评论(1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