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 理 发  

2014-09-08 17:05:44|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随笔】 理 发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随笔】 理 发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随笔】

 

                                   理 发

 

 

我搬过好几次家,说累,也不累——嘴累,身不累。我指挥那帮亲友摆放家具,打扫卫生。一帮人被我调动的井然有序。都说我是动嘴不动身的指挥家。我就势自诩一把:抗战时期,日本国内空虚,我若有幸带人过去,亲自指挥一帮弟兄,在三岛浇上汽油放把火,何须破费“胖子”、“小男孩”那高成本?还用得着苏联老毛子乘势出兵?鬼子一定扔下太阳旗回家救火,好在海上一举歼灭它!

每次搬过家,找理发店成了闹心事——眼累,身更累。我不讲究店面大小,也不在意室内陈设——在意师傅面相和完备的操作程序。骑车上班,我顺着右手找,下班靠着右边寻,发现一家进去考察一家。大街找完寻小巷。其实,我并不考究脑袋造型。门前悬着三色圆柱转灯的大店,我考察了好几家,没一家中意。年轻的理发师们个个打扮入时,活色生香。每面镜子边都挂着一个镜框,像奖状,凑近一看:英文书写。留洋归子般气派。他们说是“业务培训证书”。过去徒儿拜师学艺,都自带米油,自带零花钱,师娘内裤、小师弟尿布都是徒儿洗,即使提前学会手艺,也得三年出师。如今,理发业拜师也与时俱进,走出国门,接轨世界了。难怪剃头费一涨再涨。人家成本涨了。一把把剪刀在顾客脑袋上飞快地舞动,“嚓嚓”声此起彼伏。来这里的顾客大多年轻人。剪过头,洗发,吹干,付款走人。女顾客满头卷卷绕绕,像一朵朵盛开的金花;男客户头上像长了一个个大鸡冠。“怎么不刮脸,不剃胡子?”我问。师傅说:“没学过。”也好理解,电动剃须刀本就国外发明,外国师傅不会用刀刮脸,无法传授刮脸技术。剃头不刮脸,是半拉子工程。我不适应。叉街上,一家门前竖着小灯箱。“髪”字掉了上半部,成了“理友店”。“刮脸么?”我进门就问。“刮!”师傅说。“妈呀!”我轻轻叫一声。没等他抬头,拔腿逃出来。师傅也是那发型,鸡冠被摩丝或发胶摽的老高,两只膀子画龙描凤,黑色的“忍”字牛眼一样瞪着。像猪屠夫,更像个混世的!

找一家满意的理发店跟皇帝选妃子似的。偌大一座城,理发店到处都是,却没有一家适合我。不是我头难剃人难缠,我害怕!理发工具是刀剪,“咔嚓”作响的剪子,锋快的刀片在头上、脸上、脖子上“吱吱”响着,剃头匠没有憨墩和善的面相,谁心里踏实?虽然,我没听说剃头匠杀害顾客事件。但世事难料。理发属高危行业,关乎人命,不得不防。

这些年,凶残血案屡屡频发,骇人听闻,电视里几乎每天都有。如今杀人无需多少理由,轻松偶然,瞬间发生:两人吵架,说杀就杀;朋友喝酒,一句话搞僵了操刀就砍,头颅落地,嘴里还叼着鸡大腿;丑人发家致富了,瘸子疤子当了干部,有人看不顺眼,就一刀囊去;夫妻吵架,也能把几个月大的亲骨肉从八楼扔出窗外……进了局子,都悔恨一时犯浑,不该“激情”。“激情”杀人可以理解。因为,我们每天都吃带激素的食物,“激情”难免。但悲哀场合杀人就难说通了。一帮亲人在火葬场向死者遗体告别,哀曲低回,场面肃穆,无论如何也“激情”不起来。血案照样发生,死伤几人(安徽亳州)。媒体有料可爆了,趋之若鹜,争抢独家新闻。记者采访那位在火葬场无辜挨一刀的、捧着臂膀,浑身是血的孩子,问:“你疼吗?”臂膀挨一刀,能不疼吗?不信,你挨一刀试试!如此采访、提问有意思吗?你爆的料想突出什么?凶犯的残忍,还是创口不深?

血腥无时不在,暴力无处不有。激情杀人,悲痛杀人,看不顺眼也杀人。剃头匠难道没有悲痛,就不能激情?他(她)们看所有顾客都顺眼?刀在他们手上呢!

这些年,媒体也“激情”起来,热衷于“血腥恐怖”了——不播发爆炸性社会新闻,好像吸引不了眼球,带不来效益。惨案不断的社会新闻,是教育警示,还是渲染恐怖?给百姓的生活和心理会带来什么效应?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想,反正我整天惶恐不安,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激情”“悲痛”或被“看不顺眼”了……嗨,走进这个世道,活一天算一天吧!

一边举力普法,倡导和谐,一边花巨资拍摄血腥片,国内片“血”的不够,“腥”不到位,就从国外引进更血腥,更残暴的,连孩子玩的游戏都腥风血雨,杀声一片了。如此强劲熏陶,下一代能不被“激情”了?!

我搬过几次家。为寻得理想中的理发店,费尽周折。那天午后,好不容易在深巷邂逅一家不起眼的理发店。老师傅七十岁左右,身边有个小徒弟。传统的温馨感悠然滋上心头。像在磨刀布上不紧不慢地蹭刀那般,老师傅手握刮刀,神情悠闲地在顾客脸上来回蹭着。老花镜下,混浊的眼睛似看非看刀下闭着眼睛、沉睡般坦然的那张脸。老师傅不得空,小徒弟给我系上围脖。小时候在老家,都是徒弟给我理发。我问他干多久了,他说初中毕业就来了,不到半年。我说:人家都有国外培训证书。徒儿说:有钱就买到,三两月出师。我说:“你在青皮葫芦上练过刮脸吗?”“练过。”他说:“人头人脸跟葫芦一样。”我慌忙起身,解下围脖就走。不说他“激情”“悲痛”,一旦师傅叫他,他还不跟刮葫芦一样,一刀削在我的“葫芦”上——瞬间开瓢!

说实话,没有电视的时候,我胆儿不小,夜间都敢去坟地绕一遭。想不到,年龄越大胆子越小。是不是电视发挥了作用。

头不能不剃。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夫妻理发店。

夫妻俩面相和善,技术娴熟。我放心了。

今儿,我去理发了,清清爽爽过中秋。我坐到女师傅跟前。这家发廊我来过几次,关系混熟了。女师傅话多,常举着电推子或刮胡刀扭头跟人说话,推子、刀在顾客头上比划。剃头无小事,颈子上有着大动脉哩!我说,你刮别人脸怎么着都行,刮我,就少说两句!她“嗯”了,有时她还是憋不住。所以,她一拿刀,我就注视着她。

这时,屋里一下安静下来:电视里正播放一则悬赏缉凶告示。

“奖一万元少了,东北加码到15万了。”有人说。

“群众中潜藏着极大激情那!”

“这叫‘激情’?拿钱激励起来的叫‘疯劲’!如此激励,社会还有希望吗!”大家七嘴八舌着。

男师傅说:“本地若发生这事,我一定背着老爸老妈,拉着孩子撵去。凑热闹都有份吧?”钱把人激励疯了。难怪许多老人埋头积攒私房钱,大概为将来激励“床前孝”作准备吧!

突然,我想起一件事:八十年代,我乡下表叔跑了几只种兔,眼看兔子逃到村外草丛里,就发动村民抓,抓一只奖励10元。一语既出,全村蜂拥出动,靠拐杖行走的老头老太太们,腿脚也利索了。撵兔子的人一堆堆跌倒,一窝窝合在一起,鸡飞狗跳,人喊马叫,鬼哭狼嚎:一人扑到兔子,其他人全压在那人身上——人叠人,村口隆起几座人山。人人参与,见财一份,哪怕一人分到几毛钱。结果,兔子压死了,最下面的人也被压伤了。表叔说:钱要了兔子命,也能送人命!

刀片在我脸上脖子上“吱吱”行走着,她没说话,我怕她说话,就瞪大眼睛盯着她。她“噗嗤”一笑,红着脸说:“我看你你看我,抵眼棍呐,怪难为情的。”我老盯着她,她不好意思了。过去刮脸,我仰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那是一种享受。现在我睁眼看着她。说不定她夫妻话不投机,一激情,遭殃的是我。

唉,生活中剃头小事,我也赋予联想,草木皆兵——简单的事被我搞复杂了。

 

 

           作于 2014·9·8· 待修改

               
            

           【原创·随笔】 理 发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随笔】 理 发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93)|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