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除 夕  

2015-02-18 17:15:31|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除 夕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散文】  除 夕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进入年关,突感日子在飞:365张日历眨眼闪过,不经意间,我就闪过童年、青年和壮年……

今天是马年最后一天,年味越来越浓。一觉醒来,再也睡不着,开后门,对面楼上许多窗户灯亮着,跟我一样都沉浸在年味里。楼下有人家贴了门对,过去早贴人家是害怕债主上门讨债。想必,他们去了乡下——倏然间,老家的年味扑面而来……

在老家的时候,除夕一早,我就被浓浓的香味撩醒,早早起床,鸡鸭肉早已烀熟,锅沿一圈正冒着热气。这时,母亲已在后院忙活了。我家后院有栀子花、月季花,还有倚墙而立的两排老槐树。母亲拎着汤桶在花前树下浇灌肉汤,粘稠的膏汤瞬间被刨松的表层土吸收。母亲说,人过年,树木花草也过年。等到春日,青油油的枝干像抹了一层润肤霜,芳枝嫩叶间,鸟雀跃蝶飞舞。那年乡亲们更换老树栽杉木,母亲没舍得淘去——我家槐树救过人命。饿死人那年,野菜挖尽,榆树皮剥光,一夜间,我家后院白雪皑皑——洁白的槐花一串串一丛丛压满枝头。槐花可以充饥。乡亲们说我家槐树是“救命树”。此后,每到春日,禽畜们扇着翅膀,摇着尾巴集结树下,津津有味地品尝着甜嫩的槐树花。槐树作不了大料,充其量作个椅档子、小凳子腿之类。母亲说,大材大用处,小材小用处,不是废材就好。这话却给在老不见光灿的仕途上徜徉的我,找到了依据和一丝抚慰。

乡下的除夕,黏糅着浓浓亲情和淳朴乡情,还有哪侯岁、拜年的喜庆场景,如同一幅弥漫着浓郁年味的画卷,在我面前徐徐展开……

鞭炮声中,家家门前挂上蜡纸灯笼,枣核大的火苗在红烛尖上嬉戏,嫣红的烛光在大红门对子上跳动,远远望去,街头到街尾烛光点点串成一线,恰似火龙落凡尘。此时,天是红的,地是红的,张张笑脸泛着红光……满眼都是红的。

年饭过后,乡亲们开始串门道喜了。对门王二爷每年年饭后都来我家,身后跟了一串小尾巴。打过招呼,就对着香案跪下,三个响头过后,起身上香,嘴唇嚅动着。他敬过香,“小尾巴”们才下跪叩拜。王二爷家地方小,没有香案。文革期间,我家香案改成“主席台”(那时好多人家都有),领袖的半身石膏像替代了“四旧”的菩萨雕像,红宝书代替了菩萨两侧、我家列祖列宗牌位。王二爷例旧叩头作揖,但不敬香——活着的“神”是敬不得香的。我家香案上供着领袖像好多年。那次我问王二爷家长子“大扁担”:你爸叩拜说些啥?他说,祈求五谷丰登,六畜兴旺。文革前拜菩萨,文革中拜领袖,是一种信仰或心灵寄托。有了信仰和寄托,生活就有了希望和动力

王二爷家六个孩子,男孩——从“大扁担”往下顺延,直到“五扁担”,最小的老六“酒坛子”是女孩,王二婶这才终止生育。男丁多劳力就多,但男孩是甩钱货。女孩长大,逢年过节就有人送酒了。六个孩子在我家见啥吃啥,争抢不止,“酒坛子”抢不过就哭。大扁担给几个弟弟一人一巴掌,夺过糖食,先给“酒坛子”一半,余下的分给几个弟弟,颇有点“长子为父”风范。每次过年,大扁担和酒坛子都穿新衣,二扁担至五扁担穿着哥哥们穿小的旧衣服。虽然缀满补丁,但都干干净净,暖暖和和。

那时候,各家贫富差不多,遇上丰年日子就好过。我在家那些年,确实风调雨顺,王二爷家也和顺安详,六畜兴旺。

王二爷完成祭拜礼仪,把“酒坛子”搂在怀里,说,多子多福呀。眼睛就瞟着墙上“保卫珍宝岛”年画:“嘿嘿,酒坛子可上不了战场哦!”

每个除夕晚,我家都聚满了侯岁的。笑累说饿了,围上桌再吃再喝,吃饱喝足,接着侯岁。一家有大家同分享,屋子填满了欢笑,直到“五更分二年”,人人又添加一岁。年初一清早,侯岁的又携家带口去拜年贺喜了。各家轮流着做东设宴,欢天喜地,其乐融融。

大扁担长我几岁。我离开家后,他接连添下四个“酒坛子”。倾家荡产也得添男丁。二女下地,乡里罚款不着,抬走了他结婚时的木柜;三女诞生,抬走了木床;四女问世,家徒四壁,只好扒走口粮。于是,几个“酒坛子”都有了各自的小名:二女,王罚柜;三女,王罚床;小女,王罚粮。跟其父同辈分了——“大扁担”叫“王发福”。

一阵鞭炮响,打断了我遐思,这是早贴门对人家去乡下跟亲人团聚,提前燃放,给城里的家欢庆一下新年。

每到过年就想起往事。家乡的年是那么情致、那么温馨而有味。我多么想再回到那时!如今,双亲早逝去,老宅破败,后院老槐、花草也不再光鲜……那时的年味只能存储在我的记忆里。

马年除夕,我例旧起了个大早。

 


                      作于 2015·2·18·除夕 

                                          

                 载《知识橱窗·往事文摘》2015·6月刊  

        获《中华散文精粹》(2016年)一等奖  入选《中华散文精粹 第十二卷                     


               【原创散文】  除 夕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50)| 评论(2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