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初春的一天  

2015-03-23 15:42:08|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初春的一天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初春的一天

 

 

海滨小城首次举办“春之声”群众文化活动。朋友相邀,我来到了黄海之滨。

天遂人愿。春分当日,雾去霾散,天空放晴,气温陡升,春的气息拂面而来。

火红的朝阳从楼宇间刚露出笑脸,一群群身着艳装、略施粉黛的女人陆续进场。广场上人头攒动,喜气洋洋,五颜六色的塑料凳摆满广场,更给喜庆点缀了几分艳丽。一曲“中国梦”响起,“春之声”拉开帷幕,小城沸腾了——台上轻歌曼舞,台下掌声雷鸣,观众耐不住了,纷纷离开座位,和着乐曲跟着台上互动。舞姿曼曼,歌乐飘飞,全场激情荡漾,似春潮涌动,撩人振奋,惹人心醉。

我陶醉在一汪春潮里,这时,隐约感到口袋有动静,掏出手机,背光一看,竟有好几个未接电话——老家人打来的。我心一紧:老家乡下还有一位九十高龄养父。抽身就往宾馆跑。

进入电梯,我就拨去电话,说老人情况很不好。在我意料之中。去年冬至回去,和老人家同桌吃饭,那干瘦的脸膛已经没了表情。一桌人喝着说着笑着,他却不在意这些,也不抬头看一眼,一手端杯,一手捏着鸡爪,微微颤抖的手像蒙了一层老树皮,抿一口酒舔一下鸡爪。晚辈敬他酒,他似看非看,失去光亮的眼神,一片浑浊。灯油枯尽,一阵微风就能吹灭似的。我隐约感到,老人家为期不远。

四个多小时路程,四年般漫长。我不时看着捏出汗的手机,生怕它再次震响,还是震响了……

下午三时许,老人家闭上了眼睛。

我到家已是晚上六点多,马不停蹄赶往老家乡下。

老家镇子离养父的庄子仅几公里。老人家退休后执意要回乡下,跟他亲生儿子一起生活。我知道老人家心思:担心拖累我。

前面的路和路旁树木刚才还显着影子,眨眼消失,两行灯光不时抖动着,若明若暗。我打开车窗,一团黑雾随风塞入,野外若黑布覆盖,四周不见村庄,没有灯光,没有行人,也听不到狗吠声,越走越不对劲。这条路原本都是村连村,我走过无数次,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村上,今晚莫非“鬼下帐”?春头上阴气重。不免想起养父说过的话。

我瞪大眼睛,在黢黑里焦急地寻索着印象里的村庄和标志物,什么都看不见,电话问那边,他们不知道我所在位置,我也说不清自己在哪。几十年都没走过夜路,邪气不会让我摊上吧?!心头一惊,惶恐袭来……

“鬼下帐”,就是迷路,跟迷路不同:迷路人鬼使似的寻着水塘走去,到水边,一边抓泥往七孔里塞,一边高声嚷着:塞死你!如同他在戕害别人。最后,七孔糊满泥淖,闭气而亡。以前在家的时候,这类怪事常有所闻,“火性”高的便能逢凶化吉。我不信这些,可一旦身临其境,六神无主,易惶惑,产生幻觉……信则有!往前没有路,回转难掉头——路两边不知是深坑,还是水塘。“鬼下帐”的遭遇又在脑海浮现……

也是一个春天的夜晚,也在这个时候,我从同学家返回,越走天越黑,突然伸手不见五指了。中学时期,我常去同学家玩,走夜路都顺风顺水。途经一块山地,前面断路了。空野寂静无声,只听见自己砰砰的心跳和我杂乱的脚步声,焦急与惶悚隐隐袭来。正寻找出路,眼前显出一片淡淡的波光,心头一亮,迈开腿脚向前走去……一道光柱撕破夜空,急促的呼喊声和咚咚的脚步声惊煞夜色……抬头间,一个黑影晃着手电立在为我身边——是养父!他喘着粗气,口气慌张:“你咋走到水边了!”我猛然回过神来,面前是一口水塘,我站在水边。满以为自己脑子清醒呢。“好悬!”他拉着我说:“春头上阴气重,以后莫走夜路。”当晚,养父发现我没回来,就顺着同学家那条路去迎我。夜雾弥天,他一路小跑往前赶,边跑边喊。

养父离世,我悲恸万分。

老人家对我无微不至,呵护有加。高中刚毕业,我选择了下放,他挑着行李,送我去农村接受再教育;我工作后,他常来看我,每次都丢下一点钱和粮票;每次出差,总给我买几盒好烟。我说不会抽烟,他说应酬朋友用得上;我每次从部队回来,老人家早在车站等侯了,一双热扑扑的大手接过行李。我成家后,养父总重复着那句话:“人生都在糊光阴,把孩子养大,也就糊去了大半光阴……”现在想来,这话倒也实在。每当家庭有了矛盾,睁只眼闭只眼,忍忍就过去了,得给“光阴”留下一片美好的回味。老人家一生与世无争,轻轻松松地“糊”完了90年光阴。

黑夜里,鬼火似的车灯上下颠簸,左右摇晃,像有人打着手电在我身后匆匆追赶。我尽量撇开“鬼下帐”带来的恐惧——突然想起今早黄海之滨“春之声”那欢歌曼舞的喜庆场景,《中国梦》不觉在耳边荡响,顿时,浑身是胆,热血沸腾,惶遽消失,阴影散尽。我摁着喇叭,兴奋地叫起来——终于见到村牌,看到了路!

事后,静心一想,世间人遇鬼,或鬼迷人,都是讹传,谁亲自看见过鬼?是自己吓唬自己,最终产生幻觉。孤身陷危境,不能自乱方寸,若亮开嗓门大喝一声或放声高歌一曲,定能压惊,壮胆,化险为夷。不信则无!

半个村子人声鼎沸,一片辉煌,门前,纸灰飘飘,烟火熊熊,鞭炮声噼噼啪啪,喜庆的音乐响彻夜空,我心中的悲痛顷刻消隐……

为九十高龄的老人送行,丧事当作喜事办,图的就是个吉利!

 

               作于 2015·3·23· 待修改  


 

   【原创·散文】初春的一天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56)| 评论(20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