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小说】 韩四爷(写在抗战胜利70年)  

2015-07-19 13:22:35|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小说】 韩四爷(写在抗战胜利70年)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韩四爷

 

 

韩四爷走了,五个儿子携披麻戴孝跪棺前。男儿有泪不轻弹,儿媳哭公公更少见,孙子连死了人的表情都没有送葬那天,大儿媳突发“孝心”,潸然泪下大嫂一哭,那几个弟媳也跟着呜呜起来

韩四爷是个有争议的人,所以没人为他伤心。事后才知道,大儿媳想到娘家死去的人,那几个弟媳也心有灵犀,不约而同想到各自娘家悲事,便有了伤感。受到如此“礼遇”,九泉之下的韩四爷会有些许欣慰。

头七那天,一位头发花白,身着列宁装的女人找到韩四爷家,见到遗像,失声痛哭起来,说他是她救命恩人。这些年她寻遍江北多少个村庄,问遍无数个韩姓,都没有“韩老四”下落,偶尔得知,离南京浦口不足百里的皖东小镇上,有个刚去世的老人叫“韩老四”,便一路找来。这女人是南京城干部。听着女干部诉说原委,韩家老少不禁嚎啕痛哭街坊们也落下了悲悔泪水夸赞老人家是无名英雄,家乡的骄傲。韩四爷终于被正本清源了。

日本鬼子未入侵南京前,20刚出头的韩老四跟家乡几个有文化的男儿渡过长江找活干,南京沦陷后他只身返回,礼帽长衫换成一身戎装。没成想,标志“戎装”的那件日本军大衣没给他带来“衣锦还乡”荣耀,却招来麻烦。“汉奸”、“翻译官”等难听的痛骂声铺天盖地。在白眼珠子和唾沫星子里,他忍辱负重,度日如年。临终前,韩四爷两眼泛光,神志清晰,嗓音清亮,突然出一句话,让全家人惊恐万状,大儿子一把捂住他嘴,权当他回光返照,胡言乱语。然而,最终遗言还是迅速传开——韩老四杀过人!全街一片哗然。更有人相信,他就是隐藏下来的日本特务;也有人将信将疑:韩老四一生都没踩死过蚂蚁,还敢杀人可联系到那件日本“军大衣”,却又证实他跟日本鬼子有丝缕联系。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韩老四身上罩了一层神秘色彩。

老太去世早,韩四爷含辛茹苦把五个儿子养大成了家。儿子们另起炉灶,他独居老宅,饲养禽畜、照看孙子。孩子们早上过来,吃过早晚饭回家了,这才坐下来小酌一杯,酒后总爱提过去。后生们喜欢去他家串门南京的故事更想打探“军大衣”秘密,一到关键处,又缄口不语了

韩四爷亲眼目睹了日本兵在南京奸淫烧杀的野兽行径每说起,总咬牙切齿,秃脑袋上的花斑红一阵白一阵。突然军大衣,他马上岔开话题,说他常把报纸拿倒了

在南京,他找到一份差事,三月半载回来一趟。轮渡上,他捧着报纸,聚精会神,没有图片的报纸常常倒拿着。座位对面的人说,先生,你报纸拿倒了。他赶紧掉过一端,帽沿往下一压,红着脸道:让你看呢。韩老四不识字却假装识字,更想在家乡人面前露个脸。见他捧着报纸像模像样地看,就问他形势咋样,他总说,“小鬼子快完了,”说过,手一扬,嗓门提高八度:“屌事没得!”家乡便有了“韩老四看报——屌事没得”歇后语从南京城回来,原本浑身吐絮,麻绳系腰的乞丐模样,换成礼帽长衫,报纸在手里不停地翻转,眉宇间常常结着小疙瘩,颇有几分审时度势的绅士风范

跟他一道去的,有的做买卖,有的做了官,韩老四拉黄包车,车是租的。听得这话,家乡人不信,说,看他那身行头就不像拉车的。

韩老四的“行头”,把家乡人的想象推到极致,甚至以他作样板鼓舞孩子:看人家韩老四,屌字不识,南京半年就混出名堂。

那回,他穿一件军大衣回来,实指望能博得更高褒奖,想不到,白眼珠子一串串,唾沫星子溅满身,人们一下改变了看法。听得“翻译官”和“鬼弁子”称呼,秃头上一阵红晕,呸的淬口吐沫骂道:我操鬼子他娘!军大衣由来他讳莫如深,只字不提韩老四的疑点越来越多,而围绕“军大衣”的猜想更多:一个目不识丁的乡下秃子能帮鬼子做什么?能送他军大衣?还有人怀疑那行头不是偷就是路边拾得。人们刨根问底,穷追不舍,韩老四总装出一副呆相,一问三不知。坐在屋角,常常发愣,愣着愣着,抬手就朝脸上扇一巴,骂自己:装什么棍气若不是指腹为婚,老婆都讨不上。韩老四爱充“棍气”(帅气)。他身材瘦小又一头秃子,不装扮,谁坐他黄包车?回乡省亲也不被人高看。

韩四爷面向憨敦,心慈手善,儿媳坐月子,他不敢杀鸡小儿子结婚,家里杀猪他逃出门躲避。

文革中,“军大衣”事被抖出来。说是“翻译”高抬了他;被日本派遣潜藏下来,证据倒充分——南京沦陷不久,他逃回来就一直没回去,还接受了日本鬼子“军大衣”心慈手善自然是伪装的。

韩老四受不了无中生有凭空捏造。他承认礼帽长衫从垃圾堆里捡的,就说不出军大衣出处。“军大衣”成了烫手山芋,更是套在他脖子上的绞索,一气之下,索性撕成碎片给孙子作了尿布。年轻时图棍气、赶时髦,想不到,临老招来一堆麻烦。他想到死,可不明不白的死,更窝囊。

正义和善良一旦被歪想、嘲弄,便成了邪恶。所以,他不愿说出军大衣真相说出真相谁会相信?小孩都能反唇相讥: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敢杀人而且还是不可一世的日本人!还不是自编自导的谎言!人言可畏。想到街西王老五,“军大衣”事就让他胆怯。

自然灾害时期,王老五偷了一袋山芋,救活了寡妇一家三口。结果唾沫星子把他淹死——硬说王老五跟寡妇有染,还怀了他的孩子。1960年,家乡就没见过一个孕妇。可人家说的合乎逻辑,也“押韵”:王老五自己都快饿死,凭什么冒险帮助别人,而且是女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军大衣”也关联到女人,说出去,人家怎么猜想?他还怎么混?世代忠厚善良清白无瑕家风,将在他身上败去。心一横,牙一咬:一切都烂在肚里

韩四爷坐在屋角,漫无目标地盯着一处发愣,孙儿们打闹,也没能分散他注意力。蜡黄的脸上写着沧桑,深深的皱褶里更埋着他那难以启齿的秘密。想着想着,抬手就朝脸上狠狠扇一巴然后再摸摸刚才扇的地方,上褶子缓缓展开,旋即又隆起,心中的秘密又埋藏在那深深的皱褶里……

那个时期,没人再去他家串门。但“韩老四看报——屌事没得”的歇后语仍然挂在人们嘴边。

韩四爷死了,享年62。深埋在他心中的那个秘密,也一同棺材

直到“列宁装”女人出现,“军大衣”之谜才烟消云散见天日

鬼子攻陷南京后,奸淫烧杀,血流成河。韩老四见不得凶残,见不得血,他白天躲在屋里晚上出门拉车。那晚,他拉着空车拐进秦淮河边一条小巷,小巷死一般寂静。突然听到女孩哭喊,呼天号地,撕心裂肺。他停下脚步,近门,一缕弱光透出门缝,凑近一看,大吃一惊:一个身着军大衣、肥猪似的矮胖子,压在喊叫的女孩身上疯狂地撕拽着,那野兽叽里哇啦地叫着“花姑娘”。此时,女孩失去了反抗力……想到鬼子在南京的罪恶暴行,韩老四两眼喷火,青筋暴跳,热血上涌胆由心生,力从天降,他飞起一脚踹门冲进去,一把薅住那肥猪大衣领,肥猪一扭头,见是个瘦弱男人,叽哩哇啦地骂几句,又继续撕拽。拽衣领没拖动就拽腿,那肥猪头都没回,向后猛踹一脚,韩老四被踹得老远,小腹一阵剧痛。他顾不得自己,抄起一只瓦罐,地一声喊叫,使出了全身力气朝鬼子砸去。怒吼声咣当声划破小巷死寂——瓦罐爆碎,血浆四溅……突然,那肥猪纵身跃起,捂着脑袋晃了晃,拼足力量朝他扑去,韩老四闪身躲开,肥猪嚎叫着再次去,韩老四飞身侧闪,快速退到屋角,顺手抄起一把柴刀,两眼一闭……只听得一声惨叫,他睁开眼,那肥猪应声倒地,一命呜呼。

“要不是韩大哥搭救,我……”女干部抹着泪水,泣不成声。

尸体横呈,满地血浆,韩老四吓得魂不附体,不知如何是好。低头看看,满身是血,柴刀还在手中滴着血慌忙扔下。“我……我……”他哆嗦着。女孩起理理衣服,说:“大哥别怕,鬼子杀了我们那多人,你才杀他一个。”女孩的话给了他勇气和胆量这时,门外一阵嚓嚓的脚步声,女孩赶紧灭了灯,两人屏住呼吸听动静。脚步声过去,他将尸体扛上黄包车,和女孩一道朝江边奔去……

天色破晓,浓雾锁江。韩老四拽下死尸正朝江里推,“莫急,”女孩说,“大衣扔了可惜。”看他一身单薄,她上前扒下鬼子大衣,洗去血迹,让韩老四穿上。一股暖流涌遍全身。他从未穿过这么好的衣服。低头看看,像在做梦不禁又哆嗦起来:“我……我杀人了?”他看着女孩说:“我怕血,鸡都不敢杀呀……”嗓音都变了调。

韩老四杀了日本兵,不敢再在南京拉车,转身往家赶刚走两步又停下,对女孩说:“你也不能回家,找个地方躲躲。”说过,走到水边伸头照照,晃动的水影里,似乎不是他——这身装束还挺气派,比捡来的礼帽长衫棍气的

到家,江边情景又在他眼前浮现,离开江边时身后有人喊,那女孩站在江边,晨雾里,她眼泪汪汪,清癯的面容上含情脉脉,欲言又止……韩老四朝她挥挥手,嚷道:“我韩老四,家住江北老婆是我表妹,回家就成亲……”像得胜回朝的勇士韩老四脸上漾起胜利者的欣喜大步匆匆往北走去。

跟韩老四分手后,女孩义无反顾去了抗日前线。

韩四爷走了,“军大衣”的故事像落地的种子在家乡生根开花。每到清明,街坊们像怀念英雄那般,纷纷去他坟前燃鞭烧纸,寄托哀思……

 

    

                  2015·7· 作    载《参花》杂志2015·10月

                         

                         

【原创·小小说】 韩四爷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93)|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