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随笔】 习 惯  

2016-11-01 19:44:10|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杂谈】 习 惯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我的太爷爷头上有根长辫子,后来辫子剪了,羞的要投河;文革破四旧,我二婶一头秀发被红卫兵一剪子下去,要死要活哭一宿。留长发是一种习惯。后来,太爷爷习惯了光头,二婶也习惯了“二道毛”发型(齐耳短发)。

习惯,是长期形成的,其方式思维、动作顺序已相当稳固而变得较难改变行为。这种“行为”或“方式”,不同身份有着不同称谓:名人大家称“风格”,我们常人叫“习惯”。

各人有各人的生活、工作方式,“习惯”自然各异。比如喝茶,我对面的同事不渴不喝,一喝就咕嘟咕嘟大口灌;我不渴也喝,频频端杯,浅口慢酌,啧而有声,江南闲人亭榭品茗那般悠闲。由此想到写文章,哪怕例行公文,我也不会在原稿上注水、加事例,翻版复制,而去各业务庭()调研,搜集素材,然后构思、打腹稿,轮廓清晰了再动笔。前些年,政法系统每年都进行为期数月的“教育整顿”,隔三差五的情况汇报和工作总结,忙得我疲惫不堪。兄弟单位的同行倒轻松,每写汇报、总结,就夹一摞子报纸文件回家,第二天一早就报了材料。“教育整顿”分段进行,每个时期内容都不同,将原稿改头换面,我不习惯,总在最后期限报材料。领导说我写材料像绣花,慢的很。我说,慢工出细活,可就难出细活。搞了大半辈子文字,还真怕文字。制作文字如同打造产品,很有讲究。文章由一个个汉字组成,文字高手能信手拈来,一个个汉字、一串串词汇,玩魔方、变魔术似地轻松组合,卯榫般契合。丰富、精妙的词汇,鲜活的妙语跃于纸上,宛若水中鱼儿,活蹦乱跳,栩栩如生。一个个汉字组成了内容丰满,情感细腻,思想深刻,情节起伏跌宕的好文章,让人爱不释手,读后回味无穷。隽美的文章里,每个汉字我都认识,也知道每个词义,可就无法组织、排列好这些。如同手艺不同的木匠,相同的木材却打出了品质不同的器具。我属不开窍的木匠,使出浑身解数也难能打造出精美。除了道行浅薄,与形成已久的“习惯”不无关系。

业余时间,我爱搞点小“创作”。我的“创意写作”灵感,多来自生活感受和所见所闻,触景生情时,脑子一热——纵向的遥远的旧事和横向的零碎,一股脑儿涌入眼前,一口气记录下来。然后,再琢磨那些片段——把不沾边的“情节”安排在一篇文章(故事)里,用过渡句或一段文字作铺垫——转折、衔接。纵向、横向的——不同时期的生活场景拼凑一起,构成虚构或非虚构作品。这便是我的创作“习惯”。这种写法并无不可,关键靠技巧。而掌握这个“技巧”绝非容易——邯郸学步不可取,大家的“风格”只能用来启发,不可模仿,否则将忘了自己原先走姿。“风格”对我而言,“启”而不“发”。“习惯”久了便成“痼癖”,我无法跳出我的“习惯”,只好信马由缰,一意孤行了。

所见所闻若掐到我穴位,灵感瞬间开启,有头有尾的故事轮廓像一根长线铺展眼前——或按时间顺序,或按冲突层次去安排——以虚构文学形式,将一个个“情节”串在那根主线上;串不起来,就按非虚构创作去处理——将那些场景(情节)不以时间为序,横向铺设,以回忆录形式,散文记述。虚构和非虚构创作,都要紧紧围绕主线去设置情节,层层铺展,设置波澜,引人入胜,避免节外生枝——插入与主题无关的人或事。必须插入的,得与主题相关,预先设置伏笔,留下“钩子”(勾住读者),在转承段巧妙过渡,避免穿凿痕迹,避免牵强附会。文中叙事,一句(一段)紧扣一句(一段),前一句是因,后一句是果,或前句是后句的引子,引出下文;力戒有因无果,或甲因乙果,或前句有“引子”,后句无“衔接”。如果一个情节比较长,一口气叙完累赘,拖沓,就分次叙述,插入一段过渡句中止叙述,转到另一个情景,给读者也留下了“钩子”;叙述完另一个情景,再巧妙接入被中断的上一段……这些道理说着简单,做起来很难。

我这“习惯”,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继续观察和体验生活,触景生情便是“旧”,动笔就是“过去时”,好像我年轻时的酸甜苦乐能引起共鸣。事与愿违。我“习惯”出来的文章,自感缺少可读性,更无“共鸣”可言;我却沾沾自喜,孤芳自赏——那是我的亲历、不可磨灭的记忆,唯有自己“孤”了。

搭构起文章架子,接下来就运用细节去表达思想与情感,填充血和肉。就涉及到“人物描写”、“环境描写”、“刻画人物性格”、“修饰词语”,等等。描写人物的目的是让人印象深刻,为主题服务;无需多少笔墨,画龙点睛几笔就能收到效果。比如:“他长着黑色的、蓬乱的头发……”与“因为他早起沐浴时剪下的发了黄的指甲正好粘在了他衬衣右下方的那个小小的刺绣的短吻鳄上。”这两段描写,给人的印象谁深刻?不言自明。后者生动形象,让人印象深刻。这样的描述,也可以用在感情描写上,要给你的人物、处境、判断,以及异想天开的想法创造一个富有深度的、个性化的主观印象。

关于写景,西方创意写作理论告诉我:不必对全景(整个故事)负责,只需对自己看到的那部分故事负责。要有从细微处观察事物的哲学态度。完成了这些,再检查句式长短和语速,气氛紧张时,要加快语速,减少短句和语句中的标点符号,一气呵成,增强紧凑感。

散文是纪实作品,虚构不得。把握不住的事,就采用“可能法”:“可能,他喝酒时听说,也可能他梦中所见,我不能确定这是事实……”用类似这样的语言处理所叙说的拿不准的事,即使记述的事件不真实,读者也不会求全责备。因为,用了“可能法”。当然,散文也不必被“事实”所束缚,写景状物,是作者的自由——根据你心情来写。心情不好时,可以“颠倒黑白”,将阳光明媚,春暖花开的春天,写成春风似剪,雨雪封门,寒冷彻骨,以衬托你糟糕的心情,没人指责你不真实,硬说那天是晴天。

我的“习惯”爱“忆旧”,写出的作品大都“回忆录”。

多年养成的“习惯”,让我在“创意写作”路上,吃尽了苦头。积习难改;改不了就得走弯路。对我这个“自娱自乐”的业余作者来说,“弯路”是对“习惯”的挑战。倘若一时兴致,远行去“采风”——即使采了“风”,也写不出好作品,何必“奢侈”?

太爷爷剪去了辫子,二婶被剪了长发,由不习惯到习惯;我却积习难改,一意孤行,拿起笔就是一串“回忆”。

嗨,习惯成自然。

 

 

                            作于 2016·11·1· 

 

 

  评论这张
 
阅读(378)| 评论(17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