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后院的记忆  

2016-11-19 10:59:36|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后院的记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后院的记忆

 

 

老家早没了亲人,住了几代人的老宅也不在了,后院那片空地上也建了别人家房子,这儿跟我似乎没有关系了,可这儿仍让我挂肚牵肠,梦萦魂牵。每次回老家都去老宅绕一遭面目全非的旧址前,凝眸谛视,一切都那么熟稔,那么亲切,家的感觉顿袭心头,恍惚时光在倒流——我又回到了当年。

我家后院是五奶奶家。每天一早我就被闹醒,打开后门,又是一个塞满欢乐、喜气洋洋的早晨。太阳还在山那边,霞光已透过树梢撒向庭院,院墙下的舍圈躁动了:饥肠辘辘的叫声此起彼伏,一双双焦渴的眼睛随着五奶奶的身影直打转儿。安排好所有食料,五奶奶依次打开舍圈门,六畜兴旺五谷丰登景象满院跳跃——出笼的鸡群从划动的大扫把跳过,扑向满地黄灿灿的稻谷玉米油彩般艳丽的大公鸡跳到洒着露珠的花台上,昂起脖子,尾毛一撅,凤鸣朝阳般造型,冲天一声吼,“喔喔”声未息,带着余音就迫不及待跳进鸡群,一口啄两粒玉米喙未合上就向身边抢食的——惊叫着,落下两片羽毛仓皇逃向墙角。墙角两只大瓦钵鹅鸭瓦钵子里盛满了青草菜叶拌着皮糠碎米,那鹅出笼时跟着鸡群跑错了位置。五爷爷继续挥动着扫把。冲出圈门的三头猪直奔槽头,肥猪行动迟缓,尾随其后的急了,半大的猪从肥猪一侧窜过小猪见势,瞅准空档一头飙去——“哟……”五爷爷四脚朝天,咧嘴骂道:“兔崽子!”“汪,汪,”见小猪从主人裤裆穿过,不知是喜还是怒,老黄狗情不自禁地叫起来。

狗无早饭猫无晚饭。吃饱的猫儿跳上墙头“咪咪”地叫着,院墙上枝叶婆娑,朝霞晃动,鸟儿欢鸣院墙下月季绽放,五彩缤纷,满院欢腾。

院门打开空着肚子黄狗第一个飙出院外一帮吃饱喝足的紧随其后,蜂拥而出,喧嚣的院子安静下来。看着空落落的院子,我心头也空落落的。

喧嚣的后院整洁而美丽,鸡笼鹅舍鸭窝猪圈倚墙而建,接屋连山;一侧是长长的花台,腊梅、桂花、栀子花和五颜六色的月季花依次绽放,四季吐艳,芳馨诱人。五爷爷每天不停地打扫、整理着,庭院清新而利落。禽畜们相居左邻右舍,虽然不能串门,但相互影响,能一块儿起哄:天不亮公鸡嗓子就痒了,喔喔声未息,隔壁的鹅舍跟着叫响,一群鸭闻声也“嘎嘎”起来;猪醒了,三个脑袋挤在门边,瞪着眼睛朝外瞅,嗷嗷地撞着、啃着门档子……闹腾声满院回荡,让人不得不早起。不同物种杂居一起,和睦相处,但也摩擦不断,每天都有故事发生。

它们吃饱喝足便无他求,像一群淘气的孩子或相互嬉戏或相互挑斗,闹翻了就就咬。都是单打独斗,不搞宗派,也不计较输赢,吃亏讨巧不往心里去;闹的不可开交时,主人一顿呵斥,立刻安静下来。它们有着共性——喜怒哀乐在肢体碰触中毫无掩饰地显露出来。尽管相互间语言不通,但心灵融会贯通——都以和为贵,以乐为趣。猫和狗几乎是天敌,五奶奶家的猫狗却相安无事,有时闹矛盾,甚至剑拔弩张,一会儿就和好如初。猫儿舔着狗鼻子,像在认错;小憩时狗尾巴成了猫的枕头,老大的胸怀略见一斑。人类社会可比后院小社会复杂、险恶。我甚至都想融入其中,享受那纯真无邪,少忧无虑的快乐时光。那时,人与人间都是以阶级和立场划分,即使同一个阶级,相同的立场,若无意间说错了话,会群起而攻之。那次五爷爷写大字报,开头就表达忠心,“伟大的舵手”错成“伟大的蛇手”,大字报贴上墙,后果可想而知。此后,五爷爷再不碰触笔墨,过年写对联都请人代劳。比我高一年级的那个学长,在批判会上领头喊口号,“保卫”和“打倒”的对象搞反了,下面也跟着喊反了,造成严重后果,被判一年徒刑。他还是小学六年级的孩子啊!

我家后院却是另一个世界。尽管它们不会说话,肢体语言却自由自在,毫无约束,尽情表露,让人耳目一新,倍感温馨。也许,觉得今生时日不多,一同生活机会难得,所以,有了矛盾也仅限于伤皮不伤骨的小打小闹,过后谁都不计较。它们相互影响,灵性互感,麻木的也灵性起来,会看主人脸色了。五奶奶高兴时,“喏喏喏”、“咯咯咯”唤声若一支动听的歌儿,手中谷物流线型散开,鸡群扇蹼张翅或凌空腾起扑向食物,在主人面前有意露一手似的;心情不好时,五奶奶手中搅拌食料的木棍敲得瓦钵当当响,鹅和鸭完全没了趋之若鹜劲儿,缓缓上前,生怕闹出动静再惹怒主人。猪则另一副状态:肥猪吃饱躺下就睡,从不招惹是非,可能想留下个好印象;槽头食物已尽,半大的猪一头闷进鹅钵里。钵子口只有猪脑袋大,找不到吃食地方急了,被大公鸡啄过的鹅,颈子一梗朝就啄,另一只鹅也在身上啄着猪一抬头,扣在脑袋上的瓦钵子也随之抬起,尽管钵子罩着脑袋看不见外面,也顾不上这些,一动不动让鹅啄,越啄越舒坦,索性躺下踩到猪身上,还是找不到钵子口,便涌向鸭钵子;猪没人挠痒猛地起身,哗啦——脑袋上的瓦钵子摔的老远,吓得鹅鸭四下逃散半大猪制造了动静,小猪乐了,衔口稻草满院疯跑,跑到老黄狗跟前突然停住,吐出稻草一头钻进猪圈里。小猪爱拱墙根,给五奶奶教训过,更给老黄狗咬过,见到冤家,小猪自然心虚。

看着它们抢食,追逐,疯闹,享受着天真无邪,活泼烂漫的欢乐场景,心生羡慕,爱意顿生。

天,我捉来一串蜻蜓和蚂蚱犒赏它们,走咯咯起来,正进笼的鸡看满地荤腥掉头扑来;鹅舍鸭窝门已经关上,院里落下一片焦急的目光和串串叫声空着肚子的花猫正仰额盯着晚霞里鸣叫的知鸟,见着荤腥纵身跃下墙头消失在花丛中。老黄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像打瞌睡。猫瞅准空档,闪出花丛,落下几片花瓣,老黄狗瞟瞟花台又瞟瞟鸡群——猫已混入其中美食起来。“汪——狗纵身上前,猫儿慌忙食物转身就逃;狗毛发直立,龇牙咧嘴,虎视眈眈,猫儿扭头看着,不敢再上前。猫吃了晚饭就不再捉耗子,狗吃了晚饭就不再出门寻食,一心看家护院了。家主不在,狗越俎代庖了。满地荤腥眨眼抢光,鸡群进笼,猫又依偎在狗身边,刚才的不愉快好像没发生。

感受着后院天伦之乐般的喜庆,无比温馨。

通往老家的路依然向西弯去,土里土气的家乡话依然那么亲切,顺耳老宅不在了,但家的归属、情的牵挂,后院的记忆,依然于心,永难忘怀……

 


                 

                      2016·11·作   2017·2·修改

 

 【原创·散文】后院的记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