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雨季来了(修改稿)  

2016-12-07 10:54:47|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雨季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雨季来了

 

 

每年夏初马拉松式的强降雨如期而至持续大半个梅雨季节。

雨点打着房顶,落到庭院。天昏地暗,电闪雷鸣。晶亮的大水豆子满地滚动,屋檐下形成一道急速流淌的瀑布,窨井口激流汇聚,江河汹涌。置身于宽敞明亮的屋里,隔窗观雨,别样温馨,别样情趣。我再不担心屋漏墙倒连夜搬家;而雨季的惶遽,常袭心头,让人颤栗不安。

往事是那么无奈与心酸。以前每逢雨季,我就惶惶不可终日: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所有家什都蒙了雨布,撑着伞,大小盆子摆一地,接满了倒,倒了接……白天上班心不安,夜晚接漏难成眠。

进城头五年,我每年搬一次家,都在六月雨季

刚分配工作时,单位分我一间房,土墙瓦,单身的我倒也知足统一配置的桌椅、床和洗脸架将房间挤得满满当当;一扇木窗对着狭小的天井院,院子阴暗潮湿,不见阳光墙上苔莓瓦上小草郁郁葱葱。壁虎伏在小草、苔莓间,守株待兔,若有虫蚁靠近,必是它美美的晚餐。悠悠晚风飘然入窗,一钩弯月在对面房顶那丛小草间随风飘动。阴雨多日,难得一个晴夜。狭小的空间,静谧的庭院,总能勾起对未来的遐想与憧憬。这时,墙缝中、瓦隙间,传来虫鸣声,好似催眠曲,绵柔,悦耳……朦胧中,雷声大作,暴雨倾盆。我下意识地拉开被子,盖脸蒙头——风雨雷鸣中,觉儿更香甜。一觉醒来,感觉在露天:西窗那面墙不知啥时坍塌了,满院土坯。惊恐之余又觉万幸:墙朝外倒。

立业易,安身难。上班路上,看着大街两旁寥若星辰的楼宇好生羡慕;踏进二楼办公室,更有种家的安然,说不出的欣慰:哪天住上楼房,还不乐死?!摸摸脑门,有点儿发烫——望梅止渴,聊以自慰的狂想而已。这幢办公楼造价五六万,不吃不喝也得累上百余年。我巴望有一间属于我的房子,立命栖身。这似乎也是一种狂想。

有了正式工作就是公家人。而公家人除了不解决老婆,一切都是公家解决。总务给我张罗一处私房,一大一小两间,卧室和厨房分开了。黑瓦青砖的老房满目沧桑固若泰山,不再担心墙倒。雨季过后,酷暑到来,阵阵凉意和着无形的苔莓气味,从幽深老宅的旮旯里隐隐袭来,爽身惬意!

眨眼,又一个雨季到来。屋外暴雨,屋里小雨,褐红色雨水滴在家具、被子上——有年头的老房烟熏火燎,房梁也是褐红色。雨停那刻,我迫促找房,仓皇搬家。新租的房子还是青砖黑瓦。老城西汉建制。我住过的房子,几乎都留下了不同时代兵燹战乱印痕,更刻下了繁盛时期,历代商号巨贾生意兴隆达三江的记忆。残存着古代记忆的老房多数空着。旧城改造中,这些能“申遗”的老房一夜间都销声匿迹了。

刚成家立业,年富力强,也是事业埋头进取之时,我却身心重负,愁眉不展:无以“安身”,岂能“立命”?无奈之下,常跑领导家诉苦、央求。领导比我还无奈,我话说到一半又打住——单位没有多余房,领导爱莫能助;即使新建了宿舍,也是论资排辈。在领导家,许多时候,我都是美滋滋地静心欣赏着这宽敞、优雅的居住环境。看着,想着,竟然萌生幻觉,像置身自己家中,温馨绕怀,乐不自禁:日光灯洒下一片柔光,领导夫妇黑夜造访。领导抖着二郎腿,贪婪地扫视着我家每个角落;黑白电视画面和领导老婆荧屏前,那绵绵睡意的温柔情表,模模糊糊地映显在被拖把拖得一尘不染、发着光亮的水泥地上;淡雅的窗帘外蒙了一层绿色纱网,蚊虫附在纱网上嗡嗡地叫着,它们看见里面的人,更嗅出裸露的肌肤上散出的阵阵清雅的皂香味,乱飞乱扑,就是进不来;一束暗红色光芒罩在沙发、茶几上,落地台灯下,清茶飘香,青烟袅袅;领导瞟着电视,随着画面变化着表情……我喜不自禁,拿起茶几上的烟给领导敬去,正要划火点烟,领导看着我——啊?猛然想起,我是借花献佛,喧宾夺主,这不是我家。赶紧掏出自己的烟再次敬上。他搁下原先的烟,接过我烟,轻吸一口,指尖在烟缸边轻轻地弹着……我又成了造访者,不,诉求者,继续贪婪地欣赏着眼前的陈设,心都看碎了……如此优越的居住条件,我永远无法企及。红砖红瓦的大房子,厨房、客厅、卧室布局有致,红花绿叶的白底床单,整整齐齐地铺在床上,多余半截遮在床下边,似乎显现出领导夫人那雍容华贵气质,也点缀了温馨、恬静氛围,更让人留下了客走后的激情、浪漫的遐想;床单未完全遮住床腿,透出一行印着单位简称和白漆编号,高脚痰盂露出半个身影——领导夫妇夜间也小解?忽然发现,领导跟我一样——若夜间大解,照样攥着报纸亲赴公共厕所。心里竟然好受起来……

离开领导“豪宅”,踏进自己的“穷窝”,难以言状的痛楚直涌心间——自己吃苦、老婆跟着受累也罢,还有个幼小生命跟着我“乔迁”东西,颠沛南北,不禁仰天喟叹:让人艳羡的“公家人”的我,活的并不轻松!

即使单位有了新房,利益之下,谁不瞪大眼睛舍命去争?待我资历雄厚,人生轻松之时,不知猴年马月。我彻底失望了!

那天,我意外获得一则信息:政府没收了一国企超标建房,正待分配。我赶忙找领导,请他跟房管局通融。“我们是政府职能局,你是我局业务骨干——”领导神情淡定,喷着烟雾说。我盯着他嘴,他张嘴又闭合,手一挥:“看你打哪家拳了……”我那满怀憧憬的热眼偷偷扫过他脸——尚未收敛的一抹笑里,漾着刁德一“智斗”那场戏里的笑意……

我第六次搬家了!

前几次,我都是晚上搬家,将熟睡的孩子放在摇篮里,抬到板车上,搬进“新居”,留人看守,我带人再一趟趟来回搬运,直到夜深人静。第二天,带着疲惫高高兴兴上班去。这次搬家,不是阴雨连绵的六月,更不是夜晚,是阳光明媚的春天,朝霞满天的早晨!几辆板车浩浩荡荡朝新居进发;房东叫来朋友,协助搬运,众人燃鞭,镜匾、中堂字画一大堆,贺我乔迁。                       

我住进了属于我的“公房”。青瓦红砖,前庭后院,前后两进,比领导家更宽敞,更“豪华”——草绿色纱门上红花朵朵,天蓝色纱窗上白云飘浮,雪白的墙壁映得天蓝草绿,花红耀眼,领导家没有的卫生间,我也有了……环顾室内,房前屋后溜一遭,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家!                                                                                              

我的房不是分配所得,住进后心里发虚。关上门窗,风雨雷电就像孩子们屋外撒娇的嬉笑声。再担心雨季。        

贸然搬进,等于强占。几个月下来,房管局上门收房租了。领导特意找我谈话,说我打的是“迷踪拳”——招式灵活,干净利索。我说,“僧多粥少,只好先斩后奏了。“这房离城区太远,要不……”领导不屑一顾道。我那胀满激情的脸上一阵痉挛——要不是路远,这房子绝对轮不到我!领导看着我,呵呵笑了:“你这招很灵性,有启发……”

九十年代初,我工作调动,正赶上半福利分房的最后一趟车——我终于有了永久性私产。那领导也搬出了早年令我垂涎的故居。听说,也受了“迷踪拳”诱发——先斩后奏。

三十多年前,为了住房,我狂想不息,备受煎熬。高楼大厦、独体楼住久了,却又留念起消失已久的青砖黑瓦了。

居住环境越来越好,但青砖黑瓦的老房子和连夜搬家情景,一直深嵌在记忆里,一到雨季就想起……

 

                                                   2015·6·

 

【原创·散文】雨季来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