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顺  

2016-02-17 18:14:24|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顺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顺                  

 

 

大年初一,太太带着我的祝福上了动车,出租车送我回家,车到门口,掏钱付费。的哥看我递去的十元钱,没接,说:“涨了,过年嘛!”我家到车站走哪条路都十块。我说,涨多少?他搾开右掌晃着,我心一拎:五……五十?未等我开口,他那肉呼呼的大掌又翻转三下,“三百?”我急了。“十的三倍,”他说。“还不是三百嘛?”我说。“不识数啊?三十,”他呵呵笑着。拎起的心落下了,倒有种“顺”的感觉。一顺心就舒畅。三十元不是大事,过年白菜都涨价,车费与时俱进不为过。肥厚的大掌份量沉重,连翻三下摸不着辫梢,怪吓人的。

鞭炮声停息,一家一户出门拜年了。孩子们跟在大人身后,花枝招展,欣喜若狂,顺的感觉。昨天(除夕)岳母来电话,要我们全家都去过年。过年家里得有人。太太要我留守,她带孩子去拜年,老人家同意了。岳父去世后,岳母去苏州随内弟生活。

拜年的人群不时从门前走过,我心痒痒的。屋里踱了几个来回,形影相吊,不像个年样。突然想到乡下,乡下的年最热闹,便拨寻呼台要车。出租车来了。“咦,”我惊奇地看着他:“还是你?”“嗯,还是我,”的哥笑着说。我说了要去的地方,主动晃着巴掌问他:这回你要翻几下?他伸出两根手指,没翻转。“咋样?”他说。平时包车去合村来回都二百。这回他咋不与时俱进了?我心想。

蓝天无云,阳光晃耀。新年难得有个好天气。

像总统专车上路,道路全封闭似的,路上没有车辆也无行人,的哥噘嘴吹着曲儿,像给孩子吁尿。路上没车没人,开车就顺心。车轮呲呲,我们轻松地“呲”过了鞭炮声声的小镇,飚出了青烟缭绕的村庄,又徜徉在泥土散香的田园间。我摁下车窗,暖风丝丝,清馨拂面。一方方碧水宛若一面面闪光的镜子镶嵌在广袤的田园上——有田块的地方就有水塘,相互依存。布局得当、排灌自如也是一种“顺”。

煦阳,和风,蓝天,碧水,麦菜返青,满目是春。

其实,今天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合村,是随口说的。腊月二十几三木匠进城办年货,顺便给我带些土特产,要我过年去玩。车到我家门前,的哥摇下车窗问我,忽然就想到他家。进入合村,才想起没给老爷子和孩子们带礼物。三木匠家四世同堂,空手拜年不合规矩,顺畅的心情抹了一层怅意。的哥说,压岁钱也行。

门前一派过年景象:红灯笼,红对联,鲜红的炮仗皮铺满地,几个孩子在寻找没放响的鞭炮,时而一声噼啪响,捂着耳朵全散开。老爷子坐在堂前,见了我起身相迎,我连声祝福;老爷子频频回敬着——双手合十,小鸡啄米那样。“客人来了,还不去……”老爷子朝儿子挥挥手。“这就去。”三木匠应着,拿起布兜似的网罩,我也跟他出了门。我说,现在抓鱼?他抖着网兜说,“捕山鸡野兔。”以前我每次来,老爷子总不声不响扛着猎枪出门,远处一声枪响,三木匠说,中午有野味下酒了。不一会,山鸡野兔拎进门。猎枪禁绝后,改用楔子捕,现在用网罩了。三木匠说,枪打楔子捕血腥,网罩温柔,虽然都是吃。我说,手段不同结果一样。

合村北面是一片山岗,松树成林,草木茂密。我们边说便朝山岗走。他突然停住,说:“我们过年,也让小动物们过个安心年,这叫‘顺’”,就将网兜搭在树丫上。我说,不捕猎拿网兜出来干啥?他说糊弄老爷子。

像一只红彤彤的大蛋黄贴在蓝天上,树草静静地沐浴着金黄的阳光,鸟儿在林间穿梭,喳喳不绝,拜年一样喜庆。“噗——”一团影子从我们身边腾起,我下意识地闪到一边,“咯……”又是一声鸣叫。循声望去,飞出去的影子羽毛艳丽,身姿矫健——两只山鸡猫在草丛,听得动静腾空而起,迎着阳光而去,浑身金灿。这时,草丛又一阵窜动——几只灰白色野兔也按捺不住新年的喜悦……三木匠说,没人来猎,它们也放心大胆过年了。人不相扰,自然就顺。

三木匠转身往回走,走到树旁取下网兜,说,“你在这等一会。”他走进一户人家,片刻出来,手里拎着一只晒干的咸山鸡。我不解,正要问。他说,老爷子脾气你知道,稍不顺心马上挂脸,能一天不吃饭,不能把老人气着。

人上年岁,脾气就怪。我岳母也这样。昨天我电话给她祝福,祝她高寿。老人家说:高寿有多高?我说,九十算高寿。她停顿一会,说:那快了,没几年了。我一想,坏了,明天老人家就八十六,只有四年光阴了!我们这九十高龄就凤毛麟角,打谁骂谁,人家都不敢回嘴回手,还咧嘴朝他(她)笑呢。为让老人家心顺,我赶紧纠正道,您能活到一百。“还剩十来年?那也不多了……”话筒里一阵喘气声。“没良心的!不吃不喝你,不时贴补你,还巴我早走?!”乖乖,一百岁还不满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我心一横,大声嚷道:“您老肯定活到一百五。”“嗯,这还差不多……”话筒里响起咯咯笑声:“那不成了老妖怪?”“是老寿星,不是老妖怪,”我哈哈笑道。每次跟岳母通话,少则半小时,多半是顺心的话。老人图的就是心顺,能逗乐老人就为孝。俗话说,泥鳅宜捧,老人和孩子信哄。

三木匠说,去冬很忙没备野货。说着将山鸡装进网兜,裹了裹。老人家以前喜欢捕猎却不爱吃,现在眼神不好,更好糊弄。

三木匠是个孝子。我结婚那年,请他打了一房家具,家里烧了好吃的,就留他一块用餐。他总带点回去给老爷子尝尝。一来二往,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老人健在不觉得是福,一旦失去,相见只能在梦中。三木匠说,百善孝为先,百孝顺为先。孝是善的核心,顺是孝的内核。处处顺着老人,老人就心顺,心顺就开心,开心就延年。他话句句击打在我心上。我捶胸顿足,懊悔不迭。母亲健在时,我经常拗着来,不能让她顺心。如今想顺都不成,上坟烧纸,只能寄托哀思,带来一番痛苦的回忆。老人健在是多么幸福!

我和三木匠前后进门,老爷子目光盯着网兜,“捕到了?”“捕到了,”三木匠手一举说,“宇儿帮着拔了毛。”正说着,嫂子一把接过网兜,说,“还热乎呢!”围裙一裹,转身去了厨房。天衣无缝,看不出破绽。老爷子被儿子儿媳糊弄的乐滋滋的。善意的谎言也是孝顺的表达方式。

在三木匠家,我开开心心地过了新年第一天,更让我陶醉在那四世同堂、和乐融融的家境里。心顺带来家和,家和兴万事!

晚饭后回来,车到门前,我掏出贰佰元,的哥顺手找我二十,说早上多收了二十。我执意不要,他说,多收分文都会让人心不顺。过年嘛,图的就是个顺,一顺百顺。

猴年第一天,我就顺上了……

 

 

 

                          作于 2016·2·17· 

 

 【原创·散文】顺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