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老家石榴又红了  

2016-09-13 15:44:05|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老家石榴红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老家石榴又红了

 

 

侄儿“的土”给我捎来一篮子石榴,又大又红的石榴咧着小嘴挤满竹篮,不由想到子孙满堂合家欢,骤然,心头荡起一波涟漪……啊,老家石榴又红了!

每到初秋,一夜间,我老家后院张灯结彩,喜气洋洋。那株长满疤结的石榴树上挂满了红彤彤的大石榴,微风吹来,枝叶莎莎,一个个透熟的小脑袋模样在翠枝绿叶间摇晃着,咧嘴嬉戏着。石榴树是我太爷爷栽下。我记事时,常看到几个爷爷在树下修枝打叉、施肥培土。中秋夜晚,八仙桌摆到院子,五大家子欢聚一起,品石榴,赏明月——月光映在笑脸上,欢声飞出院墙外。

“的土”掰开石榴,给我一半。被外壳裹着的紫红色籽粒,晶莹剔透,宝石般璀璨,我取两粒放嘴里——酸里带甜,甜里溢酸,提神,可心,“家”的味道悠然袭来。这些年就没尝过老家石榴。“请你回去喝酒……”“的土”津津有味地嚼着,慢吞吞地说着。“我爸做寿,不,60岁生日。”啊!堂哥小木匠花甲了?年岁不饶人呐。这才想到自己,俯仰之间,我也到了爷爷当年的岁数。心头一酸——数十口的大家庭,如今就像“的土”面前籽粒不多的半个石榴了……

我爷爷弟兄五个、姐妹两个,每个分支子孙满堂,人丁兴旺。逢年过节,爷爷奶奶们都率子孙来我家凑热闹。同出一根,许多长相相似,甚至小名都相近,常闹误会。三爷爷家的“二扁担”被狗咬了,我四叔却抱着五爷爷家“小扁担”往医院跑。我爷爷说,哪天挨个儿对对号。

祖辈里,我爷爷是老大太爷爷太奶奶死后,我爷爷掌管五家(两个姑奶奶嫁在外乡),家规都是我爷爷立。除了忠孝礼义悌必须固守,爷爷还规定:女人不许骂丈夫,丈夫有错,背下可以给他两掴掌或几鞋底;丈夫不许打老婆。女人传宗接代,操持家务,感谢都来不及丈夫有气,可以拍桌子摔凳子

家族大了,易生矛盾但也掀不起大浪。小木匠的爷爷排行老二。他家这一支祖孙几代长相相似,性格一样,说话做事慢吞吞的,火烧屁股都不急。看到“的土”就看到了我堂哥家几代人那憨歪歪的样子。我的二奶奶和二婶却是炮仗性子,一点就爆。我爷爷在家,她们婆媳也不敢把丈夫咋样。

那天,二奶奶撵过来,当着我爷爷面直嚷嚷:你弟弟在菜里下药,小木匠呕吐不止。“给老二两掴掌!”我爷爷说。“五掴掌都不止呢,”二爷爷坐在我家门槛上,气鼓鼓地脑门。二爷爷第一次做菜,明矾当盐了。五个爷爷中,就二爷爷家读书少,二叔小时候见书就犯晕。我爷爷说,不读就不读吧,只要知事明礼。二爷爷死后,二奶奶去了姑姑家。二婶也无力扭转她男人缺少血性的憨性格。那回,二叔终于被“血性”一回,连蹦带跳风风火火窜到我家,二婶两眼喷火,举着棍子撵过来。我爷爷一瞪眼,二婶慌忙撂下棍子。二叔自知自己性格难改变,想把小木匠性格整过来,就在他裤脚上栓了一串鞭炮,悄悄点燃。炮仗一响,小木匠竟然镇定自若,脱衣上床那样,不慌不忙脱下棉裤,坐在原地笑嘻嘻地看着,裤子炸的大洞小眼。二婶一棍子抡去,二叔痛的嗷嗷叫,狼奔豕突没“血性”起儿子,倒把自己“血性”起来。爷爷瞪了二叔一眼说:二媳妇这招灵验。

“的土”是小木匠的独子,害怕念书,了瓦匠。那年去深圳找活儿,回来大发感概:妈的,“的土”比狗还多。“叫‘的士’,”有人纠正说:“将士相的‘士’。”“的土”说,他们那帮瓦匠都叫“的土”。于是,“的土”就成了他绰号。“土”就土吧,乡下人原本就在“土”中刨食。

前些年,拆老房建楼房,的土把我们家那片老宅地圈进去,石榴树自然也圈在他院里,算是守住了一份“祖业”。

看着“的土”面前籽粒不多的半个石榴,怅意撩胸,五味杂陈:这厚实光润的石榴皮多么像爷爷健在时维系我们家族的那层外壳啊!七支子数十口人,籽粒般拥在里间享受着呵护。

我爷爷很溺爱孩子。七大家子,儿侄辈三十多口,我们孙子辈也三十多口一到年节,爷爷就发小红包,经常发错。八月十五那天,二爷爷通知两个姑奶奶率众回家,一脉血缘全聚齐了,后院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二爷爷将每家列成一个方阵,依次排列,孙子辈排前,叔辈站在自家方阵后面作标记。花红柳绿的穿着,高矮胖瘦不等的方阵,气势,滑稽。祖辈们坐在方阵对面大桌前,乐滋滋地看着;两个姑奶奶走进方阵,给没扎好辫子的孙女或露出小鸡鸡的娘家孙子整理着。

晚霞映西天,圆月现东方,石榴树下好不热闹。

我爷爷举起一只剖开的石榴,说:“外壳就好比我们这个大家,你们都是籽儿……”方阵安静下来,一串小眼珠全盯在那只饱满而水湛湛的石榴上。爷爷说,“外壳健康,力度,石榴才茁壮,籽儿才安然以后,无论你们走到哪,都别忘了这个家,别忘了这株石榴……”“今儿中秋,难得聚齐二爷爷接上说:大爷爷马上发红包。”说着,就依次叫着名字,孙子们笑哈哈地从我爷爷面前逐次走过,爷爷边发红包边端详,然后弯起食指,朝每个小鼻子上轻轻刮一下,喃喃地重复着每个小名……

我家叔辈里,女孩多男儿少,爷爷不在乎男女,图的是人气。子孙绕膝的盛腾家景,才是家业兴旺的标志。

虽然男儿金贵,但不吝啬。抗战时期,我家有人参军,无论国军共军,打日本就行;解放战争去了一个;朝鲜战争又一个叔叔去参战,最后长眠在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爷爷偷偷落下一抹泪,自言自语道:国家安宁,小家才免予遭灾。

老家后院石榴树,跟我们家族结下了不了情。

捧着半个石榴,睹物思亲,肝肠寸断,万劫不复……爷爷们走了,父辈们走了,我等侪辈也渐渐老去跟我同辈的,一家一个后代,多不过两个若七支子再聚一起,只是昔日五分之一。

欣慰的是,老家的石榴树依然健在,石榴味儿依然那么酸甜,可心可昔日的家景却不再“依然”了……

中秋来了,老家石榴又红了。 

         

 

                                        2016·9·作 

              
                      
【原创·散文】老家石榴又红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