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小说】“等”之后(合集)  

2016-10-26 12:36:38|  分类: 虚构文学创作(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小说】“等”之后(合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等”之后

 

 

 

周日一早,太太要我陪她去菜场看我没动静,就说,“权当调研吧!”“调研?”我惊讶道“我有资格”“咋没有常在电视里露脸的地方领导才配得上调研,我去了也是转转。“转转也是调研,”她说。一想,也是,词汇根据人的身份搭配。“为自家调研不行吗?”她近乎央求的口气。工资没涨,肉菜价格倒涨了,就陪她“调研”一次吧!

未到菜场门口,乱哄哄的嘈杂声迎面扑来,水产活禽人窒息。我往路边一蹲,掏烟打火,说,我在外候你。太太眄我一眼,独自进了菜场。进出菜场的男人真不少,手上的塑料袋沉甸甸的,走路都吃力,像赌气而来,要不,能买这多?小时候,我每次担水都憋着气,水缸灌满不算,还把坛坛罐罐澡盆脸盆全装满,以后还要我担水不?适得其反,这招竟得到母亲夸奖此后,家里食用水便由我承担。常来菜场,我担心会“情景再现”。

“吴科长……”我一回头,是“张常务”,他两手提着塑料袋从菜场出来。“你也来‘调研’?”我说。“调——研?”他话音带着滑稽调儿,呆眼一轮,张开的嘴又闭上,喉结一动,像卡着了骨鲠,方才的笑意又被那严肃的仪表所淹没……我看着他手上一串五颜六色的沉甸甸的塑料袋说,能吃一周吧?他放下袋子,说,为父母代买了一份。我们好久没见,自然寒暄一阵,可又不知从哪“寒暄”起,他那副正统表情和正统语言,就把人“正统”得敬而远之。

他出任县政府办副主任后,工作更忙,我们接触渐少。我说,还是“常务”主任?还在政府办?“你不看电视新闻那?”他咧嘴笑着,递来一支烟,给我点燃,然后给自己点燃。“你不是戒烟了么?”“偶尔抽抽,”他说。新千年伊始,他从地震局调到县政府办,在“常务”位置上勤恳了十几年。政府办就他一个副主任,不是二把手,也是二把手。所以,同学们都叫他“张常务”。后来,出了叉子,不再主管那摊子杂务,随县领导调研和招商引资。这些年,和他同职级的同事、他领导过的部下大多升职,甚至成了他上司,就他没升;可是,升上去的或正要升的,又一个个相继倒下,就他没倒。原地踏步的他,可谓“万古长青”。

八十年代初,我们一同走出校门,几个好同学又一同分到同城机关。就数“张常务”进步最快。他“进步”,我们都当作自己的荣耀。“进步”靠自身奋斗,也得有机遇。欣喜之余,又为他那神附般“机遇”而感慨。

“五讲四美三热爱”正值高潮,他救了一个落水儿童,又恰逢“大力培养年轻干部”。事迹见报,众人感动,理所当然被提拔。仕途有时像赌博,运气来时山都挡不住。九十年代中期,他被派到圩区防汛。每逢防汛、抗旱,机关干部被派往农村。一没经验,二没指挥决策权,只能当作劳力使唤,有几个是称职劳力?“多个人就多份力量。”“张常务”却显得坦然自信。那天,他正在圩堤上巡查,轰的一声巨响,大堤决开一道口子。咆哮的洪水汹涌而下,堤上人喊马叫,一阵慌乱。有人扛来木桩,更有人抛下泥土袋,装满泥土的蛇皮袋抛入激流,眨眼被冲走。“张常务”毫不迟疑,抱起一根木桩跳进激流,群众见状纷纷跳下,打桩堵漏。湍急的洪水中筑起一道血肉长城,圩内万亩良田和村庄化险为夷。正在圩区检查防汛工作的市委领导得知此事,亲自接见他,当着地方官员面,夸他是一面“旗帜”。消息传开,“张常务”再度被关注。平时工作,“张常务”也丁是丁卯是卯,恪尽职守,秋毫无犯。一处顺,往往处处顺。

每当他受奖或荣升,我们都请他搓一顿,可他“死人头”,从不回请。机会终于来了。他上任县地震局局长不久,我们几个同学约定,下班前去看他。走进办公楼,如同踏入一处严不透气又循规蹈矩之地让人耳目一新又肃然起敬。班子成员职责、各股室岗位责任、应急机制、联系方式、廉政制度、奖惩条例挂满走廊,充满正能量。这些规章都是新制定或刚修改,难怪他无暇跟我们联系。我们边走边看,好像自身也有了约束感,走路姿势也不那么随和了。“乖乖,新官上任……”“黄科员”叽咕道:“这是第一把火吧?”无规矩不成方圆。他一到任,就在规矩上烧了一把火。

他从抽屉拿出半盒烟放在茶几上,让我们自便。我抽出一支,软哒哒的,很有“年头”的感觉。他说到新单位就戒烟了。这家伙也太抠了,难道没有“公务烟”?我们几个相互看看,就掏出自己的烟抽起来,他装作没看见,继续哼哼哈哈着,白眼珠多黑眼珠少,正统得有点傻了。机关人都走完了,窗外灯光璀璨他还不提吃饭事。我说,晚饭咋办?他说:“去饭店吧,我私人招待。”室内一阵寂静,几双眼睛又相互对视一下,不知所云。当了一把手,招待来人竟然自掏腰包公款招待谁计较?再叫上班子成员作陪,办公室主任斟酒、搞服务,皆大欢喜。看他一脸认真,我们不再说什么。我说,我们请你行不?他笑道:同学间谁请不一样?我们请归请,可心里怨气还得出。“若继续‘死人头’……”“黄科员”憋不住了,脸一本道:“你这局长也长不了。”他说出了我们要说的话。“张常务”淡淡一笑,说:局长又不是花钱买的,何必那么在意?做好本职,尽到良心就是。

他在局长任上,我们未抽过地震局一支烟。他眼里,公款就是地雷,一碰就爆炸。生怕被落下的树叶砸破了脑袋似的。一把手位子上,他如履薄冰只有过年,我们去他家才能狠狠吃一天。他也大方,家里有的全部拿出。可我们仍要打开橱柜查验一番,虽然没找着“珍藏”,却考验了他对同学是否大方、真诚。

“张常务”调任县政府办,成了“不管部”部长:来人接待、政府采购、公物管理、大楼修缮、办公区绿化,全他分管,星期天都加班加点,我们少有联系。我和其他同学常见面,第一杯就祝他再创辉煌。衙门府里七品官。按他仕途行进速度,副县不在话下,正县也指日可待。可又有些担心:他孤身自律,不“与时俱进”,不仅改变不了大环境,还可能是他仕途一块硬伤。地震局几年,就矫枉过正,落个“二百五”雅号。地震局经费本就少的可怜,可每年还有结余。从干部职工“福利”里、公款吃喝的舌尖上克俭把关,连上级主管也难喝到地震局一杯酒。节衣缩食省下的经费,年终又被财政收去。干部职工骂他“二百五”。这时,县政府调他去并掌管要害,无疑对“二百五”精神的赞赏与肯定。

我们几个同出师门。新闻专业,具有嗅觉灵敏,洞察力强,处世圆润和严谨细致天性,可他就秉承了“严谨细致”的专业素养。同学相处,也中规中矩,一律职务相称,生怕有什么不严谨。老黄没有职务,就以他“工资级别”加上姓氏,直呼“黄科员”。人家跨出校门就是“科员”,可就几十年没动静。老黄很在乎职级,就因为他说话随便,没人敢用。我们提醒过他,政界不是新闻机关,想说就说。“做人如作文,实话实说有甚不好?”“张常务”一句话就抵消了我们的一番教诲。老黄的“人生作文”书写的淋漓尽致。他单位招待来人,局长私下侵吞两盒烟,他敢张扬,整个机关都知道局长爱“乘火打劫”,贪小便宜。新来的小年轻都当了副股长,老黄却依然故我。他被边缘化了。“张常务”一口一个“黄科员”,叫的他面红耳赤,龇牙咧嘴,颈子一僵道:“我这把年纪还是科员,笑我老不进步?”“张常务”说:“新闻第一生命就是‘实事求是’,规矩面前人人平等。”老黄只好忍辱负重,咬牙接受这个“实事求是”称呼。

调到政府办后,“张常务”经常关机,偶尔打通了电话,总说没空,他比县长还要忙。同学小聚,几次不到场,渐渐就被我们“边缘化”了。但我们还时常想到他说起他,盼望他再度辉煌,成为我们同出师门的“代表作”。

那天,我刚到办公室,隔壁同事跑来问我:你有个同学在政府办?我说,是。心想,他可不帮人办事,找也白找。“他麻烦了,”同事说。我一惊,少倾,又平静下来。他一贯严谨细致,能有啥麻烦?同事说,他吃了回扣,数额巨大,正接受审查。我傻傻地看着同事,张嘴愣半天。一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他分管物资采购,手下还有工程队……我拿起电话就拨,同事说,“双规”还能接电话?又赶紧给“黄科员”打去。“黄科员”说,刚听说,确有此事。我身子一软,仰倒在靠背上……看他表面清廉,正统,内心却……可我还是不信。他当过几年一把手,却不过问财权。全县机关,包括乡镇,所有一把手都是管财的“一支笔”,负责审核、签批票据,唯独他将“财权”交给副局长,他集中精力抓干部,管业务。如果他贪,他乡下的父母怎可能住在难以遮风挡雨的瓦房里?故意装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张常务”“双规”后,我们几个常碰头,边看《纪律处分条例》和《刑法》,边研究。我们帮不了他,只能对照章典,按最轻的处理结果去想象——或“警告处分”或“缓期执行”……

菜场门前乱糟糟的,说话听话很费力。我说,去茶楼坐坐,叫上他们,中午小聚一下。他说,父母还等他送菜去。他父母年事已高,年前接进城单独生活。那次事件后,他只负责招商引资,或随县领导下乡、去企业调研,很少照应到家。工作压力和家庭负担,将他那张圆脸拉的又瘦又长,下巴上未刮尽的胡须,冒出些许白毛尖儿,眼角、额头,也刻下了岁月印痕,但那双大眼珠子依然闪着忠厚与执着,更藏着新闻专业的敏感与睿智。

那晚,我们正讨论着,我手机响了,一看是他,我兴奋地叫起来——“黄科员”一把夺过我手机,“啥时放出来的?没事了吧?”就将手机调到免提,捧在面前,开电话会似的吼着。

“双规滋味不好受吧?过来喝酒,压压惊……”

“什么双规?”“张常务”急着问道谁双规了

“还嘴硬?我们早知道了,正翻书查找处理条款呢……”

话音未落,他掌心响起朗朗笑声。“你多虑了,心中有纪,脑中有戒,就会警钟长鸣……”“张常务”说。他这次招商引资很成功,若奖金到手就请我们喝酒。“黄科员”脸涨得通红,急着问这问那。

“张常务”说,“受贿”确有此事。啊?我心刚放下,又提起……

跟政府办打交道的商家出事了,还供出了给政府办的回扣,总共30余万,“张常务”供认不讳。他说,价格合理,能保证质量,接受商家回扣,也降低了采购成本,减少了财政支出,何乐不为?但他没贪占分文,全在会计账上,每笔都有记录……我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机,屏声敛气地听着,如释重负。

世人皆醉他独醒。不合群,就难能融入。“张常务”不再分管那摊子杂务,他仕途也因此画上了句号。在“常务”位子上,他仍然兢兢业业,一丝不苟。

“融入”,就被“边缘”,这是常理。“被‘边缘’有什么不好?严谨细致,谨慎处世才安稳,”他说。“人不作死不会死。我上有老下有小,一旦出事将家破人亡。”说过,拎起塑料袋就走,又转身,说:“你看地方新闻吗?”

“看啊!”

“经常有我身影……”他嘴角漾出一丝得意。

“别忽悠——”我说,“没看到你身影,也没听到你名字……”

“领导身后那背影就是我,一晃就过去。”他满脸兴奋,“我名字在‘等’之后……”

什么“等之后”?电视里,“等”之后的姓名都是低职务,不再播报……陡然想到“新闻”规矩——县电视台多次报道“招商引资”实况,镜头都是对准县领导,“张常务”招商引资功劳再大,剪彩、奠基或到会祝贺,也没他啥事;解说词里,只列出一串与会领导姓名,他只是领导后面的——“等有关方面负责人也参加了会议”——他被“等”了。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头骤然涌起一抹漪沦——五味杂陈,难言其味。不知是为他多年安然无恙而欣喜,还是为他严谨细致不合群被边缘而心酸。

一转身,太太从菜场出来,我上前接过她手中菜,说,我见到“张常务”了。太太说,他快不是“张常务”了。“是啥?”“马上就是张县长了,公示几天了,”她说。“啊,他果真成了我们‘代表作’?!”一高兴,两手一抬,竟将塑料袋抛了出去。

这次“机遇”,定是那“严谨细致”的专业素养帮了他……

 

                     2016·10·作  

【原创·小小说】“等”之后(合集)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10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