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体 检  

2017-11-15 08:01:13|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体 检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深秋。晨风嗖嗖,落叶飘零。树跟人一样,也有老的时候,可来春嫩又生。季节是循环的,人生再难循环了。

一年一度体检开始了。十一月中旬,不冷不热,脱衣解扣不会着凉。

我一早赶到医院,停好车,一扭头,一个老头蹒跚走来。这早来医院,一定是本单位人。我看他,他也看我。晨雾里看不清他面目,快到跟前——“童老头!”我兴奋地叫起来。跟老干部们相遇,也就每年体检之际。我说,“咋一个人来了?”“85了,”他嘿嘿笑道。孩子不在身边,以前都是老伴陪他。他面容憔悴,语言不清,踽踽独行,颤颤巍巍,怪可怜的,但脸上有笑容,还能认得我。我说,“您住哪?”“85了——”两道长眉一挑,道:“你听不懂我话?85了!”说着就提高了声量:“你还是半成数?”我突然笑起来:“您只有两成数了……”他看着我嘴,伸出几根指头在我面前比划着“八”和“五”。我点点头,他会心地笑了。他听不见,以为我也听不见。我只好跟他肢体交流。我伸手划了几下,自己都不得要领,他得“要领”了——扶他进电梯时,他胳膊一摆说,“我行!”

童老头是原经济审判庭庭长。他喜欢给部下打分,形式很另类——将人的水平、能力、智力以至酒量等,分成几成数,按“成数”评价人。

走进体检大厅,老干部们比我还早,原立案庭刘庭长捋着袖子正抽血,我走到跟前,他老伴朝我笑笑。我心想,都不太老,还能认得人。刘庭长还是“黑哥”的样子,只是瘦了些,个头也矮了些。我跟他邻居一年(隔壁办公室)。因为他皮肤黑,全院人都叫他“黑哥”。立案庭前身是“告申庭”,就三人,立案、申请再审和诉前调解、来访接待都归他们,工作量可想而知。来诉来访的络绎不绝,他和颜悦色,没一句高言。每天一上班,隔壁就传来他那和蔼的说话声。当事人常常控制不住情绪,甚至拍桌子嚷起来,我赶紧过来,他说没事,你忙你的。当事人心里有气都来这撒,相关部门难解决的也在这诉冤论理。法院也不是万能。像对待朋友,他倒水递烟,说服疏导,并积极寻求解决办法。跟我们一起小聚,黑哥就不这样了:“霸道”作风暴露无遗。他为人豪爽,喝酒也豪爽,一个劲地跟我碰杯,脖子一仰就干了,我杯底留一点都不放过,直到我举手告饶。然后,得意地说,“姜还是老的辣呀!”看那风烛残年的样儿让人揪心,昔日情景涌入心间……抽过血,他跟老伴坐一边歇息。老干部们大都由老伴陪同。我问他今年多大了,他没吱声。“有八十了吧?”我又问。他两眼浑浊,木无表情。老伴伸出五个指头朝我晃晃,“啊?五十?”我吃惊道。心里却说,人能活回头,求之不得!他老伴说:“七十五。”“一巴掌数代表七十五?”我笑道:“有这么比划吗?”看老伴笑,黑哥也笑了。我一阵心酸:这老两口也到“半成数”了,老伴身体比“黑哥”硬朗点。老庭长憨敦朴实,为人随和,工作认真、细腻。无论多棘手的纠纷,总揽在自己身上,尤其离婚案件,不到万不得已不立案。当初我们在一起工作,多么开心,那光景多么值得留恋……

见到老干部,我心情格外爽,又让我想起了一起工作的情景。可是,昔日的容光消逝了,好几个都明显消瘦,说是“三高”,严格忌嘴。我老家称这种病叫“小鬼偷肉”——人陡然消瘦、憔悴。那时,一日三餐都是粗粮,想吃荤腥也没钱买。“三高”不一定是油水所致。我说,积极治疗,保持乐观,该吃就吃,一切随意。他们并不认同,视荤腥为大敌。

周组长在老伴陪同下走进大厅,这回我没跟她打招呼。在老楼,我跟周组长同一间办公室,我搞政工,她负责纪检。曾两次在医院相遇,我上前打了几声招呼,她夫妇只顾说话,看都不看我一眼;老伴拿着她的体检单,在单子上指点着,跟她叽咕着——只有他俩才明白的半肢体语言。孩子在外地,老两口就相互照应了。今儿她夫妇看到我,突然笑容满面地客气起来,异口同声说:好多年没见着你了。我才明白,以前不搭理我是误会。按童老头的话说,又是“半成数”了。我从未想过,一起工作的同事老来会成这样,若干年后我也会“半成数”么?

童老头挪着碎步跟在我身后,我走一步,他要挪动好几步,我放慢脚步伴着他。每到一科室,都让他先来。大家“礼让三先”,年轻的让年长的。我想问他,我俩现在谁是“半成数”,可是,“半成数”手势我不会打。

童老头喜欢跟年轻人相处,周末或节假日,常约我们去他家热闹。老太婆在伙房忙,他在客厅陪我们打牌,我出错了牌,就熊我是“半成数”;喝酒敌不过他,笑我是个“二成数”。我说,在你眼里我啥时能“九成数”(我不敢往高处说)。童老头一本正经道:经我检验才能决定。他不约,我就约同事来他家,让他“检验”,想提升“成数”。

刚入座,童老头突然问我:“签订、履行合同在甲地,若发生纠纷,乙地法院有无管辖权?”我说,要有个“协定”吧!“什么协定?”他眼睛一瞪说,“你说你有几成数?!”

在法律“业大”学过,只是长期搞行政,一时想不起来。“你就这么检验?”我反驳道:“来你家,就蹩脚,找茬?”“在商言商。”他说,“你搞一辈子行政?一旦下庭办案,业务不熟能行?”有审判职务,长期从事司法行政的,大多想下庭办案,都得从头学起,司法解释必须烂熟于心。看我满脸通红,童老头说,这叫“协议管协”,签订合同时双方协议由某地法院审理。每月一期的《司法文选》,我很少翻看,也没时间研读。

我至今都记得童庭长这句话:不掌握十八般技能,就吃不了这碗饭;搞司法行政也得精通法律,熟记司法解释。

我提醒童老头,下次叫我来得提前预约——我心里发虚,得准备一下。此后,童老头一喊,我就找出当月《司法文选》,认真浏览一遍。

童老头热情好客,喜欢热闹,家里常来人老两口才高兴。不两天,又叫我们去他家。我赶紧翻一遍当月《司法文选》没发现《经济法》和《合同法》有新解释,满心欢喜。老头儿真刁,突然问起《刑诉法》:“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原先由法院决定逮捕,自行审判,改为由侦查机关侦查。要我说出具体条文。我只知道有这个规定,还没来及看。童老头说我业务也是“半成数”,实际工作能力倒有“七成”。这哪是请客,分明给我难堪。

童老头不光对我严格,对庭里同志一样严格要求。他说,搞审判业务没有十成数,就难驾驭法律,更难公平公正。那回,他终于表扬我一次。院里组织干警考试,童老头负责阅卷,事后,夸我业务水平提高不错。我说有几成数?他摸摸下巴,说,请我喝顿酒再说。我请过后,他就退休了。

体检结束,我扶他去食堂吃早餐,他说,老伴在家还要他照顾,马上回去。我再次伸出两指在他面前晃,童老头说,他现在就是“二成数”,体力、精力都不行了。我将二指指向自己——意思是,我到了他的年龄也是“二成数”。他张开手掌,两面一翻,说:希望你是“十成数”……看他蹒跚的背影,我心里不是滋味。

跟老干部相遇,一幕幕往事就像昨天。“昨天”越走越远,不再回返。但他们那敬业、执着精神和朝夕相处的同事情谊,永远铭刻我心间。老干部永远受我尊敬,不只是我在渐渐老去……

 

 

                    2017·11·15·作


 【原创·散文】体 检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