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騸 鸡  

2017-02-05 20:31:10|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騸 鸡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我爱吃骟鸡,因其肥而不腻,且有咬劲,越嚼越香。家里每买回骟鸡,便想到老家骟鸡情景。

我在家那些年,一到夏天,就有几个操外地口音的男人悄然现身老家镇上,他们每人手提一只网罩。若不听其吆喝,那副行头夹着布幡招摇过市的算命、占卜先生一个模样走近街头自动散开,大街小巷随即响起阵阵“骟鸡”声。

春上孵的小鸡夏天便长成笋鸡(半大的鸡),性别比常常失调。公鸡不下蛋,且好色爱只长骨架不长肉,每户仅留一两只公鸡作种,多余的都骟了。骟后的公鸡没了肾,便没了性欲,也少斗架,促使疯长。听到吆喝声,许多人家应声出门。家主撒下稻谷引来鸡群,骟鸡人张网捕鸡,抢食的鸡全罩在网中;家主放出母鸡,将公鸡一只只捉出,递给骟鸡人。骟鸡人坐在小凳上,两腿并拢,腿上铺着布,将鸡放到木夹子上束好,解开手术包。手术很简单,在鸡肚子上划开一道口子,耳挖似的小勺子伸进鸡肚,勾出两颗米粒状的鸡腰子(鸡肾),然后用鸡毛堵住伤口。手术后的笋公鸡全然不顾伤口疼痛,又飞跳着抢食了。不一会,网罩里的笋公鸡全都做了“变性”手术。骟鸡行当看似简单,却是人家祖传手艺,外姓人学不得。这帮人来无踪去无影,太阳偏西全都消失,第二天又出现在街头巷尾,吆喝声声,直到每家每户的公鸡全骟完,他们才销声匿迹。来年夏,又一拨人进镇。虽然不是去年那拨人,但他们装束相同,也都姓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若再刨根问底,骟鸡人手一指道:就住那里!所指的方向是天边,鬼都不知道他们说的那地方在哪。他们不善言谈,也不跟人多交流,感觉很神秘,家主也不想搞清他们来龙去脉,只要姓马,就是正儿八经的骟鸡人。

家乡人相信马氏骟鸡人,如同敬仰“王麻子菜刀”、“瑞蚨祥绸缎”和“同仁堂制剂”。因为,他们从未发生过“医疗事故”。

骟鸡人同出一族,同在“天边”居住,又一道来一同去,外出行头自然一致:黑布阳伞下,一身绸缎,鼻梁上架着墨镜,肩头搭一块揩汗的白毛巾,黑色塑料凉鞋里透出沾满了尘土的白色棉纱袜。如此洋气的装束,让家乡那些粗布大裤衩的庄稼汉们刮目相看,更给骟鸡人增添几分神秘色彩。他们收入稳定、丰厚,装扮时髦、别致,撩得一帮年轻人羡慕不已,只是懊恼不姓马,无法学得这门手艺。

那年夏,骟鸡人又如期而至,“骟鸡”声声。骟鸡人见一村妇在门前,上前就问,“大姐,你家有鸡骟么?”村妇没搭理他,又上前两步继续问道,村妇仍没吭声,转身进了屋。“我家有鸡骟。”这时,附近一户叫去了骟鸡人。那户门前正忙着抓鸡、骟鸡,那村妇突然冲出家门朝这边跑来,还大声嚷着:“他不姓马!”刹那间,鸡飞狗跳的现场一下冷清下来,骟鸡人脸色苍白,瞠目结舌,一双白眼珠愣愣地看着村妇,俄顷,白眼珠又戗向家主,嘟嘟囔囔,不知所云。“你是冒牌货?”家主放下鸡,厉声问道。“打——”家乡人最嫉恨屁精,听得吵闹声都往这边赶,人越聚越多,呼声渐涨。“打这狗日的!”乡亲们义愤填膺。“别,别动手,听我解释……”骟鸡人颤颤巍巍退到墙角,鼻梁上的墨镜也哆嗦得滑下了一只爪儿,另一只爪儿挂在发红的耳朵上,两片黑乎乎的“二饼”遮挡了他半个脸。

“你到底姓什么?”众人怒目以对,步步紧逼。

“我姓李,叫李农机……”

“老子还叫李旦呢,打!”

“慢着,”这时,老秀才挤出人群,问道:“你叫李隆基?”

“嗯。”

“这名字就咣耳震心。”老秀才劝住大家,脸上显出一抹轻蔑的笑,说:“让大唐皇帝说清楚。”“我不是那个李隆基……”李农机那半张脸上显出无辜与无奈,吞吞吐吐着。

老家人多同宗同族,许多村庄名子都冠以姓氏,就连镇名也是“章”姓打头。虽然处事待人义气,实诚,但受不得窝囊气,吃不得哑巴亏,若一户受辱,群起而攻之。

李农机见势不妙,只好如实说。原来,他舅舅姓马,骟鸡手艺跟舅舅学得,但技术决不比舅舅差。刚添置的这身行头,是马姓骟鸡人特有装束,更是招揽生意的一道风景。他说,如果骟死一只,就赔偿五只;现在可以不收钱,等到骟鸡成肥再收钱。他说的合情在理,态度诚恳,语气果敢,大家都消了气。李农机见势也硬起来,不服气道:“骟鸡行当凭什么就该他们马姓一统天下?王麻子菜刀出了名,就不许张麻子、黄麻子打制菜刀?”

“鱼目岂为珠?蓬蒿不成槚老秀才说,“诚信是生意之本,只要诚实守信,不马姓装扮,非马姓口音,生意照样红火……”李农机摘下挂在脸上的墨镜,揩着汗水,一个劲儿检讨认错。这时,树上传来一阵“嘎嘎”声,两只乌鸦似乎在为李农机鸣不平。

老秀才当过私塾先生,同宗中辈分最高。看李农机不像骨子里就深埋着“屁精”基因那种人,就说,“诚信能走遍天下。”激愤的人群终于平静下来,发怒的眼神里多了些谅解与同情。人们的目光又落到村妇身上。村妇说,往年骟鸡人从不挨家询问,他破例了;再者,她忌讳“骟鸡”一词,因为他丈夫没有生育功能,街坊们都叫他“大骟鸡”。她越想越来气,就越觉着不对劲,拔腿冲出家门,想唬他一下试探试探,想不到还真唬准了——他果真不姓马。

家乡人原谅了李农机,也相信了他的诚恳。李农机有了市场,出门骟鸡也不再那副行头,他按照原先承诺,夏天骟鸡,秋天上门收账,生意渐好。从此,颠覆了骟鸡行当由马姓独掌天下的格局。

不两年,李农机跟那村妇结成了亲家——村妇的妹妹给他做了弟媳。李农机不无感慨:诚实守信是生意之本,更是做人之道!

 

                                     2011·7·  2017·2·修改

 【原创·散文】  騸 鸡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1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