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老家里的尴尬  

2017-03-08 20:00:35|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老家里的尴尬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老家里的尴尬

 

 

婶妈去世了,她是我们家最后一位长者。堂弟说,送骨灰上山那天,我回去应付个场面。我很少回老家,清明祭祖也是倏来倏往——吃顿饭事小,人家忙活半天,还陪我唠嗑,我不愿叨扰。

正月十七一早我赶到老家,乡亲们都来跟婶妈作道别,遗像前鞠躬、敬香,寄托哀思。来者多是老人,一张张熟悉面孔刻满岁月印痕,更藏着年轻时的故事,叫着我小名问长问短。吊唁人很多,我抽身去了门外。新春的太阳火球般嫣红,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章家二表叔坐在墙边,神情木讷,转动不灵活的眼珠偶尔一动,脸上皱褶随之动一下,又盯着一处发愣。我知道他是害怕:老人见老人死去易联系实际,产生联想,尤其,骨灰盒和遗像对他有震慑。他身子往长凳一侧挪挪,示意我坐下。“你婶刚到83吧?”他说。我点点头。“哎,走早了……”他叹口气,刚复平静的皱褶又弹动两下,眼睛又盯向一处。“您老高寿?”我岔开话题,避免他因为联想带来不安或恐惧。“不高寿,87——”他看着太阳,眯起眼睛,脸上皱纹全拢到嘴角,显出一些笑意:“街上八九十岁老人好几十呢,日子没过够,一时不想走。”“啊,家乡有这多高寿老人?”我啧啧感叹道。老家变化很大,砖墙瓦房早被楼房取代,日子一天一个样,稀巴巴有老人去世,新生命若雨后春笋。正应验了婶妈门上那副春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当年,从街南到街北,能活到七十就是高寿了,我们孩子眼里四十多岁就属老人。二表叔是生产队长,说话有分量,他不许人称古稀老人“高寿”,说:一称高寿马上要死人。说来也怪,几个被称“高寿”的没几时都死了。他老人家忌讳这个,87了还说“不高寿”。

这时,我肚子一阵难受,就瞟向门前卫生间,大人小孩进进出出,还有几个在门外等候;起身看看街后,一个茅房没见着。“后街茅房呢?”我问。“茅房?”二表叔话语惊诧,审视陌生人那样看着我,“这都哪年事了?”他指着一侧卫生间,说:“家家都有卫生间,茅房早没了。”我不习惯上别人家卫生间,又见不着茅房,焦急难耐。他说:“是大还是小?”又不是耍骰子,什么大小?我一脸茫然。他说:“小的,就找个没人处尿去。”我明白了,他说的“小”指“小解”。这个年纪了还这般含蓄、幽默。我说:“是大。”他往南头一指,“那头街后有公厕。”

婶妈家在北头街后,顺着后街,我径直朝街南走去。后街变了:树木、花草满眼皆是,弯弯的石子路向南伸去,曲径通幽的感觉。以前,东西两边街后茅房、粪坑和粪堆随处可见,若起大风,像一场黑色沙尘暴——粪堆上的草木灰漫天飘飞,钻进鼻孔,粘在眉毛、胡须上,手一摸,个个都是“花狗屁股脸”;大雨天,粪坑灌满、粪堆冲平,粪水一泻而下,进入河流汇入长江;淘米洗菜涮衣服的池塘也灌满污浊。蚊蝇满天,腥臭味让人窒息。

还真曲径通幽,一座花园显现眼前。虽然还是数九天,密密匝匝的冬青树泛着绿油油的光彩,一丛丛茶花竞相开放。红花绿叶中,伫立一幢玲珑的徽式建筑,一定是花园小憩处,我想。我捂着肚子四下张望,只见一位着黄马甲的驼背老人从花草间起身,背朝我忙着。我大声问他公厕在哪,老人头都没回,顺手指向白墙黑瓦的徽式建筑。走到跟前,傻眼了:没有男女标识。我等不及了,按照机关洗手间惯例,径直朝左跑去,刚到门口,突然传出咳嗽声,啊,女厕!忙转身,提前解着裤带一头扎进另一侧——“妈呀!”还是女厕。那女人扭头看看我,“哦”了一声,想说什么——谁敢在女厕跟她搭讪?像一只受惊的小兽,我提着裤子狼奔豸突窜出来。尴尬之中,肚子难受,两眼发花,脸涨通红,我懵了。此刻,我知道自己那副狼狈样。焦急难耐间,右侧走出一位老太太,手里拿着火钳和塑料袋。“等急了吧?”她笑着说,“进去吧!”原来,她在男厕清理卫生。

走出公厕一身轻松,黄马甲老人也到了公厕花草前,他放下大剪刀转脸看着我,“你,宇儿吧?”他认出了我;“路大爹——”我也认出他。我说,咋不标注男女?他呵呵笑道,男左女右谁分不清?我转身面对公厕道:“左边是女厕呀。”他转过身,背朝公厕手一划,“男左女右能有错?”这样的“左右”让我哭笑不得。路大爹还这么任性。当年他画了一幅山水画,画面右上角写着“旭日东升”,通红的太阳却在画面左边升起,分明是“旭日西升”。有人说他反动,路大爹不服气,背朝画面,右手一扬道:右东左西能有错?

路大爹早过了“高寿”之年,虽然背驼,可身板硬朗,心气健旺。老两口承包了公厕卫生和花草管理,老有所为,自食其力。这儿的“左右”自然由他定夺。好在家乡人都知道他的“左右”,如厕不会出错。

这些年家乡变化惊人:民众收入大幅提高,生活水准快速提升,便在意生活质量了:自来水接通后,家家改厨改卫,太阳能、洗澡间一应俱全;禽畜圈养,秸草还田,栽树养花,造林植草,环境净洁秀美。为方便路人,特意建一座时髦公厕,棋子般散落的茅房不见了。老家面子光鲜,里子可人——街道店面,城市化装扮,五颜六色,窗明几净;后街,花草葳蕤,曲径通幽,养眼养心……如此环境,老人能不舒心,高寿!

美满的日子使家乡人境界更高,想的更远。路大爹说,母亲河糟践不得,长江下游民众健康更该得到保护。前些年实行垃圾处理,废水被有效管控,雨再大也没有污水下泄了。

在老家如厕,我经历了一次“尴尬”,却感受到家乡诸多变化。看着婶妈门上的春联,我舒心地笑了……

 

 

                          2017·3·作  

         “第四届中外诗歌散文赛”一等奖,收录于《2017年中外诗歌散文精品集》


 【原创·散文】老家里的尴尬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1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