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西窗弯月  

2017-04-15 20:12:08|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西窗弯月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西窗弯月

 

 

书房从楼上搬到楼下,烟雾还是挤出门缝飘向客厅。全家人都怕闻烟味,数落也不断。烟民空间越来越小,机关开会,卫生间里外“人烟”火旺,会场倒显得冷清。前院有个杂物间,二十多平米,正好用作书房。

电脑桌、打印机、书架安置妥当,“书房”气息若春末气温骤然升腾。抬眼间,遽然闪过一个念头,又打消了。中学时期,我在厢房门头就贴了“三味书屋”,街坊吴二叔说只闻到两味,后来他又感受到“一味”,说“三味”俱全。

走进书房,清新畅然,转椅一动,弯月映窗,庭院月季绽放,花影轻曵,唧唧蛐声伴着淡淡花香翛然入牖,心神怡然……寂静的空气里仿佛还萦绕着仿若烟雾又似幻影的东西,寂静的空气浮躁起来。凝神静思,那“烟雾”、“幻影”近在眼前,又似年深日久,时隐时现,缱绻缠绵;目光移到窗下,瞟着门头,心头一震:书房竟与老家厢房四至相同,格调一样!霎间,心神游离,情不能控,经年画卷一帧帧在眼前铺展……

老家厢房也坐东朝西,朝西一扇门,门边一扇窗,窗外是个院子,中央有座花坛;每当上弦月临窗之时,月季盛开,似火燃烧,满院激情……

厢房作厨房和饭厅,也是我的书房。擦得发青的灯罩下,我复习功课,邻居们聊天、纳鞋底,低声细语,烟雾缭绕。来串门的乡亲不是每晚都来,有时,相互间话不投机,一个见着另一个在场,或远远听到说话声,便转身离去;吴二叔和纳鞋底女人每晚都来,直到我作业做完才离开。

也是春末夏初,也是弯月映窗、月季盛开的夜晚,院子一阵猫叫,我扭头看一眼窗外,吴二叔脑袋一扭说,猫叫春呢,就是猫结婚。”“你就想到结婚。”女邻居扯着长长的针线莞尔笑道,又低头拽线穿针。“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吴二叔自言自语道。我第一次听说“猫结婚”,探身窗外,一团黑影从花台前一闪就不见了。该不是《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说的“飞蜈蚣”、“赤链蛇”吧?赶紧缩回身子,又一阵猫叫。我正纳闷,花间飞出一串笑声。我身子一斜,一缕灯光透出窗外,嗬!花丛中又绽开一朵花儿,圆月般娇媚,窗前弯月黯然失色。是彩儿!她走过花台,乐嘻嘻地飘进门,月季馨香也随之飘入。“你爸还说猫……”女邻居看着彩儿,彩儿白她一眼,书包放到桌上。“彩儿知道用功了,”吴二叔眯着眼睛看着女儿,又看看我,说:“来你家,便于你辅导呢!”彩儿有时来我家问作业,搞懂了就回家。我高中她初中。吴二叔倚在窗下,不时瞟一眼桌前,又瞟瞟他对面,嗒嗒嘴,欲言又止。厢房一阵寂静。这时,吴二叔发出一阵鼻响,像毛驴喷响鼻。只见他皱着鼻子深嗅几下,漠无表情地抿起嘴,喷嚏要来的样子——“我,我咋闻不出‘三味’?”他指着内墙上“三味书屋”字条,说,“就烟味和咸菜味啊!”“你鼻子真尖。”女邻居瞟一眼碗橱说。彩儿笑道:“鲁迅说的可不是这味道。”啥?”吴二叔不服气道:“人烟就是人气,没了烟味就没了人烟人气……”彩儿捂着嘴,两片红云胀满脸颊,柳眉跳动,咯咯声透过指缝响铃般溢出。吴二叔一副呆相,不再吭声。我瞅瞅彩儿和吴二叔,虽然他脸上生了几道皱褶,但都是一样的瓜子脸,跟彩儿一样好看、可爱了。

我家住街北,吴二叔住街南,相距一里多。可能是煤油罩子灯人家屈指可数,也可能我家厢房安静……。吴二叔每天进门就坐在西窗下那只小凳上,瞟瞟桌前,看看对面,就眯起眼睛,脸上青烟飘绕,眼珠在眼皮下滑动。厢房又一阵寂静。这时,我和女邻居同时看他一眼,吴二叔眼睛一睁,找到了话题:“还是‘三味书屋’妥帖。”我和彩儿对视一下,吴二叔眼睛泛光,条条皱纹里都溢着笑,“我又闻到一味,情味。”女邻居瞟瞟我和彩儿,抿嘴含笑。单身几年,她倒像姑娘般腼腆了。厢房成了“小情屋”。一个没老婆,一个缺丈夫,孤男寡女,眉来眼去,还不生出情味?我心里说。

当年情境流水去,时过境迁,可回味起来,又那么温馨。

那两天吴二叔没来,果真没了“人烟”。女邻居低头纳鞋底,我和彩儿做作业,厢房只剩下咸菜味了。女邻居丈夫和吴二叔老婆在水利工地一同遇难,两人都单身。人间悲剧多人为所致。开挖沟渠,相邻两个生产队都怕吃亏,交界处愣是留下一锹土不挖,成了“矛盾墙”。沟渠越挖越深,墙越留越高,一两丈高墙轰然倒下,能不死人!我瞟瞟窗下,彩儿心领神会,说她爸串亲了,女邻居说是相亲。她叹口气,继续纳鞋底。吴二叔没来,她自然叹气噗天,心思不脆。彩儿眼睛落在作业上,手中的笔却一动不动。我想说什么又找不到话题,突然想到她每晚来我家做功课,就说,“上大学是推荐,干嘛这么用心?”“没想那多。”她说:“看你很用功,我才……”“呵呵,”女邻居针尖在头皮上擦着,显出一丝诡谲神情。“彩儿意思是男女都得般配。”说过,她挽起针线,彩儿也收拾书本,都准备离开。“宇哥,词语搭配讲究严谨……”彩儿看着我,目光灼灼,却又一脸的迷茫和无奈。“‘承诺’跟‘庄重’、‘尊严’相配,‘失信’与‘轻浮’相关,做人得庄重、尊严,是吗?”我点点头。一想,不对,今晚都咋啦?我还是第一次正面看彩儿,稚嫩而青涩的脸上,长着一双清炯炯的大眼睛,长睫毛一动,清涟漪漪,晶晶闪亮;略显紧身的衣服被那发育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裸露的两臂,微黑的肌肤饱满而结实,粗长的独辫搭在一侧丰乳上,有节奏地起伏着,她转身离开的时候,独辫摔向身后,辫稍上的蝴蝶夹活了——在微微翘起的臀上欢快地舞动……不禁想到《采莲赋》里,“碧玉小家女”那淳朴美貌的少女形象。

彩儿聪明贤惠,能吃苦。母亲去世后,幼弱的她过早地担起了繁重的家务:烧火做饭,洗衣浆裳,砍柴喂猪,风里来雨里去,也练就了坚韧、沉稳性格。吴二叔时常郁郁寡欢抽闷烟。因为,彩儿的哥哥到了谈婚年龄,因家穷没人上门谈婚。

梅雨季节,阴雨连绵,雨水挂在花瓣上,若滴滴泪珠,娇艳的花容黯然失色。他仨好些天没来了,看着彩儿坐过的位置,瞟瞟吴二叔和他对面的空位,像失去了什么;看着门头,“三味书屋”字条边,冒出一丛绿草,蓬勃,葱郁。不知哪年月埋在土墙里的草种,在没有阳光只有人烟和咸菜味里,竟萌生出生命,内因是关键啊!

我现在坐的位置跟当年位置一样,彩儿就在鼠标边,耳鬓厮磨,乡情纯粹。

窗外,月升花开,契约般严谨,承诺般庄重。时过境迁,情境两异。

我办理好户口和粮油关系,挎上行李走出家门,天色阴沉,欣喜、敞亮的心情也随之散尽,不觉放缓步子,走一程回头张一眼,愈走心愈沉,连我自个儿都觉着莫名其妙。也不知走出远,再次转身,家乡已经看不见了。转身赶路那刻,隐约觉着五里墩上有影儿晃动,我眯着眼睛,手罩前额:一袭“海蓝”正朝我招手,我一怔:咋这副装扮?当地已婚或快出嫁的女人才穿海蓝色大襟褂,梳着“粑粑头”(辫子盤到脑后,束上网罩)。突然想到那天傍晚她问我,今儿咋没飞鸟?啊,又是一个弯月天!我抬头看天又看看她,彩儿愁容掩面,似一朵开败的月季。“今儿七夕,鸟儿拾柴禾搭桥去了……”她语气似泣,宝光璀璨的大眼睛里清漪滚荡。“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是吧?”未等我开口,她转身走了。莫非她……。我也朝她挥挥手她好像看到我朝她挥手,另一只手高高举起,洁白的手绢在五里墩上舞动……

不知什么原因,后来他们再没来过我家。我家非农户口,跟乡亲们不多接触,耳闻甚少

那次,我回家探亲,在街口遇见彩儿,还是那副装束,天真稚嫩里多了些岁月印痕,但依然清纯,灿烂。她已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她说,为了这个家她才放弃读书。

老家有“换亲”风俗,找不到儿媳人家就以女儿换儿媳。吴二叔只好“换亲”。彩儿嫁的男人脾气暴躁,动辄摔掼,她脸上那道疤,就是她男人一碗砸去留下的。她曾想到离婚,又一想,不仅毁了这个家,也失去了当初“承诺”。善良,倔强的彩儿随着弯就着圆,一心要拢住这个家。她比在娘家更温柔,更贤惠,更勤劳,用心用情去感化和影响丈夫。那次她丈夫摔断了腿,卧床数月,彩儿放弃出工,日夜相伴,悉心照料;丈夫康复,胖的像头小肥猪。其间,家里虽然没有收入,但感化了丈夫,唤醒了良知,换来了珍爱。她丈夫逢人就说,家庭和睦,夫妻恩爱,比金钱重要。

当初,父亲作主,她同意,就是“承诺”,兑现了承诺,承诺就庄重,庄重就有尊严。她背负着“承诺”带来的委屈,忍辱负重,心力交瘁,终于改变了丈夫,换来了家庭和睦幸福。我为彩儿感到高兴。

彩儿说,当初她爸闻到了“情味”,不是指他和女邻居。“若不是那个承诺,我……”“你——”我打断她话,不想再勾起往事让她心酸。“你的承诺很庄重,很有尊严,”我夸赞着。

她说,她应该感谢我,她爸跟女邻居就在“三味书屋”有了感情,早在一起生活了。难怪,在我快离开家时,厢房没了“人烟”。

只身书房,思绪飘飞,“人烟”袅袅。凝视窗前,弯月映天,庭院溢香,如火如荼——花与月儿像有契约,更是承诺。自然界能如此恪守,如此庄重,尊严,人类社会不该如此么?……

 

                  

                        

  2016·9·作  2017·9·被《中华散文精粹编委》评为一等奖,入选《中华散文精粹》第十三卷

【原创·散文】西窗弯月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