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桃花岛前那尊石 (修改稿)  

2017-05-09 19:32:16|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桃花岛前那尊石   (修改稿)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散文】桃花岛前那尊石   (修改稿)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桃花岛前那尊石    

       

 

按石玉林电话里说的路线地点,我们辗转到地铁四号线3出口一个多小时过去跟他两次通话都说在路,其实他更急。不堵车就不是大上海了,我上海的同学就因为常堵车,一气之下才卖了私家车。我说,开慢点,注意安全。石玉林笑呵呵地“嗯啊”着。

一帮战友去老部队,石玉林说脱不开身。回程时,我和李所长商计,途径上海看他

离开部队多年,军营生活常绕心头——那是人生初始履历,也是一份荣耀;年龄渐渐老去,部队情结日甚,浓稠无瑕的战友情谊足让人感受一辈子,梦中曾醒来几回。八一前夕,战友相约舟山登上桃花岛那刻,个个欣喜若狂,情不自禁。营房不在了,所幸遗址还在,镌刻于心的印象更难磨灭。空荡荡的地皮前,孩儿们“跳房子”似的,寻着记忆在曾经工作、训练过的地方和床铺位置蹦着跳着,喜笑颜开,灿烂飞翔。很难想象,这股癫狂劲儿出自年过半百之人。每踏着一块地皮,抑或沉默仰望,抑或驻足凝思,仿佛从蓝天上找回青春、在深存的印象里抽出最灿烂的一幅,以藉心灵。神使着似的,我径直朝猪圈那边走去,猪圈下面有一间废弃的平顶房,班长石玉林、副班长舒永源常约我去房顶上谈心。那儿除了安静,还满眼秀色,海岛风光尽收眼底:大大小小的岛屿似一颗颗明亮的绿珠,漂浮在湛蓝海面上,大小船只川流不息,不时掀起层层白浪;夜晚的景色更迷人。踏上那块地皮,不禁思绪翻滚,可惜石玉林没来,舒永源却永远来不了了,心中滋味无可名状:思念、失落,欣喜、痛楚,揉作一团。抬眼间,对面那尊巨石昂首挺胸,金光闪亮,目光炯炯注视我,我肃然起敬,一个立正,投去一道注目礼。几十年未见,怹仍然岿巍峻拔,精神抖擞——石玉林形象立显眼前,耳畔仿佛也响起他那侉里侉气的苏北口音。石玉林就是我心中这尊石!睹物思人,心潮难平。

正缠绵在昔日情境里,一阵喇叭响,一辆小三轮匆匆驶来,驾车老汉面带微笑,汗湿的蓝布衫紧贴胸前,花白的头发好似风中芦花。车刚停稳,他张开暴出青筋的臂膀大步走来——老班长!我一眼认出他。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鬓发霜染,乡音未改,一双厚实的手紧紧握着我和李所长。真不敢相信,他就是当年英俊潇洒意气风发的石玉林!我嗫嗫嗫嚅,好久说不出话来。岁月耗损、日晒风吹,笑容飘飞的脸庞上沧桑尽显,神情里,那股刚毅执著劲儿仍未熄灭。晶晶汗水嵌在沟壑般的皱褶里,说笑间,皱褶舒展,沟壑平整,汗水流到嘴角,挂在下巴,聚成滴滴汗珠,不时撩起肩头毛巾。我心在流泪。他刚给几家客户送完货就匆急赶来,路边寒暄那会,就接了几个货电话。说着,他转身跨上车说去他住所。不大的车斗里放着两块电瓶,石玉林说比脚踩省力多了。汗湿的短衫卷在脊背,背影如山。

战友情,永存记忆去年我托人从他射阳老家打听到号码,才知道他在上海已多年。不说修理技术能得到什么等级,起码是工匠中的佼佼者,没想到他改行了。谋生之路条条通畅,只要初心不改,肯吃苦。我举起手机对准他,他头一回“拍我狼狈样?”

穿马路过街巷,拐进一幢仓库。幽暗的过道上堆满了矿泉水、饮料瓶和卫生纸等批发件“来客了?”老板模样的女人说。“老首长和战友来了……”你当过兵?表情惊讶,认识。说话间,他拉一块三合板,里面一个单间——他卧室。狭长的货场里由废旧板材搭建的屋中屋。小窝没有窗户,两块木板支起的单人床占去里间一半;电饭煲、电炒锅、油盐酱醋米袋子占了另一半,盛满衣服被子的蛇皮袋架棚顶上。所长盘腿坐上床,我才能侧身挤到床边房间没了空间,石玉林只得门边。在这家仓库他干了二十多年,四平米的小窝也住了这些年;白天送货,晚上看仓库月薪三千;每天送货回来就忙着烧锅做饭、洗衣浆裳。“现在条件好多了……”石玉林递来一支烟,嘴角一扬:“在部队一盒烟两三毛钱,现在抽三五块烟,够档次了。”满足的口气,安逸的神情,溢于言表。

我满肚子话急着往外掏,老所长都插不上嘴了。

我所在的军械修理所,成天跟锉刀铁锤和各种机械打交道,有故障的武器装备送来,修理所都得及时修复,才能保障部队训练不受影响我们新兵刚到修理所,石班长让我们拆四种轻武器,意在了解各部件性能、作用,为学会维修保养打基础。黑布蒙着眼睛,拆解后组装,还有时间限制。那天我拆解班用机枪,拆下的部件顺序放好,组装时忽多了好多部件,摸了一阵感觉不对劲,满头是汗,急的乱抓,石班长呵呵笑起来。我拽去眼布,眼前几种武器部件在一起,还有炮件夹在其中。我火了,嚷道:“谁干的?”“我!”石班长敛笑容,严肃起来“平时搞不清,战时咋办?”我知道“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道理。他递来一支烟,说:“搞对了就奖你一支,错了就罚。这支烟不算奖励。”此后,我好一阵用功,因此也学会了抽烟。

我到部队时,石玉林已入伍四年多。开始我不适应海岛生活和部队有板有眼的快节奏,常情绪他和副班长舒永源谈心,分散我思家念头,我进步,话语暖心,也常常引人发笑。工作中手把手指导,生活上更给我关照休闲也不忘说个玩笑,逗我开心。我很快适应了部队生活,外出、探家不几天,我反倒挂记部队,想念战友了

石玉林洗涮好,换了衣服,说去无锡吃晚饭。本想见面叙叙,饭后就走客走主安。老班长性格我了解,只得依从。临走时,他跟女老板请了假;我们一同走进仓库时,他跟她送货回来了离开部队几十年,还严格“请销假”规矩。我一阵脸热。一次我外出归来,就洗衣服。“咋不销假?”班长说。“你看到我了,销什么?”我说。他眼一轮:“军人有军人规矩。”非要我向他“销假”,心里直叽咕:脱裤子放屁!晚饭后他邀我去平顶房上,递烟给我我没接,就叼到自己嘴上点燃,轻吸一口,一点嫣红映在他脸上,和善可人。他将烟送到我边,我闭着嘴,他逗孩子似的硬塞到我唇上,说:“叼紧了,别掉下烧了衣服。”认错似的口气安慰我说:“出差一天够累的,抽支烟提提神。”看我有了悦色,他来了精神“战友似兄弟,以后不许再生气。”

部队是个大家庭,更是战斗集体,少了战友情、兄弟爱和铁的纪律,绝对形不成战斗力。

到无锡已晚上十点客厅灯火辉煌,一家人、满桌菜,“叔叔”“爷爷”喊声不跌我们应答不暇。石玉林赶紧俯下身,亲亲外孙女,又搂搂孙子,一阵亲昵的“乖乖”声。当年他血气方刚,满脸稚气;现如今儿孙满堂,合家欢乐,温馨之至

1972年,18岁石玉林走进军营,成为一个技术兵。几次外出学习培训和不断刻苦磨练,理论知识快速提升,专业技术日渐成熟从轻武器、重武器,到望远镜、火炮瞄准镜等维修保养从钳工到车、铣、刨、焊等,样样在行。他为此付出的艰辛常人。石玉林韧性,执著,枕边总有只手电筒,不几天就得换电池。为了攻克一个难关,他经常藏在被窝里看书,有时去车间,一呆就是大半夜,甚至通宵。一天不克下难关,他两只眼睛都是红红的。石玉林是新兵的榜样,更是我心中的偶像。枪械上易损的小零件常常需要自己动手制作,没有精湛的技术绝难胜任。我自知不是这块料,泄气了。

海岛的夜色温柔,静美而浪漫。蓝天群星闪烁,月光如皎,海上银辉戏绿波;轻柔的海风细浪涌到崖石上,变成一朵朵白色浪花,浪花眷念大海似的又折身回返,与迎来的波浪碰撞相融,哗哗浪鸣声若拨动琴弦发出的绵柔颤音,亦似渔家姑娘低吟心曲……石班长看着远方,我也随他看去:近在咫尺的小岛上林木葱郁,灯火阑珊,海面上船帆点点……“看见了吗?那块飞来石,多么坚毅顽强,守护神一样矗立海边。是一种精神,一股力量,更像守着一份责任!”他指着那尊泛着月光的石头发了一通感慨。新兵踏上桃花岛那刻,我就看到了这尊石,只是没留心。当我再次注意时,忽觉怹那么特别:鹅卵石状,寸草不生,倚山临海,雄浑伟岸,光明磊落,似擎天一柱兀海浪上;又像鸟产下一枚巨蛋,直立在群山间……“风吹不倒浪击不垮,有这精神,任何困难都会克服。”石玉林自言自语着。我突悟,石班长一直以它为偶像,时刻鞭策激励自己,但同时也在暗示我。这尊石桃花岛标识,也是我心中的坐标。每次外出或归队,我自然而然朝怹行注目礼,怹默默注视我,明眸含情,火热而闪亮。看到怹,就抵近了部队——看到了石玉林。

后来我去了后勤部机关,常下部队采访,很少回修理所,但我一有空就去所里看望战友,看望石班长。

1979年初,石玉林当兵第八个年头。那天晚饭后,我去了修理所。房顶上,他俩沉默不语,一脸木然。澄澈蓝天显得窅眇而神秘,眨眼间,一团涌到上来巨石上黑云缠绕,眼前岛屿成了黑色物漂在海上,继之,涛声轰鸣,一排排巨浪向着巨石猛轰过去,那场景让人悚。透过云隙,那尊石岿然傲立,授人以定心安神之力。石玉林望着前方,舒永源低头抽烟都咋啦?我打破沉寂。“提干、上前线石班长都没……”舒永源许久才开口他快离开部队了。我心一紧,但也无能为力,无计可施,军令如山。

“自卫反击战”一打响,战友们纷纷递决心书,甚至血书要求上前线,修理所只获准舒永源和二班副陈树林当兵目的不是提干,是打仗,时刻准备打仗,石玉林开腔了。“没能去前线我想不通,这门手艺白学了。”又对舒永源“我回家当农民、当工人,不会给军人抹黑,你在前线更不能装怂,争取拿个军功章,我等你好消息!带着哭腔的话语里字字铿锵。说过,转脸向我:“你要刻苦磨练,努力提高,多写战友,多报道部队,为部队建设做贡献。”分明是别箴言,泪水夺眶而出。望着那尊石,我又宽心: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多年养成的部队作风和坚毅性格,无论什么环境,无论多艰难困苦,都压不垮石玉林

1979年3月石玉林离开部队,在老家乡办企业上班,厂子倒闭为了生计,为了一双儿女,他自谋生路。1989年来到上海,部队作风自然也带到了新岗位。无论酷暑严寒,风雨雪霜,每趟货都准确守时,哪怕头疼脑热,一天不进食也照样坚持,二十多年如一日。诚信、敬业,严于自律的品格赢得了信赖虽然辛苦,但一双儿女长大了,都在无锡立业安家,让他欣慰。

石玉林竖起指头在我们面前晃着说,再干三年……”儿子小石接上话茬:“我欠点房贷但也不能啃老……引来满桌笑声。

“65岁后——”石玉林显出一副欣喜,就像当年排除了某一故障那般那时我们老俩口安享晚年”他有退伍军人生活保障,海河乡下有五间瓦房,还流转出十多亩土地足够老俩口生活所需

不知不觉深夜。小石送我们去宾馆,路上告诉我,他叫“石小舟”,舟山的“舟”。原来老班长一直怀念部队,叫着儿子名就想起部队。我眼前又闪现桃花岛前那尊石……

 

                        2016·8· 2017·5·修改

              
               【原创·散文】桃花岛前那尊石   (修改稿)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原创·散文】桃花岛前那尊石   (修改稿)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