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越剧伴我……  

2017-07-15 11:36:25|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越剧,伴我读与写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越剧伴我…… 

                                      

                 

 

我有个别人可能没有的习惯:看书、写作时喜欢音乐伴奏,像喝酒必须有菜才能喝下去。我喜欢越剧,“网易云音乐”里收藏了百余首名家唱段。静心阅读或写作时,周围一切都不存在了,只有耳边流淌的清婉柔美的越剧唱段和眼前字字珠玑的好文章,还有脑海里翻腾不息——用来作素材的故事情节。

在部队时,每到元旦春节,浙江省越剧团都来慰问驻岛官兵,才发现国粹里还有这一瑰丽奇葩,从此爱上了越剧。六十多元买了一台便携式收音机,读书、写稿时打开,在浙江和舟山人民广播电台寻找正在播放的越剧,渐渐养成了习惯。

越剧唱腔俏丽,跌宕婉转,长于抒情,感人以形、动之以情,魅力无穷。书中情节跟自动播放的“云音乐”竟如此冥合,读到高潮,乐曲也随之欢快起来:一行行文字似乎也富有江南灵秀,清悠婉丽,若汩汩清泉在小桥石涧间潺潺流淌——“黛玉进府”、“天上掉下个林妹妹”、“采茶舞曲”,给书中情节融入了欢快情调;读到忧伤处,那低回哀婉唱腔顺势而起——“哭灵”、“琴心”、小提琴独奏“梁祝”,轻柔忧郁,如诉如泣……离开部队多年,这习惯一直延续着。

原先,我看书写作是“嚓嚓”的手表声相伴。得上溯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二新学期来了个新老师。一进课堂就介绍他姓王。王老师二十多岁,身材高挑,头毛自然卷曲,穿着时尚,普通话里操着北方口音,抬手间,领口下的拉链头欢快地跳动着,腕上银光闪闪时尚而潇洒。镇上没人穿夹克衫,有手表的也不到一划数(五个指头),我们学校就占了两个指头:校长的表更值钱,黑色表堂上荧光点点,夜晚星光灿烂。据说,那只表抵得上三间瓦房。瓦房是草房人家几代人的梦想。校长只会熊人不会教书,夜光表若戴在“震旦大学”大学士张老头腕上更般配。“张老头”四十多岁,是位全能教师,数理化外音体美全带过。因为和蔼可亲,同学们都叫他“张老头”。

我家不种地,也不要我做家务,晚学后就在操场转悠;王老师宿舍门开着,看到我就招手走进寝室,兰草香味悠然拂面,跟他第一次进课堂我闻到的香味一样。教室外,一边是水塘一边是操场,我断定兰草味儿来自他身上。我深深嗅了嗅,好不爽心!这股香味哪来的?我瞟瞟房间,屋角洗脸架上那只脸盆里泡着衣服,上面有块兰草牌香皂,牌子和香型一致,难怪他身上这般好闻。心一动,不觉就将“兰草”与王老师,不,和所有老师联系起来。不长时间他跟我打成一片,成“挚友”。他衣服很多,两只牛皮箱里装满了四季“时尚”,帐子里还挂着毛料中山装,藏青色裤子垂直挂着,也是毛料,叫“全毛华达呢”,裤腿上两道折子都能用来切菜。他单身,在他宿舍我很自由。他衣服我都试穿过,穿上一看,精神百倍,陡然长大,才知道什么叫“人靠衣裳马靠鞍”。老师是外地人,适合这般装备。本地工作人多土里土气,这些行头即使置得起,穿了也不像;“张老头”穿上也不像,因为他儿女众多,下班回家得烧饭喂猪,帮师娘打理自留地王老师手表放在枕头下,坐到床边伸手一摸就戴到我手上,有时一戴就好几天,捋起袖子满街窜;看书、写作业,表放在面前,沪产“解放”牌。“嚓嚓”走动声似提示更似催促,分分秒秒,让人急迫;情不自禁地深吸一口,身上还残留着王老师衣服上的味道,陡然冒出个想法:快点长大,长大了当老师!那年头,不讲究哪个学府毕业什么学位,受学生爱戴就是好老师

王老师几乎也是“全天候”,每门课都带过,语文那堂课甚至给我打开了“天灵盖”。尽管我作文不咋的,却也受益匪浅。

初中三年眨眼过去,可我仍然眷念那段时光。高中离家不远,早出晚归。没了“嚓嚓”声作伴,看书写字少了意味;草草完成作业,再没心情看书,就去母校转转。章同学也在王老师那儿。他跟我小学一直同到高中。我坐到床边,伸手朝枕头下摸去,才发现床两头各有一只枕头。我眼睛好奇地在两只枕头晃悠,章同学有点不好意思温习数学复习化学王老师说,不懂就问就自言自语道我这大年龄都不急,你急啥?章同学默不作声,满脸通红。

章同学有几个姻亲在县城工作,家庭条件优越,更有夜光表的校长表哥。表哥跟他同村,知道表弟和本村(比他长五岁)的女知青恋爱后,就不让他回村,跟王老师同吃同住,并辅导他数理化。校长表哥若知道表弟在学校正热恋一个比他大三岁的女同学,一定不让他读书!章同学大腮帮,大眼珠,一脸雀斑,貌不惊人,但性情温和,为人憨敦,加上家庭条件,深受大龄女孩青睐。眨眼高中毕业,他回乡务农,次年去了部队我也成了“末代”知青。此后,我和王老师接触渐少,后来听说他调走了。但看书、写作,耳畔还响起那紧促的“嚓嚓”声。

我读书速度很慢,常常因为一个情节、一段文字甚至一个字都得细细品味一番,像没牙老人咀嚼一块香味浓浓的蹄筋当读到五色相宣、八音协畅的优美文字时,觉着纸页间都散着清香,再有越剧相伴相随,五脏六腑像熨斗熨过,无处不伏贴。写文章亦如此:一边欣赏越剧,一边构思,思路阻塞时,悠扬的曲调在耳边流淌,阻塞的思路又涓涓细流了。

至今都记得王老师那堂作文课,尽管他专长数理化。他说,写不出文章就学“拼接”,把搜集到的素材以新的方式进行组合,找出有意义的情节和日常细节,围绕主题层层展开……由此,我想到了黑泽明的《梦》,就由几部独立电影组合成的系列——通过非传统的叙事线索,构建出一个连贯统一的整体,看完后,觉着它还是一个故事。

启蒙教育,给人的影响是深刻的。时至今日,我无论写回忆录还是散文,都喜欢将想到的情景罗列进来,再在这些毫不相干的画面里寻找联系点,进行焊接、拼,有时牵强附会,斧凿痕迹明显,但毕竟被我组装起来。

我比章同学晚入伍两年。那晚我在后勤部值班,突然想到他,拿起话筒跟总机报出对方番号,很快接通。章同学外出搞篮球赛了,我跟接电话的兵聊了好一会,他回答了所有他的话题顿了顿道:“问完了么?”我说,还有……。“抓紧点,”对方语气带着颤音,“我穿短裤接电话呢!”被窝里的我才想到已是寒冬腊月。章同学耐力超人,八十年代都过去了三年——他当兵的第八年才提干。不耐下性子,退伍回家得务农。好在,他性子憨,人缘好。在他当“司务长”的第二年回乡结婚——不是女知青也不是女同学,老婆是驻地女孩。后来,职务不断攀升,直到新千年从正团转业。性子憨,人缘好是人生完美的必备硬件。若性子急人缘差,再有能耐也没人喜欢。人生职业多由个性决定。我早先当老师的梦想也自然消亡若当了老师,见了不听话的学生,还不舞动教鞭、扔去粉笔头?后来一想,亏得不是老师——我有“张老头”宽泛的知识王老师爱生如子的宽情怀么?有章同学那憨敦、坚韧不拔耐力么?当了老师也误人子弟,不受欢迎!

我性子急,做不来大事。而读书、写作大事却是细活,得耐下性子越剧节奏舒缓,绵柔,溪水潺潺韵味无穷。有越剧伴读伴写,急性子的我竟然也能舒缓下来。

能陶冶情操,让我按下性子的,不是别的而是越剧——偶得竟在不经意间

老师教诲犹在耳畔。我写这篇文章一股脑儿塞进多个情节,生拉硬拽拼凑、焊接着斧凿印痕斑斑点点很不光润此文到底说什么,我也搞不清了。猛地一想:中心意思好像是:伴我读写的越剧——改变了我!

 

         


                             2017·7·15·作 

 【原创·散文】越剧,伴我读与写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