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老家的“专利”  

2017-08-14 16:55:07|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老家的“专利”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老家的“专利”

 

 

这次住宾馆才发现,标准间每床摆放两只枕头,或两只叠加作枕或作腰枕,靠床看电视;单间一头摆放四只,是为夫妻同床提供便利。都知道我听到呼噜声会一宿失眠,影响第二天酒量,战友特意给我安排了单间。就将两只多余枕头放在床头柜上。醉意朦胧的脑袋枕在软绵绵的枕头上,别样舒服。一舒服却没了睡意,侧身脸朝外,闲置的枕头觉着碍事,又放回原处。枕头并肩倒有夫妻同床意境。越看越觉着这床这枕头有老家的影子!

老家人很守旧,守旧的画蛇添足,掩耳盗铃。明明夫妻俩每晚同床共枕,两只枕头亲密相依,可第二天叠被整铺,另一只枕头棒打鸳鸯似的飞到另一头。无论男人铺床或女人叠被,都会将两只枕头分开摆放。床笫私密张扬不得,枕头并排摆放明显是张扬。尽管,家家子孙满堂,人丁兴旺。

老家大多是木制架子床,一张木床曾睡过几代人。年轻人结婚,经济条件好的就打制新床,条件不好,就将祖传的架子床重新刷漆。架子床四周是木板和花型木格装饰,正面木板浮雕,雕龙刻凤,色彩斑斓,栩栩如生。架子床置于洞房,如同一座精雕细刻,富丽堂皇的神龛,更像一座色彩绚丽的房中房。无论老夫老妻还是新婚夫妇卧榻其间,无不感受到另一爿天地:白天一起劳动,一锅吃饭,耳鬓厮磨,抑或闹了纠纷,双方白眼相对;晚上静卧房中房,疲惫顿消,享受着劳累后的安闲,倍感温馨;一阵激情,一番悄悄话,白天的积怨云散烟消。同床共枕是夫妻恩爱、家庭和睦的象征。早晨起来,两只枕头自然分开,一块长方形布巾铺在床沿,像没人睡过一样呆板、安静。除了光棍、寡妇,所有人家床两头都各放一只枕头,好像夫妻从不一头共枕,可一张张神龛似的架子床上却造就了一代又一代生命。家乡人常常自嘲这种正人君子式的“含蓄”,为掩耳盗铃的“假正经”。

不经意间,两个老光棍婚姻扭转了延续了多少代人的“含蓄”。

李侉子结婚了。他是外地逃荒而来,言举又疯疯傻傻,当地女人摸不着他辫稍,不敢贸然相近;他也不敢随便接触当地寡妇,生怕招来麻烦。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经人撮合娶一寡妇。单位同事和亲朋好友去他宿舍道喜,发现床头只有一只枕头。见此情景,女人们如临大敌,眼睛不好意思落在那花红柳绿的新被褥、新毯子上,红着脸悄悄走了;男人们笑开了,“两个脑袋一只枕头怎么睡?……”大家七嘴八舌问起来,非要李侉子现场作示范。李侉子五十多岁,但还是童男子,哪好意思示范?“两人合一起——”他老婆突然开腔了。李侉子脸一红,赶紧拽她衣角……“都是过来人,怕甚?”丈夫越拽她,她喉咙越大:“婚都结了,遮遮掩掩有甚用?”屋里一阵雅静,片刻,笑声如潮,掌声热烈。李侉子老婆读过中学,算得上知识女性,拿得起放得下,实话实说。热闹的场景、床上的摆设,让一旁闹新房的老木匠既兴奋又惊讶。光棍见着同类结婚,心情可想而知。老木匠舌头舔着嘴唇,乐而不语,醉酒一般,满脸红晕。

李侉子床上枕头和他老婆的直言传遍街巷,有人夸赞,有人摇头,指责他们破坏了风俗,李侉子夫妇像没听见。

看着一侧闲着的两只洁白枕头睡意全无,起身坐到沙发上,眼睛让人盯在床上,怎么看都有老家影子。对了!我心眼一亮:从老木匠那儿复制来的,所有宾馆这种床铺都是老木匠的山寨品。

李侉子婚姻给光棍们老来纳喜点开了筋脉。第二年,老木匠也找到了心上人。贺喜人进洞房,一下傻眼了:红花绿叶布毯铺在还带着油漆味的未完工的木床上。床一头高一头低,靠墙那头,立着半人高的床头板,床头板下,两只枕头整齐码放;另一端床单遮挡,没有床头板,残缺不全的样子。人们面面相觑,欲言又止。有人掀开毯子说:床只打了一半就结婚,也太性急了?也有人说,木料不够将就着吧!总比打地铺强。“这叫‘高低床’,”老木匠乐不自禁:“省工省料还大气,枕头也好摆放……”就哈哈笑起来,说是受了李侉子启发。“夫妻俩晚上同床共枕,亲亲热热,白天将枕头掰开,反倒装模作样。”李侉子老婆又直言不讳了:“干嘛掩耳盗铃,自欺欺人?”“我老婆英明——”李侉子从角落冒出来,走到床前一本正经道:“架子床用了多少代,改变一下也新潮……”洞房一片喝彩。女人们似乎有悟,也啧啧称是。她们不再羞羞答答,有的坐到床沿,晃着身子,扭着屁股,好奇地尝试着高低床的新鲜……

自那以后,“高低床”风靡家乡,老夫妻不再留念架子床,有的将架子床改为高低床;要结婚的女孩也要高低床,而且数着家具非得凑齐36条腿。家乡木匠业陡然火爆。极短时间,“高低床”时尚起来,迅疾影响到县城和周边地区。架子床在老家逐渐消失。

战友进来,看我盯着枕头入神,玩笑地说,“想入非非了?”“是触景生情,”我指着床铺说:“老家木匠改变了传统习俗,推进了时尚。”

也许我坐井观天,不知世事。我只知道,我进城工作时,时尚人家才萌生一丝“高低床”奢望。然后,我去市里、省里以及外省出差,全是高低床了。所以,我认准“高低床”是老家“专利”。

在人们眼里,时尚都由城里人引领,然后蔓延到乡下,甚至城里早就落伍了,农村才开始时尚起来。其实,并非如此。我老家木匠就引领了高低床时尚,直到现在仍然新潮。

                     2017·8·作

                                              
【原创·散文】 老家的“专利”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6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