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散文精粹》编委、《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 我的这帮同事  

2018-01-14 17:11:23|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 我的这帮同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我的这帮同事

 

 

一起共事是缘分,如同兄弟只有今生,没有来世!

我所在的四楼是几个司法行政部门。我和老彭同室,但不是一个部门。一人一室,办公面积超标,我从隔壁迁来。

同室办公无需磨合,自然有种亲和力,不知不觉就一天,每天八小时都嫌短。很快,我们就熟悉了对方分管的事务。尽管各干一行,但能相互为对方办理相关事务,不会因其外出而影响到正常工作。一段时间下来,从配合默契到心心相印了。我买了什么新玩意,他总说,咋不给我带一份?我说,你不一定适用。他说,你适用我就适用。他看中什么商品,常自作主张给我带一份,有的我并不需要,他满腔热情拿来,我自然很开心。那次我网购一个微型摄影机带到办公室,他捧着机器,睁只眼闭只眼在我面前缓缓晃过,又满屋转一圈,摆弄了好一会。几天后的一个早上,他一进门就说,“多少钱?”眼睛就在我身上晃着。我低头看看刚穿上的裘皮大衣,说,“好几千吧!”“嗯,贵了点,但很适用!”他拿着笔作记录的样子,说:“账号给我,马上打钱给你。”啊?他想要我这件衣服!可又不好让他失望。“下午带给你……”我撩起衣角说:“现在脱下来冷。”“我早拿回家了……”他呵呵笑道。还要我再买个三脚架,以后带老婆孩子出游,无需请别人代劳拍照了。他是说那个摄影机,我都忘了这事。

同楼层几个同事常来串门,说两句笑话或说点工作事就离开,互不影响工作。那天,我胳膊酸痛,老彭拉着我手,划着圈儿拉扯着,“哟呵……”研究室“张摄像”推门进来,嬉皮笑脸道:“同室操戈啊?”我们松开手回到各自座位,张摄像斜着身子坐到沙发上,样子很吃力。“咋啦?”老彭问。张摄像说,昨天扭腰了。“坐姿——”老彭眼睛一斜说:“姿势不对易伤腰。”张摄像笑嘻嘻地嗯着。我噗嗤笑道,“你不打自招了?”老彭也哈哈笑起来。张摄像眼珠一转,道:“你好野蛮呕!”我们不怀好意的笑声,他恍然悟出那“姿势”的含义。女同事路过门前,听里面一阵热烘,不由推门进入问缘由,我们谁也不好开口,笑的更火热。老彭拿出一张活血膏说,“狗皮膏一贴就好。”他起身上前,撕开膏药,女士离开,张摄像掀开衣服。“真是狗皮啊……”老张捂着腰说,身上热乎乎的。

周末,如果都有空,就去大排档聚聚,叙工作,谈感受,还不时相互给个建议,当然少不了玩笑。同事间不是无原则地一团和气,谁有欠缺或工作不到位,能当面指出,不给情面。张摄像早上迟到过两次,都让当班的“王二督”(姓王,二督警衔)遇上,不仅批评了他,还及时跟我们通报,说,偶尔迟到不是大事,被“效能办”查到,影响到单位声誉就不是小事。张摄像受到批评心里不爽,叽咕道:真倒霉,两次都被“看家”的逮着。“不逮你逮谁?”王二督立刻作出反应,严肃道:“看家护院是本二督职责。”……

身在高危部门,严格自律固然重要,但同事间耳提面命,相互提醒,更给“严格自律”加强了一道保险。谁都不希望朝夕相处的同事,一时糊涂走弯路。

老彭每天上班早,一到办公室就给张摄像家座机打电话,问他起床了没有。几次电话打去,张摄像反倒睡得更踏实,电话不响醒不来——老彭成了他“闹钟”、“起床号”,“半夜鸡叫”都准时

张摄像负责单位通讯报道,经常加班到深夜,各级媒体常有他的图片新闻和文字报道;老彭负责总务,每天忙个不停。各部门同事都任劳任怨,兢兢业业为审判工作尽心尽责一次,张摄像给我们拍了一张工作照,老彭额头以上部分没拍出来,他找他论理,张摄像呵呵笑起来:“光秃秃脑袋拍出来好看吗?”老彭摸着脑袋说,“不还有几根吗!”转而自诩道:“没毛的脑袋藏着智慧呢……”“好,”张摄像说,“以后专拍你‘智慧库’。”

对于摄影、摄像,他是半路出家。为提高技艺,张摄像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有许多作品获奖,很快成为市摄影家协会会员。老彭说,是他的“智慧库”启发了他。

每天耳鬓厮磨,工作中亦能相互促进、相互提醒,防微杜渐,避免了失误。心情愉悦,情同手足,冲淡了年龄和职务之别。谁的消耗品存放办公室,谁都是物品主人,不存在“亲兄弟明算账”那古遗诫训。

天,老彭买来几箱酒,给我两箱我正掏钱,他说,“掏啥?内销酒不值多少钱。”正说着,王二督进来,卖不出的库存吧?话音未落,就撕开了封条,为你们探险看是不是假酒……”死而后已般豪迈。他手伸进纸箱,叮叮当当地起酒瓶,在我面前晃几根指头夹的很吃力。“放心啊,要钱给钱。”笑嘻嘻地出去了,又回头,“啥钱不钱的?弟兄感情比钱金贵”迈出去的腿往回一勾,门关上了。

“砰”,关上的门又被撞开张摄像一头跄进来,跌跌撞撞滑出老远,一副碰瓷架势差点撞南面玻璃窗

“水……水泼地上?方才一滑,吓的他脸胀通红,回头一看,保洁工正在走廊拖地

这亢奋?”老彭说。

“发……发福利能不——”他绕到我身后,一阵兴奋:福利在这啊……”“甚福利?”老彭说。“王二督说发酒呀!”他开箱自取了。“同工同酬都四瓶”我扭过身子说,“酒是我的。”老彭咧嘴不语,抽身出门了。反腐这么严峻还搞福利?放心,我守口如瓶……”他一手提两瓶朝我一亮:“看清了,没多拿啊!”我谅他一手也拿不了三瓶。“咦?”他举瓶子问我:没商标和包装不会是假酒吧?没等我开口,就嬉皮笑脸出门

一箱12瓶,眨眼被“福利”了八瓶。

老彭进来,伸头箱子说:四瓶晚上喝了吧!我想也是,不喝光他们老惦着“福利”。这酒是老彭的朋友急着要处理的压仓陈货,山芋干酿造。晚餐的时候,王二督说,张摄像被他熊过后再没迟到过,一副邀功的样子。“跟你有甚关系?”张摄像白眼一翻道:“公鸡为我报晓呢!”老彭笑的身子直颤。

这帮哥们幽默、风趣,较真义气谁有鼎力相助谁有毛病也一针见血,毫不留情不存心眼不计较得失;工作起来,钉是钉卯是卯为审判工作提供了保障。跟这帮同事共事是一种缘分,能不顺心!

周一下午,王二督来我办公室酒倒可口,喝多了感觉不对劲我才想到身后还有一箱酒,趁早放进橱里,免得……。我拿去上面空箱子,下面的箱盖已拆封,打开一看又少了八瓶周五我外出了,定是那天福利。老彭一脸委屈道,他们非说是福利拦都拦不住……指着桌子“你看看字条我才发现面前放着两张纸,竟是“领条”,其他两个同事写的,其中一张写道:“年终评比投你一票”尽管我没当过先进,但“领条”暖心,看了舒服。老彭说明儿再送两箱放手让他们“福利”酒比饮料还便宜……”王二督进门就说,“剩下的晚上喝了吧老彭说,又来享福利?王二督说,今儿人齐,可以小聚。“今晚我买单……”未见人先闻声。这回,张摄像很谨慎,低头地面才推门进来。“轮不上你买单,”王二督说,他给排挡早付了订金。张摄像颈子一僵,正要回驳,老彭说,还是抬石头公平。我瞅瞅荧屏下方跳动的时间18点下班时间到了……

 

 【原创·散文】 我的这帮同事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6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