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宇的博客

本博文章多为初稿。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说,初稿分文不值。有时间再补罅,修缮吧!

 
 
 

日志

 
 
关于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及签约作家、《中华风》杂志社签约作家、《中华散文精粹》编委。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2011-08-21 00:34:04|  分类: 非虚构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原创散文】 

                                                       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老家后门有条石子路。弯曲,细长。

登高望去,像一根盘绕在郊野,找不到尽头的细草绳,赶路人一脚就能踢飞,踢乱。

“草绳”绕到我家门前,陡然婀娜起来:舒开羞涩身姿,顺着月牙状的荷塘埂弯进小镇。

“草绳”这头连接着小镇车站——终点站。载上人立马折返。镇上每天都有人在那儿排队,挤车。爷爷说,路那头是六朝古都,旧国家的心脏。爷爷捋着胡须,慢条斯理着:紫金山,巍峨苍翠,却挡不住风寒;雄浑壮观的古城墙,支撑不了大厦将倾;玄武水清澈见底,洗不净浑浊世事;滚滚长江,淘不尽俱下泥沙。没有泥沙,长江便不会浑浊,国民政府就不会掀翻……爷爷叹气道:当年湖畔品茗、小酌,嚼金陵咸板鸭,与同僚谈国事、论兴衰,叙家道、崇孝悌,别具情味。爷爷沉浸在旧时的回味里,时而激情,时而低沉。他说的我听不懂,但味鲜肉嫩的咸板鸭,我听懂了。

每天太阳爬到半杆子高,远处树尖上就卷起一阵尘土,不一会,客车就缓缓驶入门前的月牙弯。沉重的大客车,像一只蜻蜓,在满池荷花上轻飞曼舞,别样情趣。

这是小镇与外界接触的唯一通道。不下雨,客车每天一个来回。

出行的人,一早赶来排队,买了票就盼车来。性子急的,踮脚,张嘴——向“草绳”伸向的东南方向翘首仰望。

“来啦,来啦……”有人喜形于色,手舞足蹈地狂叫着。

 客车吃力地弹跳、摇晃。两里外就能听到雷鸣般轰响,人群嗡地骚动起来。

“站好!站好!排队上车!”手握“老虎钳”的女人拉下长脸祈使着乱哄哄的人群。“老虎钳”倚着车门框,一脚立地,一脚翘在车门上当栅栏,逐一夺过人家的票,咔嚓咔嚓地“钳”着。钳一下,就在小本上给“正”字添一道笔画,就挪开一次腿,放进一个,腿再翘上,继续着“缺口”、“正”字。她钳过的便能合法登车。小孩性急,经不住挤压,找捷径,一头就从那女人裤裆一头钻过去。单腿立地不稳当,她差点撞倒。“谁家的?老娘裤裆是你钻的?”一把薅住还来不及钻出裤裆的小脑袋,搡出老远。旁边立刻有人帮腔:小孩不买票,不能占座啊!小孩脸通红,眼含泪,直想哭。家长挤在人窝里,只顾剪票、登车,顾不上鸡毛蒜皮事。

小镇离古都南京多远我不清楚。到县城,乘车半天,抄小路步行一天。

弯曲的“草绳”上,站点像一个个打着的结扣——沿途村镇糖葫芦似地被“草绳”连成一串。没有站点的大村子,设“招呼站”,有人招手就停车。这条路,就地势而建。爷爷说,淮海大战前夕,国民政府紧急拨款临时修建,将壮丁和军需大批输往江那边。

每逢抗旱,路北的水引向路南,“草绳”被截成一段段。客车经过之处,就加足马力,“轰”地窜过。坐着的人上牙直打下牙;站着的,不会前仰后合;身材瘦小的,两腿悬空,人架人。七八十人挤在狭小空间,很稳当。

每天后门一开,我准能听到轰轰的引擎声,看到树尖上搅起的团团尘埃。一只只脑袋探出车窗外,拼命呼吸着满是尘土的空气。我很羡慕车上的人。说,长大了,一定去古都,买来咸板鸭给爷爷下酒。爷爷一把搂过我,伸出柔软的掌心,摸摸我前额,又摸摸他的额头,作体温对比。“不是淮海战事,不是委员长拨款,往返一趟古都累死人呢……”爷爷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爷爷在国民政府供过职,头上已有一顶“坏分子”帽子。过去的事,他不敢多提。

爷爷说,没了当年的情趣,少了那个意境和氛围,板鸭味再美也味同嚼蜡,吃不出滋味。汪伦不带着那番深情去送行,不路过桃花潭,李白能发出“水深三千尺”的感慨?清明时节,没有纷纷细雨,不是牧童牛背上遥指南山村那个特定环境,杜牧能体会到杏花村酒家那浓浓意境?爷爷说的我不全懂,但隐约觉出点什么。

多少年过去。老宅还在。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仍然像一根找不到头的绳索盘绕在后门前。“绳索”染黑了(铺上了柏油);车站不在了,那个女人也不在了。

坐在后门口,我出神地看着,静静地想着,尽力勾起当年那种情致:荷花上“轻飞曼舞”的客车,躺在爷爷怀中的那个意境……

大车、小车、民用的、警用的,像疾风,似闪电,从荷花尖上呼啸掠过。没了雷鸣轰响,少了尘土飞扬,蜻蜓曼舞的盈姿消失了……

时过境迁。离开那个氛围,就无法再找回当年的那份感觉,再可口的板鸭也味同嚼蜡。现代人能感受到当年的“桃花潭水”和“杏花村”酒家的意境么?

 

                                            作于 2011·8·  (待修改)


 【原创散文】通往远方的那条路 - 吴宇 - 吴宇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95)| 评论(2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